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補魔與被補魔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補魔與被補魔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補魔與被補魔

阿爾托莉雅終究還是初為人婦,臉皮薄,陪了我一會兒,實在覺得羞澀難當,不知道在突破這層關系以后,應該如何重新定位自己的態度,尋了個準備早餐的借口便出去了。

沒過多久,故意在我面前打著剛剛睡醒的哈欠的黃段子侍女,走了進來,一臉的慵懶**。

“沒心沒肺的家伙。”我瞪了她一眼。

“你到是希望我那個時候,有心有肺么?”結果這囂張侍女毫不讓步,一句話就頂了回來,讓我啞口無言。

也是,要是那時候,這小心眼侍女表現的有心有肺的話,說不定就要傷心垂淚的蹲在角落里頭畫圈圈了。

“沒想到,陛下最后還是逃脫不了你的魔爪。”

頓了頓,潔露卡大概是看我虛弱至極,動彈不得,沒辦法欺負她,只有欺負我的份,膽子也就肥了起來。

真是個目光短淺的侍女,就不想想等我哪天恢復過來,她會遭到什么樣的羞恥play嗎?

我報以鄙視的目光,輕哼了一聲,不甘示弱的回道。

“哪里哪里,還得多虧你的提醒建議。”

言下之意,這樁事,雖然是我染指了吾王陛下,但是元兇卻是你。

“哎喲,你這目無主人的囂張侍女。”

冷不防的,被潔露卡的小手伸入被子里,在我的腰上逆時針轉了一周,疼的我呲牙咧嘴,瞪大眼睛。

以下犯上,這還了得?

不過看到這黃段子侍女氣鼓鼓的可愛模樣,我又忍不住笑起來,用盡一份力氣,在她的滑嫩小手上捏了一捏,小聲問道。

“怎么,連自己主人的醋也要吃?”

“哼,唯獨陛下的醋,我絕對不會吃。”潔露卡像鬧別扭的小孩子一樣,撇過頭去,一副“你太小看我的心胸了”的生氣模樣。

雖然不知道有躲閃分真假,但姑且相信她,這句話的意思也就是,除了陛下以外,其他人我還是會吃醋的。

還真是一點也不打算在我面前隱藏她那小心眼愛吃醋的性格呀,這笨蛋侍女。

不過,到是和我這個羅格第三吝嗇是絕配,若是能公開關系的話,一定會讓旁人忍不住擦上一把欣慰的淚水,感嘆著“這對小氣夫婦真是天生絕配啊”。

“喂,潔露卡,我說,是不是應該告訴阿爾托莉雅了,我們的關系。”

**著那纖巧的小手,沉默片刻,我輕聲說道。

潔露卡“……”

“很為難?”我好奇的看著她。

以她的聰明,應該不會看不出來,這種事情,遲早是會紙包不住火,現在到是個坦誠的好機會,雖然說手段是有點狡猾,乘著阿爾托莉雅剛剛步入人妻階段,心緒紛雜的時候,一口氣說出來,想來她也顧不了那么多了。

會這樣考慮的我,和這黃段子侍女,還真是一對不折不扣的的偷情主侍啊。

“為難的話多少還是有點,但是……”

那雙亮晶晶的紫色眸子,緊緊盯著我,仿佛看穿了什么似的,盯得我直發虛。

“有……有什么問題嗎?”

“總感覺親王殿下這時候提出來,并非單純的為了解開關系,而是另有圖謀。”用身為情報頭子的銳利目光以及冷靜口吻,這笨蛋侍女淡漠的瞪著我。

“沒有這回事……”我撇過頭去,死鴨子嘴硬,就是不說,你還能拿我如何?

“殿下,還想嘗試一下上次的滋味嗎?”

這囂張的侍女,將香唇湊上來,在我的耳根上輕輕的,曖昧的呵了一聲。

一只不安分的小手,已經悄悄鉆到被子里,在我尚且著的大腿上面,輕柔轉起了圈圈,那**癢癢的感覺無比香艷。

“你敢!”

