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過猶不及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過猶不及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過猶不及

“凡凡,慶祝勝利,干杯”

蒂亞兩手握著酒杯,似乎很是興致高漲的大聲歡呼著,高高將杯子舉起,但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如果這時候攤手心的話,上面一定全是緊張的汗水,用兩只手握著杯子,只是為了不讓自己的手顫抖罷了。《讀趣網》

“真是的,不安分的iǎ丫頭。”

對于蒂亞的活蹦跳,我十足大人樣的搖了搖頭,不過,這不也正是她的風格嗎?除了這iǎ丫頭以外,還能有誰,能憑著這幾碟寒酸的果仁,兩杯清酒,就制造出喧鬧慶祝的氣氛?

話說這酒是淡藍è的還真稀奇啊,要不是這是暗黑世界,我還想懷疑是不是添加了大量的è素呢。

“干杯”

微微看了一眼,我也端上酒杯,和翹首以待的蒂亞,碰了碰杯子,含到嘴邊,下意識的先用輕輕沾了一點,吧嗒幾下。

農夫三拳,有點甜。

然后仰起脖子,一口氣喝了下去。

什么呀,這真的是酒嗎?不如說是果汁好了,不過也不像,味道有點怪怪的,像是往果汁里加了參鹿茸,枸子……

從**上傳來的無法解析的新奇味道,讓我困的皺起眉頭,不過也罷,反正不是難以下咽的東西,比酒要好。

如果是這玩意的話,別說三杯,就算是三十杯,我也能一口氣喝下。

漸漸地舒展眉頭,這時候,我才發現,坐在對面的蒂亞,不知為何一直保持著剛才碰杯的動作,一動也不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仿佛要從我喝酒的樣子里,瞅出一朵uā兒出來似的。

“蒂亞,你怎么了?”

順著蒂亞的目光,我直看向她的瞳孔深處,希望能看出點什么端倪。

“不,沒什么,誒嘿嘿,沒什么。”

回過神來的蒂亞,慌忙舉起杯子擋住眼睛,像是要遮掩什么似的,仰起頭,以夸張的氣勢和**,一口氣喝了下去。

這丫頭,有點奇怪啊今天。

不過……以前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丫頭,除了發育良好的iong部,呈現纖細玲瓏曲線的腰肢翹以及兩條讓頂級模特兒也自卑的修長大ui以外,還是有不少隱藏的感地方嘛。

盯著蒂亞因為高仰的動作,而特別凸顯出來的美麗頸項和鎖骨,我心里暗自琢磨著。

咦……咦咦?

我注意這個干什么,無論身材再好,再怎么感,心理年齡也不過是iǎ丫頭等級罷了,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深思一下蒂亞剛才的奇怪舉止才對嗎?

捂著逐漸發漲的腦袋,我的思緒莫名開始起來,難道說奇怪的不是蒂亞,而是自己?

好熱啊,明明是大冬天,卻感覺到空氣彌漫著一股無名的燥熱,是因為神誕日的關系嗎?

我松了松iong前的斗篷系帶,微微敞開,讓冷風從里面灌入,感覺涼爽了一些,又不自覺的iǎn起了突然變得干燥的嘴

“凡凡,來,再來一杯。”

蒂亞還真是體貼,我剛覺得口渴,她就將第二杯酒遞上來了,啊,不好,說不定我已經mí上了這個體貼的iǎ丫頭了。

開玩笑的打著哈哈,我從蒂亞手中接過酒杯,輕輕一碰。

“為了勝利,干杯”

哈,怎么說得好像決賽前夜似的,也罷,這種iǎ事就不用理會了。

第二杯也一口氣的喝下去了

“呼哈”

咦?突然感覺……這酒的味道……喝著喝著……竟然還不錯

而且……身體好像更熱了。

這時候,我終于發現了那么點異常之處,這股詭異的燥熱感,已經無法用因為神誕日聚集了大量人導致整個營地溫度上升這樣的理由解釋過去了。

是這酒的問題?

