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激戰

第四百二十四章 激戰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四百二十四章 激戰

血肉野獸過后,首先迎向我們面前的,是一種體型巨大,外形肥癡丑陋的怪獸。

一身土黃色的身體,伸得老長的脖子上掛著一雙猩紅色的凸起金魚眼,下面的嘴巴長滿了觸角,看起來惡心異常。

下身則是挺著一個大大的肚子,四只健壯有力,身體雖然肥大,但是速度并不慢。

它們踏過血肉野獸的層層尸體,沉重的腳步每次落下,都發出滋滋的陷入聲,血水飛濺,血肉野獸那可憐的尸體被它們踩成了肉。

這樣不單止,這些體型巨大的怪獸,一邊走,那雙十分健壯的畸形大手一邊往身下撈著,一手抓起好幾具血肉野獸的尸體,塞進它們滿是觸角的龐然大嘴里大口吞嚼,血肉頓時從齒間飛濺出來,吞嚼的時候,笨重的身體還會發出風一般的驚人聲音,讓人驚疑不已。

從上面的種種特征,我立刻判斷,這應該就是群魔堡壘的老牌主力怪物——凝肥獸。

凝肥獸顧名思義,體積很大,甚至三米高的野蠻人在它們面前,也沒有任何體型上的優勢,特征就如他們的外表,速度較慢,皮厚,生命值高,健壯有力的身體一旦發動攻擊,哪怕是圣騎士也要避其鋒芒。

除此之外,它們還有一個特點,就如現在所見到的一般,吞噬尸體,通過吞噬,能夠強化它們的力量,并且尸體在胃里消化,產生毒液吐出來,也是它們攻擊的手段之一。

這數百只凝肥獸邊走邊吃,看似不急不忙,但是隨著它們不斷的吞噬尸體,身體開始一點一點的膨脹起來,那原本挺大的肚子,更是圓滾,猩紅的金魚眼也越發猩紅,一看就知道能力提升了不少。

原來使用血肉野獸做炮灰,還有這等效用,看著通過吞噬尸體而不斷增強實力的凝肥獸,我微微一凜,雖然不知道這究竟是包含著怪物的智慧在里面,還是只是本能驅使,但是毫無疑問,這些凝肥獸帶給我們的威脅更大了。

這時候。前排地冒險者也沒了剛剛地嬉笑。緊握著手中地武器和盾牌。臉色變得凜然起來。圣騎士地圣火和神圣冰凍對這些皮硬血厚地家伙作用不大。為了節約法力。他們都紛紛取消了腳下華麗地光環。

一時之間。整個戰場肅靜起來。只有凝肥獸吞嚼地時候身體發出地風聲在作響。數百道連成一片。竟然有著十級大風一般地聲勢。

當它們里最前排地冒險者還有上百米地時候。一直沉寂地法師部隊終于行動了。之間隱約一聲號令。在最前方凝肥獸地腳下。突然升起一道道炙熱火墻。

這火墻可不是隨便亂放地。普通法師地火墻。一般有幾十米長。兩三米高寬。是四階法師攻擊范圍最廣地法術。如果運用得好地話……

但是。如此龐大地法術也意味著并不好控制。往往你想將火墻橫著放阻攔在敵人前面。但是施展出來以后卻變成了豎直。再加上火墻不能重疊。就算重疊在一起也不會增加威力。只是浪費法力而已。所以多人一起施展地時候。尤其講究技巧和配合。

很明顯。這個釋放火墻地法師小隊很有經驗。恐怕已經是合作了了不下百次。數十道火墻。一道連著一道。一道僅靠一道。組成了一個長達兩百多米。寬十多米地長方形火焰陣。將整條線上地凝肥獸全部籠罩在火海里。

火借風勢,數十道火墻展現出來的威勢,遠遠超過一道火墻的數十倍,即使隔著百米遠處,臉上也似被火燙著一般,鎧甲里梭梭流下汗水,立刻又被滾燙的熱浪蒸發。

兩三米高的炎蛇完全將凝肥獸龐大身體吞噬,從里面穿來它們陣陣痛苦的怪叫聲,仿佛能想象到它們龐大的軀體在火海里痛苦打滾的樣子。

就在我打算松一口的時候,前面的火墻突然出現一排黑影,緊接著,通體焦黑,目光黯淡的凝肥獸用著與自己肥大身體不相稱的速度奔了出來。

在如此猛烈的火墻下竟然還不死?

