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種族不同,怎么戀愛?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種族不同,怎么戀愛?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種族不同,怎么戀愛?

“主人哥哥真厲害咿呀,一點就通,埃里雅當初可是花了好幾分鐘才弄明白咿呀。”

嬌俏喜悅的聲音,將我從對人妻騎士的緬懷之中驚醒過來,看著懷里開心雀躍的埃里雅,仿佛比當初她領悟了做法更高興似的,我心里不禁一暖。

笨蛋,我可比不上你呀,全都是因為以前有一個人教過我怎么做,那個人現在卻已經不在我的身邊。

心里有些傷感的嘆了一口氣,我捏了捏埃里雅的挺翹鼻尖:“好了,可愛的小家伙,能告訴我下一步該怎么做嗎?怎么樣才能在夢之境界里把時間延長。”

“咿呀……”這一次,埃里雅沉思了好一會兒,似乎有些難以開口。

“埃里雅,其實也不是很清楚,用語言難以表述咿呀。”

“那……那該怎么辦好?”我有點茫然,時間延長對我而言重要性最大,沒有時間延長的話,夢之境界的作用就小很多很多了。

“沒問題,包在埃里雅身上咿呀。”埃里雅卻是自信滿滿的拍了拍胸膛,忽然仰起頭,直盯盯的凝視著我,金色的眸子里泛著一層嫵媚漣漪,她的目光,也變得迷離誘人起來,仿佛在施展某種催眠術一樣。

喔喔喔,是想通過目光,將無法用語言述說的方法傳達給我嗎?早就知道人魚一族的精神運用極為巧妙,沒想到這種事情也能做到,要是我也會的話,以后光是和女孩們眉來眼去就行了,開玩笑的。

不過,我卻并沒有從埃里雅的目光之中,得到任何信息,相反的,在我期待著的時候,埃里雅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踮起腳尖,身體在懷里緩緩上浮,精致完美的臉龐,越來越近。

等近到一個危險的程度時,我才反應過來,猛地驚醒——埃里雅這個舉動,似乎并不是打算用目光傳達意思的樣子。

然而,我清醒的終歸是太晚了,當眼睛睜大的時候,埃里雅的香唇,已經主動湊上來,啾的輕輕一聲,在我的嘴唇上落下。

時隔只有片刻的再次**重疊,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在夢之境界,我是在本體的狀態下,相同的是埃里雅那充滿海洋一般清香寧靜味道的柔軟嘴唇。

我瞪大眼睛,愣住了,而就在此時,在唇與唇的接觸點上,似乎有埃里雅的聲音傳達過來,一些難以用語言表達的意思,隨之在腦海中散播,讓我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時間延長的方法是這樣。

不……不對,先把時間延長的方法放在一邊,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狀況。

我現在可是本體形態,沒辦法再以圣月賢狼是女性身體來減輕負罪感,雖然說是埃里雅主動吻上來的似乎這也可以當做逃避罪責的借口,但仔細想一想果然還是因為我剛才把她帶壞了,讓她感覺到接吻很舒服,食髓知味,才會這樣做,傳遞個意思就要用到接吻這種方式,怎么可能會有這種事?

但是……這里是夢之境界,人魚之王應該不會發現吧,應該不會遭到毀滅性的洲際打擊吧,不對不對,就算小命沒事也不能就此安心,我這可是在欺騙埃里雅的純潔感情,將年幼無知的她的初吻給騙走了。

大腦混亂一片,而且,時間延長的方法早已經傳遞完畢,埃里雅卻并沒有離開,而是如第一次和戀人接吻的熱情而生澀的少女般,繼續的,將香唇緊緊地貼上來,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么,就這么一味的貼著,似乎就已經覺得很舒服,很**了。