我終于朦朦朧朧的反應過來。

雖然喝著甜甜的,味道怪怪的,感覺不到一點酒的味道,但其實是可以和薩克水晶酒媲美,甚至超越,達到物極必反,因為酒太烈反而感覺不到酒的味道的恐怖存在?

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蒂亞是赫拉迪克族的iǎ公主,雖然生活樸素,平時用的都是木木枕什么的寒酸用品,但只要有需要,身上卻能夠隨時拿出一些普通人十輩子也想象不到,接觸不到的稀奇古怪玩意。

這才叫內斂,是暴發戶和貴族的真正區分。

雖然很想仔細分析一下目前的狀況,但是,如果說平時大腦只有普通人十分之一的思考能力,那么現在,這頭暈腦脹的腦袋,就只剩下百分之一不到了。

自我吐槽能力到是一點不減啊蛋

“蒂亞……這……這酒是……”大腦發熱,意識模糊之間,僅余的理智,讓我這樣困問道。

“嗯,是爺爺給我的。”食指輕點著口的蒂亞,這樣嬌憨可愛的應著。

原……原來是這樣,原來是爺爺給的啊。

話說,這是我想要的答案嗎?

我完全糊涂了。

“來,凡凡,還有最后一杯。”

蒂亞連忙又給兩個杯子添滿,然后在心里將拳頭一握,給自己打氣。

很好,似乎有效的樣子,就這樣一口氣俘虜凡凡

此時此刻,蒂亞眼中的神就如同擂臺上完全占據了上風,正打算給予對方最后致命一擊的果決拳擊手。

“這是……這是最……最后一杯羅。”

我感覺到了不妙,直覺提醒自己,喝完這杯以后,還是早點離開,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先褪去這股讓人不安的燥熱感比較好。

“干杯”

最后一杯酒也順著喉嚨,流了下去。

似乎……似乎變得更加好喝了。

身體搖搖晃晃的,被一股無法言喻的燥熱感所充斥,全身似乎只剩下**還在發揮作用,將酒的味道,點點滴滴傳到大腦里面。

“喝……喝完了……我……也要……回……回去了……”

剛剛站起來,又搖晃的坐了下去,甩了甩頭,眼睛和意識一起,在逐漸的模糊著,周圍的景è變得朦朧不清,對面傳來蒂亞不斷的叫喚,在腦海中變成了一聲聲遙遠的回音,就仿佛是從相隔幾公里的懸崖對面傳來的一樣。

勉強的撐著桌子抬起頭,看向聲音對面,蒂亞那俏臉輪廓,已經完全模糊一片,恍惚間,仿佛變成了維拉絲,眨眼間又換成了琳婭,莎拉,潔lù卡,iǎ狐貍……

一張張熟悉的面龐,在朦朧眼中不停掠過,不變的,只有這些絕美臉龐上,所帶著的嫵媚動人氣息,大腦在這一刻突然膨脹起來……

噗通一聲,以五體投地般的華麗氣勢,上半身撲倒在桌子上,讓蒂亞嚇了一大跳。

“凡凡,凡凡?”

她iǎ心翼翼的探上前,推了推對方的身體。

沒有動靜。

糟糕,會不會是喝太多了。

蒂亞馬上就想到了這一點,不禁懊悔不已,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明明爺爺叮囑過一杯就行了,自己偏偏讓凡凡喝下三杯,結果過猶不及,反而暈倒過去了。

“唉,我真是沒用,為什么幾次三番都失敗……”

蒂亞頭一歪,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恍然地一拍手心。

自己太糾結于酒了,雖然現在的狀況的確是出乎意料之外,沒有達到原本的目的,但是,凡凡現在不是已經暈過去了嗎?