我心下大驚,難道群魔堡壘的怪物全都是怪物嗎?不,它們本來就是怪物,或許應該用怪物中的怪物比較恰當。

“別擔心,凝肥獸并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強大,只是這批凝肥獸吃了尸體,實力提升了一半不止。

旁邊粗獷的聲音響起,我回過頭一看,是一個野蠻人,他從剛才似乎一直都在暗中注意著我,大概是因為自己是新人,看著面生吧,我也不以為意。

“原來如此,看來以后歷練的時候得小心了。”我感激的朝野蠻人點點頭。

“不錯,千萬不能讓這些肥蟲碰觸尸體,否則會很麻煩。”野蠻人也是善意一笑。

“德魯伊吳凡。”

“野蠻人加納,有空去血腥瑪麗酒吧喝上一杯。”

“好!!”

由于是戰斗期間,我們的對話也只是寥寥數句,便重新將注意力放在對面的凝肥獸身上。

僥幸從火墻里逃出來的凝肥獸,大概是覺得自己差點被烤熟,地上美味的尸體也被烤成焦炭,因此出奇的憤怒。

帶動著龐大的軀體,一只只從火墻里跑出來的焦黑凝肥獸,蹬蹬的朝我們咆哮著撲上來,龐大的身體,瘋狂的氣勢,讓數十只凝肥獸造成的聲勢不遜色于十倍的鐵騎,如同山洪海嘯。

不過,正如旁邊野蠻人所說的,這些凝肥獸是因為吃了尸體,實力大大增強才能沖過巨型火墻,后面的凝肥獸因為沒有豬狗的尸體吞噬,因此能從巨型火墻里沖出的頻率越來越低,最后幾近將無,形成了一個斷層,恰是我們殲滅這批已經被燒個半死的凝肥獸的最好時機。

續法師的魔法以后,無數道箭矢帶著咻咻的栗人破空聲,從我們頭頂上掠過,群魔堡壘的弓手實力也不是羅格營地所能相比的,因此上百個弓手所造成的威勢,竟然比當初怪物襲村那會上千個弓手強大數倍不止,那破空的利箭,就是以我的視力,也只能見到一道黑光劃破天空,還沒捕捉到箭矢的尾巴,就已經刺入了上百米開外的敵人體內。

強,是在

第一次見到這種壯觀威勢的我,落了個目瞪口呆,深深的意識到人多就力量的身影,在這幕箭雨面前,就算是自己,如果不變身血熊的話,恐怕也會被立刻秒殺當場吧。

僥幸從火海里逃出的凝肥獸,沒有等到來到我們面前,便已經被箭雨秒殺,怪叫一聲倒落在地,爆出些金幣物品,被地上的血肉所染紅。

到目前為止,身為近戰隊伍的我們,除了個別削壁潛伏者以外,都還沒有任何敵人能靠近,這就是集體的力量。

不過,怪物軍團也是集體,比我們更大集體,所以,這注定是一場血肉飛橫,生命涂炭的裸搏斗,法師的火墻只能維持數十秒。

很快,對面的一道火墻開始如燃盡的柴火一般,火焰驟然縮小了下去,接著是連鎖反應,一道道火墻猛然縮減,最后只剩下一地的零星火星,依然在完全的燃燒著。

沒了火墻的阻隔,對面的怪物軍團也重新暴露在我們面前,最前面的依然是剩余的一百多只凝肥獸,而在它們龐大身體后面的黑影,也逐漸顯露在我們面前。

普剛一看到那些全身火紅色,背后長著一對惡魔翅膀的身影,我差點沒岔了氣,手中的水晶劍哆嗦得掉落在地。

加莫羅,成百上千個加莫羅!!