看她臉上逐漸泛起的紅暈,就能看出來。

這樣的青澀**紅暈,在埃里雅絕美的臉蛋上浮現出來,所具備的殺傷力,簡直比九十九級圣騎士……(略)還要強,看的我目瞪口呆,剛才還混亂不堪的大腦,轟一聲變得一片空白,眼中腦海中,都只剩下埃里雅此時此刻浮著紅暈的絕美誘人模樣。

完……完蛋了。

最后一絲清醒的意識,閃過這句悲鳴,下一刻就被潮水般的**所淹沒。

目光迷離,摟著埃里雅的雙臂,忽然加重了一分力道,大手隔著輕紗,在埃里雅光滑細膩的腰身上輕柔摩挲起來。

與此同時,那一直只是緊緊貼著,最青澀不過的一吻,也產生了變化,隨著我微微張嘴,將**探出,在埃里雅的香唇上輕輕一觸。

頓時,這只唯美誘人的小人魚公主,就如遭雷擊般,**一聲,身子癱軟在了懷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任由**。

這種狀況,更加激發了內心的欲望,我忍不住將在她腰身上作怪的手抬起,捏住埃里雅的下巴,微微**,那顯得不知所措的緊抿著的香唇,便微微開啟,讓我的**得以鉆入,碰觸到里面的貝齒,攝取到一絲絲甜美的芬芳。

這一絲絲芬芳,剎那間,仿佛化成波濤洶涌的大海,席卷而來,忽而又變成平靜的海面,悠久,寬廣,寧靜,無邊無際,仿佛這一刻,懷里摟著的不是埃里雅,而是整個碧藍美麗的大海。

一個人的美,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大自然渾然天成,大道無痕的美?埃里雅用她的美告訴了我,她能。

僅是這一絲的芬芳,就讓我內心產生了一種面對大自然神跡時感動的想要膜拜的沖動,**游離在埃里雅的貝齒之間,遲遲不敢突破,生怕褻瀆了這份美,或者是被這份美徹底俘虜,永遠無法清醒過來。

然后,調皮的小埃里雅,此時卻十足十像個好奇寶寶,大概是見我渾身僵硬,遲遲沒有下一步舉動,她睜開陌生而好奇的眸子,眨了眨,本能的嬌唇輕吮,就像平時吸吮我的手指頭上的果汁那般,熟練無比。

可是她現在**的不是我的手指,而是我的**啊。

這一吮,立刻就讓我的大腦爆發了第二次大宇宙爆炸,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本已經停滯的發動機,再次不知死活的轉動起來,想要將埃里雅的美,一探到底。

或許,這一次會永遠沉淪也說不定,君不見有多少海上的船員,僅是聽到人魚的美麗歌聲,看到人魚的美麗容顏,就徹底沉迷淪陷,成為海上的幽靈,何況眼前的是人魚公主,何況是和人魚公主擁抱**,圣人怕是都抵擋不了。

不過,幸好,腦海夢境之中可不止我和埃里雅。

咳咳!

伴隨著一聲重重的咳嗽,似乎帶著奇妙的韻律,一下子就把我完全沉淪的意識給喚醒過來,大腦如同澆下一盆冰水,徹底清醒。

回想到剛才的一幕幕,我頓時冷汗嗖嗖,如果不是艾芙麗娜這一聲咳嗽,我大概就要落得和大海之中遭遇到人魚的那些船員一樣下場了。

當然,埃里雅或許會有喚醒我的辦法,但是……畢竟哈次卡西呀,明明已經是擁有了三名國色天香的妻子,明明是世界之力境界強者,號稱定力無雙,柳下惠都要自愧不如的東羅格第一**漢的我,竟然會徹底沉淪在美色之中。

和上次一樣,我萬般不舍的將**縮回,然后緩緩離開埃里雅的香唇。

“咿呀?”埃里雅不解的看著我,目光似在問,怎么,主人哥哥不舒服嗎?為什么不繼續做下去了咿呀?

糟糕,我該不會是把埃里雅培養成了一名接吻狂魔吧?