俏臉逐漸染成一片緋紅è彩的蒂亞,所具備的無以倫比的行動力,讓她的大腦活躍起來。

暈倒的凡凡可以隨便自己怎么樣的凡凡

也就是說,雖然不是最好的情況,但也不是最壞,只過是需要自己多付出一些行動力罷了。

腦袋上似乎有一個iǎ燈泡在一閃一閃的蒂亞,深呼吸一口氣,站了起來。

還是先將凡凡扶上再說吧。

沙漠的少女法師,并不缺乏體力,那沒有一絲贅纖細而充滿張力的身體,與她平時的大量運動(或者說四處竄)脫不了關系。

因此,雖然對方是以結實而聞名的德魯伊,蒂亞也并沒有uā費多少力氣,就攙扶起來了,考慮到特殊情況的話,就算用一只手拎。也完全沒有問題。

首先,先放在上躺好。

然后回過頭,收拾一下剛才因為倒在桌子上而變得一片狼藉的碟子和酒杯。

緊接著,坐在邊,呼吸有些緊張急促,想了想,伸出去的iǎ手又縮了回來,賊兮兮的從物品欄里取出一本書,翻看起來,一邊看,一邊了解的點頭,并時不時將目光落到上躺著的男人身上,仿佛要印證什么一樣,iǎ臉越發的紅潤害羞可愛。

啪啦,重重地把書合上,收起,蒂亞的眼睛里再也沒有一絲mí茫,正如別人所形容,她是一個超級行動派,一旦決定了要做,就會全力以赴,罔顧其他。

“凡凡凡凡凡凡”

輕輕地,上了癮似的,不斷呼喚著心愛之人的名字,就仿佛這兩個字有著神秘的魔力一般,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每當在嘴里念出這個名字,心跳就會開始加速,連在睡覺之前,都會輕輕的念上幾遍。

蒂亞已經忘記了,但是不要緊,只要明白自己現在的渴望就行了。

如同一只優雅美麗的獵豹,蒂亞挪步上跨坐在對方的結實腰上,輕輕低俯著上半身,一點一點的靠近那張熟睡的臉。

“不能怪我哦,凡凡,都是凡凡太笨,一只把我當做iǎ丫頭,一直不肯回應我,不得已才用這種辦法……”

這呢喃著,感覺到膝蓋和手肘上傳來的冷硬感,蒂亞困的輕輕眨眼。

已經成為她的生活一部分的木和木枕,第一次讓她感到些許的不妥,凡凡應該不喜歡這樣又冷又硬的睡吧,玩意因為這樣,他以后不肯跟自己睡怎么辦?看來,還是得改變一下。

想著想著,她那微微撅起的,弧度優美的嘴已經離身下的臉龐不足三分之一尺距離,從對面傳來的呼吸打在臉上,癢癢的感覺。

“凡凡真是大傻蛋”

纖纖細指,輕輕捅了捅他的臉頰,蒂亞不禁lù出幸福笑容。

要是能一直這樣,該多好啊。

要是凡凡能醒著,該多好啊。

沒有逆推時的少女式羞澀和猶豫,在強大無比的行動力催動下,蒂亞毫不猶豫的ěn上了那近在眼前的嘴

緊緊的貼在一起,濕潤香甜的嬌生澀的挪動著,腦子里回憶起剛才樹上的內容,不由嘗試的將**伸出,在上面輕輕一iǎn。

頓時,宛如觸電一般的陌生感,讓蒂亞驟然縮回**,繼續保持著與的纏綿,醞釀了一會兒后,再次iǎ心翼翼的探出**,做第二次嘗試。

這一次堅持了稍長一點的時間,但還是敗給了那股觸電般的陌生感覺,以及少女的羞澀,再次縮了回去,但是很快,第三次嘗試又開始了……

直到最后,蒂亞的**,終于能夠停留在對方的間,開始嘗試慢慢撬開閉著的牙齒,探向里面未知的地方。

不知從何開始,或許連蒂亞自己也沒有察覺到,一絲淡淡的**,正無意識的從她口中漏出,整個空曠冷清的房間,逐漸被粉紅è的曖昧氣息所籠罩,帶著青澀的嫵媚以及yin靡的親ěn,就仿佛是新婚之夜,初經人道的嬌羞妻子一般,更加讓人熱血沸騰。