和加莫羅那一站,至今還讓我記憶猶新,因為短短的幾個小時交戰中,是在發生了太多事情。

從勢均力敵,到加莫羅現出瘋狂之心后被完全壓制,再到領悟瘋狂之心、激戰、能量炮對轟,還有最后那莫名其妙的靈犀一指,當然,它爆落的極品裝備也得算在里面。

如果現在眼前再出現一個加莫羅的削弱版,我自是不畏,畢竟勢均力敵的對手難尋,我也不再是當初那個剛剛領悟瘋狂之心的我了,有60以上的把握,我能再次將他送回地獄。

可是,現在在我眼前的,是上千個加莫羅呀,你說我能不嚇一跳嗎?

不過,經過最初的驚愕以后,我很快就鎮定下來了,這些怪物雖然和加莫羅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它們并不是加莫羅。

加莫羅是誰?堂堂的小BOSS級高手,大菠蘿手下排得上號的打手,就算被削弱了力量來到第一世界,也有不遜色于巴爾投影的實力。

而眼前這些怪物,充其量只是和加莫羅同一個種族——巴羅格的投影,這一區別開來,實力就有云泥之分了。

用最簡單直接的辦法說明這種差距就是——我一個血熊能量炮(暫命名)轟過去,這上千只巴羅格就得變成渣。

有了整個認識以后,我心下大定,看向這些巨大惡魔巴羅格的眼神也多了幾分炙熱:加莫羅呀加莫羅,我會好好“照顧”你這些徒子徒孫……的投影。

打前鋒的剩余上百只凝肥獸,向巨型坦克般沖了過來,身后的法師卻沒再聯合施展巨型火墻,因為火墻消耗大,殺傷力雖廣但卻較小,最重要的是,它們身后的巴羅格對火焰抗力很高,因此只能干掉這上百只凝肥獸,“性價比”太低。

火墻不用了,取而代之的是鋪天蓋地的箭矢,還有法師的火彈、冰彈和充能彈,雖然只是一階技能,但是卻非常實用,即使是60以上的高級法師也依然很依賴這些一階法術。

尤其是群魔堡壘級的法師,這些一階技能已經被他們琢磨了幾十年,就算是個傻子恐怕也爐火純青了吧,因此他們已經能初步開始優化這些一階技能——壓縮,快速、分裂、爆裂,減小消耗,改變形態等等之類的技巧,都能一一看到。

而在法師后方的琳婭,更是大開眼界,雖然身為魔法大族的成員,這些技巧她都早已經耳熟能詳,但是如此近距離的看到,感受到,對她的啟發還是很大的。

這些箭矢和低級魔法,在我們頭頂上縱橫交錯,看起來雜亂無章,其實卻是隱隱有著規律,每一批法師,似乎都根據自己的占位,負責一定區域內的敵人。

因此,極少出現在空中碰撞,或者該區域的敵人已經被消滅,但是源源不斷的已經發出去的魔法和箭矢依然落到上面的浪費局面。

不過這種簡單組合的地毯式轟炸,終究比不上火墻的天羅地網,在魔法于箭矢的空隙中,依然有不少凝肥獸身上插著數根箭矢,或者留下數道魔法痕跡,狠狠的朝我們撲了過來。

對于這些已經“越境”的怪物,法師也不再理會,而是專心負責自己區域內的怪物,畢竟,在她們前面站著的“肉墻”可不是用來看看的。

“噢——”

隨著一聲悠長氣息的吼叫響起,數百米站在嘴前方的冒險者也滿臉通紅的跟著嘶吼起來,臉上映著血光,目光透露出殘暴,似乎要將體內的熱血盡數爆發出來,

“鏘——”