心里暗暗苦笑一聲,我露出嚴肅表情:“埃里雅,剛才說過吧,必須和喜歡的人才能這樣做。”

“可是,埃里雅喜歡主人哥哥咿呀。”埃里雅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回答,看不出,這溫順乖巧的小人魚,在奇怪的地方竟然意外的固執。

“我說過了,不是這種喜歡,埃里雅還小。”我頭疼扶額。

“埃里雅,不小了咿呀,可以結婚了咿呀。”一向聽話的埃里雅竟然鬧起了小別扭,似乎終于忍不了我屢屢的把她當成小孩子看待。

哎呀呀,不得了,埃里雅竟然還知道結婚這種事情,我瞪大雙眼,頗感驚訝,看來她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完全的一無所知。

對對對,反倒是你,白癡的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無視腦內出現的謎之聲,我繼續用溫和的目光看著埃里雅,就猶如慈父一樣循循善誘:“既然埃里雅知道結婚的話,就好辦了,這種事情,只能和埃里雅想和對方結婚的那個人做哦。”

“埃里雅,想和主人哥哥結婚咿呀。”本以為這樣說埃里雅就會了解了,沒想到埃里雅一句話把我哽的夠嗆,仿佛又回到了當年雙子公主嚷嚷著要成為爸爸的新娘的那一幕。

不……不可能吧,俗話說事不過三,西露絲和艾柯露那是被三無公主帶壞了,那時候的思想已經不再純潔,設下了美麗的陷阱,讓以為這只是童真之言的我一腳踏了進去。

現在的埃里雅,可沒有經歷三無公主的H公主領域洗禮,她的心靈應該還是一片單純的,說出這種話,一定只蘊**最單純不過的意思。

我細細看著埃里雅清澈無瑕的眼眸,用最認真的表情,對她一字一句說道:“埃里雅最聽我的話,對吧。”

“埃里雅,聽主人哥哥的話咿呀。”果然,埃里雅立刻回答了,不愧是好孩子。

“那么答應我,以后不能再和其他人做這種事情了,可以嗎?”

要是人魚之王知道我把埃里雅調教成了接吻狂魔,那就不是我的小命有危險,而是整個人類的命運,都命懸一線了。

“埃里雅知道的,主人哥哥,不要把埃里雅當成小孩子咿呀。”聽到我這樣說,埃里雅再次不滿的微微撅起小嘴。

“埃里雅,不會和其他人這樣做的,除了主人哥哥咿呀。”

對對對,就是這樣,不能和其他人做這種事情了,除了我以外……等等,我也不可以啊!!!

我欲哭無淚的看著埃里雅,看著這只意外固執執著的人魚公主,不知該如何是好。

難道自己真的要來上一段人魚之戀?聽上去似乎很美好,宛如童話故事一樣,但拋開其他各種因素不說,人魚一族和精靈族,和赫拉迪克族,和狐人族等等都有所不同。

后面那些種族,雖然和人類有所區別,但大致基因還是相同的,人魚族卻不一樣,甚至比人類和天使之間的差異更大,你看大師兄的戀愛就已經那么苦逼了,和人魚的戀愛豈不是會更加坎坷?有句話說的好,種族不同,如何戀愛?

有人會說騎士小說里面,不是有很多龍與騎士的戀愛故事么?巨龍和人類,基因不是差異更大么?容我稍微解釋一下,這種狀況稍有不同,因為真實情況是騎士通常是女的,巨龍通常為雄性,所以,你懂的。

話題好像又扯開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現在的心情,就和當年聽到西露絲和艾柯露說要當爸爸的新娘時差不多,認為埃里雅再長大一點,懂得什么叫愛以后,就會放棄我這個來歷不明的可疑普通大叔(話說,埃里雅的年齡其實比我大吧,其實比我還要大吧!),轉向某只英俊瀟灑,多才多藝的**人魚的懷抱。

