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二千二百四十二章 后宮長老的自我進化史

第二千二百四十二章 后宮長老的自我進化史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二千二百四十二章 后宮長老的自我進化史

“凡,一個小時了。”許久,阿爾托莉雅弱弱的說道。

“有嗎?只有幾分鐘吧。”我裝傻中。

“凡,撒謊可不好。”吾王話是這樣說,卻沒有生氣,反而俏白的臉蛋上多了一抹淡淡紅暈。

“好吧,下次再抱。”我松開阿爾托莉雅,退后幾步,上上下下的打量她。

一塵不染的純白亞瑟王騎士套裝,穿在她身上,就宛如一朵潔白的雪蓮般,縱使這片棕色的晦暗大地,亦無法讓她沾染上一絲淤泥塵土,反而越發襯托出她的那份高潔和美麗。

但是,鎧甲以外的地方,那張在精靈之中也是數一數二的精致臉蛋,卻沾著一抹土色,炯炯有神,充滿意志的雙眸,也并不能掩飾她此時的疲憊感,乍一看,仿佛消瘦了不少。

看到這里,我心疼極了。

“阿爾托莉雅,你瘦了。”我伸手將她俏臉上的那一抹塵土抹掉。

“是嗎?”金色的呆毛輕輕旋轉一圈,吾王微微歪頭,似乎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有些狼狽。

“我到是不覺得,雖然有點累,但是這段時間,除去擔心族里的事情以外,過的還蠻充實的。”說著,吾王略帶興奮之意的將手輕輕摸向腰間的半透明勝利之劍。

“你知道你在這里呆了多久了嗎?”看到吾王渾然忘物的狀態,我哭笑不得問道。

“有多久了?”微微皺眉,額頭上面的金色呆毛轉得厲害,她不大肯定的自言自語道。

“大概……我猜應該有半年多了吧。”

“這個時間。再加上一年還差不多。”我比出一根手指頭,在她眼前晃了晃。

“什……什么?一年半?”吾王嚇了一大跳,連帶著金色呆毛也筆直豎起,嗶哩嗶哩的發出警報。

“將近這個時間了,一年過三個月左右,自從你在第三世界,離開我身邊以后。”

呆愣了許久。吾王忽然露出羞愧之色。

“抱歉,一定給大家添了許多麻煩,還有讓大家擔心了。”

“大家是挺擔心的,不過看到你現在精神奕奕的樣子,比什么都好,是吧。卡露潔。”

“是的,陛下沒事真是太好了。”站在身后的卡露潔,早已經眼睛濕潤,眼眶通紅,和阿爾托莉雅四目相望,就像是久別重逢的親姐妹一樣,兩人都感動不已。

“卡露潔。你還好嗎?”

“好,陛下,我很好,大家也很好,就是都很想您。”卡露潔來到吾王面前,正欲單膝跪下行禮,卻被吾王攙扶住,輕輕摟著。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溫柔摸著卡露潔的頭,極少真情流露的阿爾托莉雅,聲音也有些哽咽了。

“只要陛下沒事就好。”卡露潔不斷抹著眼角,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我靜靜在旁邊看著這溫馨一幕,論感情,從小到大都在一起的阿爾托莉雅和高露潔姐妹,肯定要比我和吾王更加深厚。因此也格外能體會到她們此時內心的激動。

好一會兒,這對關系更勝姐妹的主仆,終于冷靜下來,卡露潔立刻進入侍女狀態。不斷噓寒問暖,想要為久困在這里的女王陛下做點什么。

“還是先進里面再說吧。”阿爾托莉雅讓讓身子,讓我們進洞。

洞里的光線昏暗,但是在阿爾托莉雅一身神裝的光芒下,既也有幾分如夢似幻的感覺,再加上條件允許下,吾王并非那種抖m喜歡虧待自己的人,所以在簡陋的洞穴墻壁上,鑲嵌了一顆顆寶石,看起來光線又明亮了幾分,感覺比在外面還要好。

斜斜向下走了百米遠,我們終于來到最底部,一個寬敞平坦的洞穴,一張桌子,幾張椅子,以及一張床,就是全部,簡單的別說是堂堂精靈族的女王陛下,就算是一個普通人也難以接受的程度。

而吾王,卻在這里過了一年多,似乎過的還挺開心,連時間都忘記了,想到這里,我更加心疼。

“你在這里是怎么過的,食物問題怎么解決?”掃了一眼,我問道。

“自己帶來的食物早就吃光了,這里也找不到食物來源,但是不知是誰,會按時給我送來吃的,到是餓不了。”

“莫非是十二騎士她們?”我猜測道。

“我猜也是,這里除了考驗以外,就只剩下那些大人們的靈魂碎片了。”阿爾托莉雅點頭稱是,隨即露出困惑目光。

“但是,為什么她們不愿意現身出來相見呢?”