雙手持武的野蠻人將手中的武器互相撞擊,鐵血肅殺的氣息從空氣之中蕩漾開來,從每一個冒險者的心中層疊吹過,就仿佛是導火索一般,將心中那膨脹到極點的殺意點燃,就連我也不可避免的被這豪情熱血所渲染,眼睛變得通紅起來。

剎那間,吼聲停下,但冒險者的其實卻抬高到幾點,光那股沖天的殺意,似乎就在前面組成了一堵猶若實質的巨墻,讓怪物基本的腳步慢了起來。

“鏘鏘鏘——”

無數冷森的武器高高舉起,藍色的,金色的,變幻的光芒將每人人身上的盔甲照得閃亮,如果說對面的凝肥獸是一座壓下來的肉山,勢不可擋,那么冒險者則是鋼鐵的森林,再大的肉塊來了,也能絞成肉。

“滋——”

身為隊形翅膀尖,我們自然是最遲與敵人相遇,在中部的戰斗打響了好一會之后,第一批敵人才姍姍來遲。

被弓手和法師洗禮過,掉了一層皮的四五只凝肥獸,還有后面十多只手握鋸

,渾身都是肌肉的巨大惡魔巴羅格,揚起坦克壓過一T7塵朝我們沖了過來,那股勢頭似乎想將我們撞飛出去。

“我來。”

旁邊早已經血脈噴張的加納大吼一聲,揮舞著兩把斧頭沖了上去。

“小心巴羅格的火焰。”

一旁的德魯伊提醒一聲,指揮著三只狂狼繞到后面,試圖吸引巴羅格的注意力,同時一個熔漿巨巖推了過去,再為自己加持颶風裝甲,變身巨大熊人,朝前面的凝肥獸狠狠一掌拍了下去,整個過程一氣呵成,讓我不禁暗暗驚嘆。

而附近幾個傭兵級的沙漠勇士和野蠻人勇士,也各自沖了上去,他們的實力不如轉職者,所以都是以兩三個為一小隊,朝一只怪物沖了上去,雖然是臨時組合,但也十分默契,其組合實力絕不遜色于轉職者。

五只凝肥獸片刻之間便被瓜分,略為遲疑了一下的我只好哭笑不得的朝巴羅格沖上去。

“吳凡兄弟,小心。”

一旁掠過野蠻人加納的身邊時,他不由大聲叫道,巴羅格的實力比凝肥獸強大許多,無論是那把足有一米半長的鋸齒大刀,還是它們空中噴出的地獄之火,都能讓冒險者狼狽逃竄,非防高且有抗火裝備的圣騎士不敢正面硬擋。

而我現在,卻獨自一個人朝十多只高大的把羅格沖了上去,而且還未德魯伊變身,這種行為在其他冒險者眼中,無疑是在找死。

“多謝提醒,我會的。”加納的好意我自己心領,微微一笑,已經迎上了一只巴羅格,站在它足有三米高,全身都是肌肉塊頭的巨大惡魔巴羅格面前,我的個頭顯得如此嬌小。

這個加羅格大概是覺得有利可圖,立刻放下帶著它們繞圈圈的狂狼,眼睛里閃爍著嗜血的光芒,本來以為對方會舉起大刀一刀砍下,沒想到它的身子突然一頓,長大了嘴巴,口中紅光閃爍。

地獄之火!!

我腦海里閃現一個詞語,法師火系二階技能地獄之火,威力可不能小窺,不過,這只巴羅格比起加莫羅來說,是在弱得太多太多了,簡直就是大象和螞蟻的區別。

加莫羅已經將火焰運用的出神入化,強大上幾十倍的地獄之火也是信手拈來,甚至能將自己的身體包融的炙熱熔漿之中,傷敵防御兩不誤,這招讓我很是羨慕不已。

而眼前的加羅格,就連噴個小小的地獄之火,都還要蓄個勢頭,你以為是七X珠,敵人會等著你將龜X氣功念完以后再破解嗎?