雖然潔露卡的姿態撩人,猶如一只誘人的狐貍精,但我心里卻是大駭。

無他,回憶起了第一次和小狐貍啪啪啪之后,被這黃段子侍女報復性的又榨了一發的慘痛經歷罷了。

雖然無比,但我再次強調,就算是體壯如牛的德魯伊,面對這種壓榨,也是很要命的。

當然,以潔露卡膽小的性格,上一次,真怕是吃小狐貍的醋到了極點,才會做出那種大膽的舉動,而現在,因為對方是阿爾托莉雅,她對阿爾托莉雅的忠誠,足以壓制這股醋意,所以眼下的舉動,到有九分可能是虛張聲勢,其實內心已經羞恥的不得了。

“明明身體已經這樣了,還要嘴硬,殿下還真是不老實呢。”

五指纖纖,逐漸撫上,輕柔跳動著那硬物,潔露卡不懷好意的笑著,露出一副**魅惑的姿態,臉蛋卻已經通紅的不得了。

“阿爾托莉雅可就在外頭,你可以試試看。”我裝作一副不屑的樣子。

這時候拼的就是忍耐,是看我先忍受不住脅迫,還是她強忍的羞恥心先爆發出來。

“切了。”

豈知這囂張侍女,直接就是臉色一變,黑化起來了。

雖然知道她只是在嚇唬人,不過我還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沒辦法,男人就是怕這種事啊,哪怕說說也好。

“你這笨蛋侍女,給我等著。”

我恨的直咬牙,瞪著這膽大包天,威脅主人的侍女,心里yy著等身體恢復以后,將她壓在**做各種足以讓她羞恥得哭出來的游戲。

然后卻不得不慫一慫,因為怎么說呢?這件事,就算潔露卡不威脅逼問,我也會厚著臉皮跟她提起,只希望不要被一億匹馬踹到月亮上才好。

如是這般的解釋起來,主題思想只有一個,那就是,如果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無法給阿爾托莉雅補魔,到時候,可能,大概,就要委屈你了。

3p什么的我就不奢望了,就算你們沒意見我還怕被雷劈呢,但至少偷偷給我補點魔吧,潔露卡大人,我們不是最佳偷情拍檔嗎?

理所當然的,在說完以后,潔露卡用一副看禽獸的目光看著我。

雖然很早以前她就這樣看我了,但這次特別的真實,特有既視感,是因為我自己也這樣認為的關系嗎?

頓了頓……

“看來……得回去和那色情公主重新商量一下新作了。”

她這樣面無表情的嘀咕了一句,轉身欲走。

“等等,不要繼續詆毀我的形象了啊你們這兩個家伙。”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我猛地抱住了潔露卡的小腰痛哭流涕。

拜托,禽獸公爵就夠了,再以上的,哪怕是我這個穿越者也無法接受。

“如此在意那些早已經不存在的形象,不如一開始就別出生在這個世上如何?”

“我已經被設定成了一出生就開始形象丟失的存在嗎?”

總感覺這毒舌侍女今天特別過分,果然還是有吃醋吧,只是因為無法吃阿爾托莉雅的醋所以將所有的氣都撒到我頭上來了。

“請節哀順變。”

“別請節哀順變啊混蛋,別那么早就放棄我啊混蛋,幫我想想辦法,你不是我的貼身侍女嗎?快點幫你的主人挽回形象。”

“放心吧,從今開始我會和殿下保持一百步的距離。”她朝我爽朗的**了大拇指。

“這副明哲保身的現實嘴臉是怎么回事?這就是你的侍奉之道嗎混蛋?”

“就算以后我不是你的侍女,出于道義也會偷偷給你寄錢的。”

“已經將我窮困潦倒的必須接受前侍女的施舍的未來都設定好了么?莫非在我出生的時候,胸前掛著一塊玉?”