“怕是覺得會擾亂考驗吧。”

“也只能這樣解釋了,真是可惜,除了猜測到這里可能有藍拉蘿赫騎士的靈魂以外,到底還有誰,我到現在還不清楚。”

“等完成了考驗,她們肯定會現身。”

“到時候,只能見最后一面了。”阿爾托莉雅的神色有些黯然,大概和我一樣,又想到了第一次考驗時遇到的人妻騎士和熊靈蘿莉。

“別傷心,她們一定是面帶笑容消失,這也算是對她們的一種解脫。”面對傷心的阿爾托莉雅,我只能這樣出言安慰。

“沒錯,我應該振作起來才對。”吾王目光一定。

“嗯,早點完成考驗,讓她們了卻心愿吧。”我點頭附和著,又跟吾王說了一些精靈族的近況,讓她放下內心的擔憂后,終于問起了這次考驗的內容。

但是在這之前,首先,我有一點必須搞明白。

“阿爾托莉雅,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考驗入口的?”我一臉敬佩的看著吾王,甚至生起了把迷宮殺手的金色稱號送給她的念頭。

“那可的確是廢了一番功夫。”聞言,就連一直沒喊過哭累的吾王,也露出了苦笑。

“但是還好。有勝利之劍的指引,花了將近半個月的功夫,總算是找對了地方。”說著,她輕撫手中的半透明騎士劍,充滿感激。

原來是有勝利之劍的指引,我說呢,在線索如此稀缺的情況下。她到底是得怎么蒙才能蒙對地方。

我當時是淚眼汪汪,向阿爾托莉雅控訴小不點王的罪行,都是這小家伙,迷迷糊糊的,連自己設下的考驗場所都記不清,讓我欠下了一身債。去到第三世界,還不知道要被拉斐爾怎么樣當牛當馬使喚呢。

“亞瑟王大人也來了?”

“嗯,她不來,我們還進不了,畢竟勝利之劍是唯一的鑰匙。”

“說的也是。”吾王恍然點頭。

“那么亞瑟王大人現在人在哪里呢?”

“她去找另外鎮守在這里的十二騎士的靈魂去了,讓她去敘敘舊吧。”

“嗯。”

想到亞瑟王和她的十二騎士感情之深,又想到十二騎士竟是以這種方式離開宛如親人一樣的主人。我和阿爾托莉雅都是一陣唏噓感嘆,接著同時將銳利的目光落到卡露潔身上。

這樣的事情,絕對不允許發生第二次了!

卡露潔就算內心決意,同時面對兩位主人不懷好意的目光,也不禁坐立不安,就仿佛是同時被兩條蛇盯住的小青蛙,在簌簌發抖。

“對了,阿爾托莉雅。你這邊的考驗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問題,真有那么難嗎?竟然能困住你一年多。”敘舊完了,我們終于說上了正題。

“好像是出了點問題。”聞言,吾王的眉頭微不可查的輕皺了一下。

“據我所知,這次考驗的最終關卡,應該是石人王城的守門巨將才對。”

“小亞瑟王也和我說過這樣的話。難道不是它呢?”

“可是,我早在半年前,就已經想方設法打敗了它。”

“既然如此,不是早就已經通關了嗎?”

“按道理來說是這樣。可是……”

“可是怎么樣,發生了什么?”

“可是,打敗石人巨將以后,石人王出現了。”

我和卡露潔當時就驚了個呆。

然后,我就想立刻找到小不點王,將她那嬌小萌萌的手辦身體搓成一團球,打個保齡球什么的,還說不會坑自己的繼承人,還說最后的考驗是只是石人巨將,一轉眼就把我們忽悠了。

我被嚇得不輕,連忙來到阿爾托莉雅面前,捏捏她的胳膊,打量她的全身,直到吾王臉紅難為情了,我才清醒過來,訕訕一笑。

“我是怕你出什么問題,根據那小不點王說,石人王可是世界之力巔峰強者,她怎么能將這種坑人的對手當做最后考驗。”

“凡,你的擔心我明白。”阿爾托莉雅感激的點點頭,金色呆毛帶著溫情的輕輕旋轉著,隨即,她的眉頭一皺。

“世界之力巔峰強者,對于現在的我來說,是不可戰勝的敵人,亞瑟王大人此舉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呢?”

“不不不,哪有什么深意,她只是逮著一個坑一個而已。”對手辦王怨念不淺的我立刻搖手應道。

想了想,我又問道:“對了,你是什么時候通過了石人巨將的關卡?”