摸清這些加羅格的底細之后,我由加莫羅而產生的對它們的一絲顧忌,再也無分毫,手中的水晶劍閃過一道寒光,在加羅格將火焰噴出來的一剎那,從它張大的嘴巴刺入,從后腦勺穿出的劍尖上滴著殷紅的邪惡之血,顯得觸目驚心。

本來就已經不菲的力量,加上金色級的水晶劍,還有圣騎士專注光環的傷害加成,這一劍,直接就將還有大半生命值的加莫羅給秒了。

帶著不可置信的神色,加羅格的目光從插入自己嘴巴的晶瑩劍刃中傳過,愣愣的看著我,似乎怎么也不敢相信,眼中的“小矮子”,僅僅用了一劍就將自己抹殺。

“轟——”

在加羅格口中積蓄的火焰能量,在失去了控制以后突然爆炸開來,巴羅格碩大的腦袋頓時四分五裂,只留下一句無頭的巨大尸體,愣愣的站了好一會才砰然倒地。

在爆炸氣流破開的一剎那,我已經抽劍翻身,躲過了爆炸的余威,手中的水晶劍毫不停留,后退的腳步一頓,腳尖發力。逆向朝另外一只巴羅格沖了上去。

簡單,迅速,準確,刁鉆,僅僅三個要訣,劍光再次從另一只巴羅格身上劃過,森寒的光芒久久不散,這只巴羅格的身形也猛地一頓,似乎沒了發條的機器人般呆呆站立不動,而我的身影已經馬不停蹄的掠向另外一只巴羅格。

好一會兒,當第四只巴羅格的頭顱高高飛起的時候,這只呆立不動巴羅格,順著自他身體斜劈過去的劍光,從右肩膀到左肋下,如同高壓水龍頭般的嘶嘶噴出鮮血,上半身逐漸下沉,和下身分離開來,最后兩截尸體同時倒地。

六個……七個……八個……

數個巴羅格包圍中,在仿佛小山一般壓下來的鋸齒刀下躲閃開來,然后一個翻身,如同跳竿運動員般從伺機朝我噴過的地獄之火上空翻身而過,手中的劍光再次劃過數道交織的劍影,伴隨著我落地的同時,周圍幾聲砰砰的倒地聲響起。

莎拉的劍技果然不錯,我有些興奮的握緊了拳頭。

一直以來,我都是自己閉門造車,用的無非是冒險者普遍使用的刀和劍,最奇特的也就權杖木棒之類的敲擊武器上了,在武器技巧上,幾年下來,刀劍功夫到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但是自從在陪同莎拉她們歷練的時候,直到看了莎拉的凌厲的劍術,我才知道,原來劍術的幾個砍劈刺挑抹撩等基礎動作上,配合上流暢的步法節奏,竟然能變得如此簡單、輕靈而凌厲。

所以,那時候我也沒閑著,而是觀察莎拉的招式,自己暗暗琢磨,當然,也不好意思在她們前面實踐,畢竟讓她們知道我的劍術還要向莎拉學習的話……

咳咳!那個,男人嘛,就算再怎么臉皮厚,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也是會拉不下面子的。

正所謂曉一通百,本來我在劍術上也勉強算是登堂入室了,只是沒進過訓練營,沒人教過,領悟的都是野路子罷了,而莎拉的劍術雖然精妙,但是畢竟等級低,沒有經過實戰的雕琢,招式上的生硬正好給了我從旁學習的機會。

如今,從莎拉那里學來的劍術終于發揮了威力,不過這些巴羅格實在太弱了,根本無法讓我比較莎拉的劍術步法究竟適合不適合自己。

或許,應該找些稍微強一點的敵人實驗才能知道。

帶著這樣的想法,在輕松見十多只加莫羅解決完畢以后,回過頭,迎來的卻是剛剛解決完凝肥獸的加納他們的驚訝目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