但是,有了一次前車之鑒,我卻并不那么樂觀,說我是自戀,或者自作多情都已經無所謂了。

實施了E計劃——鴕鳥埋沙,我咳嗽幾聲,眨眼間就將剛才發生的所有事情拋之腦后,熟練的簡直殘忍。

艾芙麗娜,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剛才提醒我就完蛋了。在此之前,還是先向咸魚劍道一聲謝吧,否則這把傲嬌受劍又要鬧別扭了。

我只是不想被你丑態百出的樣子污染了視線罷了這把錘中劍一開口就沒好氣,仿佛這里是它的地盤似的,讓人不爽。

還有它頓了頓。

這里是你的腦海夢境,那只人魚又是借助了寶物,以實體進入,要是你們剛才真的發生了點什么,到底算是真刀實槍還是神交好呢?

這種細節就不要在意了。我擦了擦額頭,艾芙麗娜這樣一說,還真讓人不好判斷,這種事情,就和判斷先有雞還是先有雞蛋一樣,不僅麻煩,而且蛋疼。

總之請自重,以后別在這種地方發生這種事了似在搖頭晃腦的嘀咕著,艾芙麗娜的聲音一眨眼又沉寂下去,消失不見了。

回過神,我微不可察的和埃里雅拉開了一點點距離,避免再次被她迷住之后,開始整理她剛才傳遞過來的延長時間方法。

果然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估計也只有人魚一族,天生就會,無師自通,其他人就算得到夢之境界,如果沒有傳授,也只能干瞪眼。

按照腦海之中忽然多出的方法,開始不斷嘗試,很快的,我感覺到這片純白色的空間,似乎發生了一種莫名變化,說不清道不明,但就是有一種十分奇妙的感覺,好像……好像周圍的空氣流動,空間的波動,等等,都變得緩慢起來,唯獨自己,還保持在正常狀態。

“主人哥哥太厲害了,成功了咿呀。”除了我以外,能保持正常的還有埃里雅,她可是夢之境界的正主,自然不會受到一丁點影響。

見我成功的將時間延長了,可愛的人魚小公主不禁歡呼,流露崇拜目光:“果然不愧是主人哥哥,埃里雅當初可是足足花了一個月時間,才能做到咿呀。”

“是……是嗎?大概是我恰好擅長做這種事情吧。”被埃里雅的尊敬目光,看的有些飄飄然,我撓頭哈哈笑了起來。

沒有撒謊,我的確比較擅長做這種事,埃里雅傳授過來的辦法,總結最根本的東西,那就是需要催眠自己和強大的妄想力,當然,做為一切的動力能源的強大精神力,自然是必不可少。

我可是從小時候開始,就被身邊的小伙伴們夸贊“這個人的腦洞略大我們還是不要和他玩比較好”這個樣子,這樣的我,做這種事情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哈哈哈哈。

不知為何,明明是在笑,臉頰卻已經濕潤起來,阿勒,埃里雅的面龐竟有些模糊朦朧了,是因為美到極致,超越了自己的視線分辨率了么?

一倍延長時間已經掌握了,兩倍就不再是問題,方法是一模一樣,只不過是精神力消耗多少罷了。

感覺夢之境界再無難處,我松了一口氣,取消了時間延長:“埃里雅,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咿呀?”埃里雅頭輕輕一歪,似乎不明白我為什么剛玩的起勁,還什么都沒嘗試就要退出了。

“這個形態,已經保持了不少時間吧。”我摸著埃里雅的頭,笑道。

“我可不想讓我的小人魚公主,再超過極限時間,那樣又得好幾天不能見面了,我啊,想天天都能見到埃里雅。”

埃里雅直盯盯的看著我,忽然飛撲過來,撒嬌的蹭在我懷里。

“埃里雅……果然最喜歡主人哥哥了咿呀。”

“呃……是……是嗎?”我愣了愣,不明白埃里雅為什么忽然就興奮起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39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