“記不大清楚了。”吾王輕輕把頭一歪,畢竟她連在這里呆了多長時間都不知道,還以為只有半年。

“大概是現在的時間的一半吧。”回憶片刻,她肯定的說道。

“現在的時間的一半,那即是六個月到八個月左右,比較符合一次考驗花的時間,如果石人巨將真的是最后一道關卡的話。”我氣的直咬牙,都已經煉獄難度了,這小不點王腦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凡,不要生氣,我還是覺得,哪怕這其中出了什么問題,也并非亞瑟王大人的錯。”

吾王對于她的前輩很是信任有加,身為受害者竟然反過來安慰我,這是有多善良啊,我感動的快要哭了,同時更想將那小不點王揉成保齡球了。

想了一會。我拳頭一握:“行,阿爾托莉雅,你去休息一會,養精蓄銳好了,咱們一起去,我到要看看,那個石頭疙瘩到底有多厲害。”

“凡。”阿爾托莉雅的溫軟小手。輕輕按在我的手背上,搖了搖頭。

“這是亞瑟王大人給予我的考驗,我能行。”

“阿爾托莉雅,不要逞強,世界之力巔峰的敵人實在太強大了,再說。我們在第一次考驗不是一起合作過嗎?”

“第一次考驗,與其說是對我的考驗,不如說是亞瑟王大人的轉生儀式,缺少了凡是沒辦法成功的,現在,我希望能用自己的實力,來獲得亞瑟王大人的認同。”吾王卻固執的搖起了頭。同時對我露出渴望目光,希望我能讓她繼續奮斗嘗試下去。

“好吧,給個理由說服我,我就讓你一個人再試試。”知道吾王的脾氣倔強,我也不勉強,只希望她不要莽撞。

“理由嗎?或許有一個,在上次一次打敗石人巨將,石人王降臨的時候。我似乎看到了它身后的石人王城,不遠處有一處顯眼的入口,亞瑟王大人絕對不會布置一個不可能完成的考驗我,我覺得這個線索就是突破點,并非要我打敗石人王,而是考驗我身為王的力量,智慧。勇氣和果敢,讓我繞過石人王的阻擊,到達目的地。”

“是嗎?”我深表懷疑,那點不點王能想那么長遠?

“凡。相信我。”

看著阿爾托莉雅堅毅的目光,我被她說服了。

“好吧,如果你能憑著自己一個人的能力,通過考驗,那自然是最完美,只是石人王身為世界之力巔峰強者,別說從它身邊繞過,就是想逃跑也艱難無比,你可得千萬小心。”

“凡,放心吧,石人王雖然很強大,但是相比起它的強大境界,速度和靈活性方面卻是劣勢,正因為如此,我才能數次從它手中逃脫。”

“如此的話,到是可以嘗試一下。”我捏著下巴,略作思考,速度和靈活性么?這可是大破綻,以阿爾托莉雅的強大全a屬性,說不定真的能將它繞過去。

“但是,阿爾托莉雅,我們先約定好,三次機會,你只有三次機會,我也不想逼你,實在是時間不多了,你也知道精靈族現在的情況,你離開一年多了,雖然在雅蘭德蘭奶奶和大家的努力下,族里還算安穩,但畢竟你才是整個精靈族的主心骨,是領袖,是旗幟,卻有一年多的時間沒有現身,精靈們內心始終惶惶,必須盡快回去安撫人心才行。”

“我明白了,就按照你說的辦吧,三次機會,我一定能做到。”阿爾托莉雅低頭一想,也覺得必須盡快回去才行了。

“那么,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不,還是明天吧。”一直強調時間緊迫的我出乎意料的開口,然后回過頭看著在一旁侍奉的貼身小侍女。

“卡露潔,我們帶來的食物還有吧?”

“是的,殿下,食物儲備尚且十分充裕。”

“那么就勞煩你大顯身手一次了,做點阿爾托莉雅最喜歡吃的,讓她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以最佳的狀態進行考驗吧,十二騎士大人的手藝或許不錯,但肯定沒有你這個從小侍奉阿爾托莉雅到大的侍女在行。”

“遵命,殿下,我這就去準備了。”被我這樣一說,卡露潔身上頓時燃燒起了一股神圣使命感,竟然不經阿爾托莉雅的同意就站了起來,去準備去了。

“凡,謝謝你。”見我細心,吾王有些小感動。

“哪里的話,我們是夫妻嘛。”眨了眨眼,我露出賊笑,在吾王面前輕搖指頭。

“再說了,我可是有私心的,雖然回去安撫人心很重要,但是我們夫妻久別重逢,總得給點時間我們敘敘思愁吧。”

“凡真是……嘴巴越來越甜了。”見我說的那么露骨,不擅長表達感情的吾王有些害羞。

“是嗎?可是我的都是真話啊。”我雙手抱胸,陷入沉思。

的確,身為宅男的我,原本被動應付愛情的我,這些年來似乎有些長進了,也必須有些長進,畢竟已經是四個妻子的丈夫了。

對于自己的妻子們,變得更加主動積極了,對于其他在后宮長老的魔爪之外的女孩,卻變得更加被動,抗拒,心里已經容納不下更多的愛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