陡然間,一雙大手摟住了蒂亞的腰肢,突如其來的接觸,讓本來就處于緊繃狀態的蒂亞,猛地睜大眼睛,但是緊接著,卻又輕輕的瞇上。

聰明如她,以及猜出這是酒的效果發揮出來了,即使意識還在昏mí之中,但是被媚所發的yù望,卻支配了這具身體。

慢慢的,這雙大手在蒂亞的**上游離著,纖細光華的腰肢,手臂,腰肢,肩膀,在這些出來的肌膚上,不斷輕輕地撫mo,粗糙的手指掌心和細膩精致的肌膚所帶來的強烈摩擦感,讓蒂亞嘴里漏出的呻聲逐漸放大,連她自己都開始察覺到了。

緊接著,原本只有她單獨的茫的忙碌著的**,突然得到了回應,被另外一條**突襲,席卷,**,從未有過的猛烈感覺,讓蒂亞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氣息逐而炙熱,有些不知所措的承受著這股觸電般快感。

“嗚嗚啊”

突然間,那雙原本在身體上游離的大手,竟然直接穿過她的獸皮短衣,握上那兩團最是**的**,蒂亞的瞳孔猛地放大,然后被一股股mí離水光所覆蓋,取而代之的是越發**的在房間里回著的呻

凡凡……凡凡……蒂亞想……想給凡凡生寶寶,只要生下凡凡的寶寶……比凡凡的其他妻子都要快……那樣的話……凡凡的目光……一定會更多的停留在蒂亞身上吧……哪怕只是多一點點也好……請好好的注視著我吧……凡凡……

眼角里,輕輕滲出一滴幸福的淚水,蒂亞緩緩的,堅定的將iǎ手背在背上,一陣悉索輕解,片刻,她的獸皮短衣便從身上脫落下來,被衣服包**的后背以及iong前兩團豐盈出了仿佛沙灘女孩一般,和身上出來的淡淡iǎ麥è肌膚層次分明的奶白似白雪一樣美麗。

獸皮短衣被蒂亞解開后,原本還有些束縛的那雙粗糙大手,更加肆無忌憚的在蒂亞兩團豐滿的上搓著,變幻出各種形狀,而且還似不**一般,一只大手悄然向下面滑了下去……

“蒂亞,你在里面嗎?”

突然外傳來的一聲傲氣呼喊,讓蒂亞口中的呻聲愕然而止,眼睛越發朦朧炙熱的媚意,在也瞬間變成了驚愣和慌張。

怎……怎么辦?

從未經歷過這種抓jiān在的情況的蒂亞,心里了起來,出于少女的本能,一個手刀往對方脖子上砍下去。

抱……抱歉了,凡凡。

蒂亞心里悲鳴一聲,將上的大手挪開,迅速穿上獸皮短衣,從上竄下,整理凌的發絲,讓滿是嫵媚光澤的俏臉,冷卻下來。

整個**,一氣呵成,由此可見一個人的潛力,都是給bi出來的。

然后,還沒等蒂亞來得及藏好上的人,木就被一把推開,精靈族的iǎ公主,貝雅那張稚氣傲氣的俏臉,從外面探了進來。

“蒂亞,你剛剛去哪里了?”見蒂亞在里面,這丫頭一點也不客氣的推而入。

“有……有點事……聯盟表演已經結束了嗎?”蒂亞做賊心虛的低聲應道。

“剛剛結束,走的時候沒見著你,就順便過來看看,對了對了,蒂亞,你看了嗎?傻蛋吳的那個什么勵志宣傳,噗噗噗——實在是太……咦?”

貝雅總算是發現,屋子里不止蒂亞一個,在上還躺著人。

“是誰是誰,難道說蒂亞你竟然藏著男人?”

八卦心大勝的貝雅,停下了剛才的話題,目光猛地往上湊。

神誕日要推倒的女孩,其實在1178章已經有提示了……a!!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