“好吧。”

似乎鬧夠了,心里那點小別扭,發泄完了,潔露卡嘆了一口氣,轉過身將我溫柔的摟在懷里。

“乖乖,親王殿下,真是愛鬧別扭。”

“彼此彼此。”在潔露卡的服侍下,我重新躺回去,舒服的瞇起眼睛。

這樣看的話,或許我的確是個很喜歡向妻子撒嬌的丈夫沒錯,當然,只是看起來像而已,我會告訴你我純爺們起來的時候,巴爾都會戰栗么?

第二世界,漢巴格小隊的圣騎士巴爾重重打了一個噴嚏……

“笨蛋親王真是太卑鄙了,就為了這種小事,所以不惜犧牲你最可愛的侍女,也要**我們的關系嗎?”潔露卡頗有點怨念的瞪著我。

“我覺得事關自己的小命,不能用小事來形容。”

雖然很想吐槽你最可愛的侍女那句,不過這又笨蛋又小氣又膽小又可愛的侍女,的確能經常將我萌的昏頭轉向,似乎只要在后面加上之一,這句話便足可以成立。

“哼,和那只騷狐貍鬼混的時候,到是不見笨蛋親王你那么怕死呢。”

這侍女,不但小氣,還特別惦記,都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情,現在想起還是一副氣哼哼的小豬模樣。

“那怎么同呢?”我欲哭無淚。

“怎么不同?”

“你到是說說哪一點相同?”

“殿下那顆放蕩不羈的禽獸公爵之心。”

我:“……”

“活該精盡人亡,被榨干死掉算了。”見我心虛的亂晃眼神,潔露卡嘟著櫻唇,不甘心的,似乎又萬般無奈的嘀咕起來。

就好像看到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而沒辦法阻止,只能投以幽怨目光的小妻子模樣。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我和潔露卡立刻正襟危坐,當然我是躺著的。

很顯然,在這片冰之山谷,就我們三個,是阿爾托莉雅回來了。

片刻之后,帳門掀開,阿爾托莉雅美麗動人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兩手還端著一個熱騰騰的鍋子。

“很抱歉,陛下,這種事情應該由我來……”

見狀,潔露卡連忙慚愧的低下頭。

“無妨,潔露卡。”

阿爾托莉雅輕輕笑著,在旁邊坐下,取出三副碗具。

她的俏臉微紅,不知道是還沒適應真!妻子的身份,或者說想到了點別的什么。

“我……是凡的妻子,比起侍女的話,妻子照顧丈夫的職責不是更大嗎?”

聽到阿爾托莉雅這樣說,潔露卡不知道想些什么,本來想從阿爾托莉雅手中接過鍋勺的手,默默退了回去。

“凡,抱歉,讓你久等了。”

回過頭,阿爾托莉雅嫣然一笑,真比那太陽還要燦爛,耀眼,讓我無法想象,如此優秀的女王陛下,竟然會是自己的妻子,前一刻還躺在自己懷里。

“肚子一定餓了吧,我來喂你吧。”

這樣說著,阿爾托莉雅不由分說的拾起調羹,勺了三分之二勺的熱粥,放在嘴邊呼呼的吹了幾下,然后用濕潤的香唇沾了沾,確認溫度以后,才送過來。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全身的確已經使不出力氣了,我也只能乖乖的張開嘴巴,將這一勺帶著阿爾托莉雅的味道的熱粥,含了進去。

雖然心里暖暖的,但眼神撇了一旁,身影似乎退回到了陰影之中,朦朧不清的潔露卡一眼,心底又涌起一陣疑惑。

這是怎么回事?

阿爾托莉雅……有點不對勁的樣子。

就算再怎么缺乏常識,再怎么天然呆,但是對于周圍的氣氛,她應該很**才對,不可能察覺不到旁邊的潔露卡,那掩飾不住的失落吧。

不可能察覺不到,潔露卡的失落,正是因為她剛才的舉動所引起的吧。

究竟是怎么了?阿爾托莉雅應該不是那么壞心眼的女孩呀。

在我困惑卻不好出聲詢問的目光注視之中,明明應該是一碗溫馨香甜無比的熱粥,也喝的沒有味道了,好不容易,等阿爾托莉雅放下了碗勺。

在我呆呆的注視之中,她突然轉過身,面對著陰影之中,倍感渺小的潔露卡,神色嚴肅。

“潔露卡,作為貼身侍女,你現在有什么想法?”

喂喂喂,阿爾托莉雅,太欺負人了吧你這樣。

我不忍心砍下去了,但是心里對阿爾托莉雅的信任,還是讓我壓抑住了聲音。

阿爾托莉雅,是個善良的女孩,她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是的,陛下,我失職了,身為親王殿下的貼身侍女,我無法盡到自己該做的本分。”潔露卡沉默數秒,深深地低下了頭。

“正是如此。”

面對潔露卡的低頭認罪,阿爾托莉雅的氣勢,顯得有些咄咄逼人。

明明是你把潔露卡的本分給強了去吧,真是惡女王。

苦于無法理解阿爾托莉雅的用心,插不上嘴,我只要在后面偷偷的吐起了槽。

“我現在是凡的妻子,有責任照顧好她,更在貼身侍女之上。”擺出一副既像威儀的女王,又像刁鉆的正室般的嚴厲神色,阿爾托莉雅繼續說道。

“所以說,潔露卡,你留在凡的身邊,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潔露卡的神色,在一瞬間呆了,那雙惹人憐愛的紫色瞳孔,劇烈的顫抖,顯示著她的感情劇烈震動。

“阿爾托莉雅……”

“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能允許我和潔露卡把話說完嗎?”

我剛想說點什么,立刻就阿爾托莉雅打斷,認真的對視數秒,我點了點頭。

“潔露卡,你現在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回過頭去,她繼續扮演著惡夫人的角色,對楚楚之姿的潔露卡繼續問道。

“我……我……”

嘴里喃喃不斷,潔露卡放在雙膝上的小手,緊**成拳頭。

陛下說的沒錯,有她在這笨蛋身邊照顧的話,我已經是多余的了。

但是……但是……怎么能?

不要,就算沒辦法盡到貼身侍女的職責,我也不想……不想離開他的身邊。

只有這個,即使是女王陛下也……絕對不行!

所以……

潔露卡擦了擦眼角,原本柔弱膽怯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然后深深的朝主人鞠了一躬。

“陛下,的確,我已經無法盡到貼身侍女的職責,但是……”

目光輕輕看了一眼旁邊,仿佛再次得到某種力量一樣,潔露卡再次正著臉色,面對著自己的主人,神色肅然的阿爾托莉雅,變得勇敢,無畏,聲音不知不覺的堅定響亮起來。

“但是,我還是想留在親王殿下的身邊!”

說完以后,自知任性的潔露卡,深深的俯下腰去,不敢抬頭,羞于面對自己的主人。

然后,她那微微顫抖冰涼的**,便被溫柔的摟了起來。

“說的好,潔露卡。”

將潔露卡摟在懷中的阿爾托莉雅,露出了燦爛溫柔的笑容。

“那么膽小的你,終于還是鼓起勇氣說出來了,我總算是放心了。”

突然的展開,讓潔露卡完全蒙了,大腦轟隆隆作響,迷茫無助的目光,穿過拉爾托利亞的肩膀,朝后面的我看過來。

我朝她擠眉弄眼,這副模樣的笨蛋侍女,真想用記憶水晶拍下來,以供留念,不過還是算了,這樣做以后絕對會遭到相應的報復的,比如說哪天在酒吧里,救世主的邋遢睡相的記憶水晶,就會流傳出去。

和阿爾托莉雅從小一起長大潔露卡,應該比我更加了解阿爾托莉雅才對,為什么就沒反應過來呢?善良正義的阿爾托莉雅,怎么可能無緣無辜的去欺負人。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當局者迷吧。

四月份了,求點票票和訂閱吧,以小七被拔掉的智齒的名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