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小茉莉的吐槽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小茉莉的吐槽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小茉莉的吐槽

“啊啊啊啊”

第二天一大早,我抱著兩個濃濃的黑眼圈,從維拉絲房里走出來。

外面只有三無公主一個在,其他人不知干嘛去了。

看看三無公主,很好,一副退休老婆婆的悠閑神態,坐在窗門口,**著從外面透進來的暖和朝陽,前面擺放著一張和式矮腳桌,上面是一整套看起來十分昂貴的精致茶具,小手捧著冒熱氣的茶杯,喝的時候還不忘記發出“咝咝”的**聲。

好一個喝茶神模式。

頂著兩只熊貓眼,漱洗過后,我坐在桌子對面,慵懶的打著哈欠,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雖說早上空著肚子喝茶不大好,不過這小不點公主的泡茶手藝實在一流,就算明知道不好也想來一杯,在冬日的清晨暖暖胃,曬曬太陽,多愜意的事情呀……

我瞇上眼睛,宛如即將要冬眠的熊一般,心頭涌起強烈的舒服的困意。

不對呀混蛋!!!

我一把掀翻心靈的茶幾,將杯子重重頓在桌上,死死瞪著對面的小茉莉。

記起來了,本大爺,我,無節操鐵拐獨行俠德魯伊吳凡,一大早起來,是為了興師問罪來的,離神誕日還有兩天的這個早晨,我已經化身成了懷著連五爺也阻擋不了的決心的可怕男人,別以為區區一杯茶就可以收買我,至少加個早餐,哪怕是一個水煮激蛋也好呀混蛋!

雨季過了,又到了**的季節,在遙遠的羅格草原,沒有人會知道,一頭在冬眠中被吵醒的饑餓暴躁的布偶熊,會干出什么樣的事情。

混蛋,我在這干啥子給動物世界配音呀!!!

“來來來”

就在我陷入對自己的無意識自我吐槽不可自拔自怨自憐的時候,三無公主在一旁發出召喚寵物的噓噓聲,只見她將一個碟子推了過來。

上面裝著兩個已經剝好了的,新鮮熱乎的煮激蛋,那宛如少女肌膚一樣的美麗光澤以及嫩感,散發出一陣陣yòu人的香氣。

哦哦哦,真是想來什么就有什么,難道說……面對黃段子侍女的到來,感覺到了失業危機的三無公主,終于學會察言觀色,體貼主人了?

我感動的捧著碟子,眼淚都掉下來了。

“干脆下次就在女澡堂門口表演這種笨的能夠將心里話無意識說漏出來的絕活如何?”

三無公主輕輕撇過眼神,冷漠的櫻唇,說了這么一句。

我連忙捂住嘴巴,不好,壞習慣又來了。

原來是這樣,是因為不小心將心里話說出來了,這家伙才會將煮激蛋遞過來嗎?我還以為我們主從之間,已經達到了心心相印,一心同體的境界,果然是太天真了。

剛才的那份感動,立刻以跳樓大甩賣之勢打了一個三五折。

算了,好歹也是一份早餐。

這樣想著,我隨手將一個激蛋塞入口中,大口大口嚼了起來。

嚼嚼嚼……

嚼嚼嚼嚼嚼……

“呃!!”

一道心靈的閃電,自眉間掠過,所有的動作都在這一刻呆滯下來,張大的嘴巴里,一粒粒被嚼碎的晶瑩蛋白,從嘴邊滑落下來。

腦海之中,一曲曲仙樂演奏,一幕幕神舞躍動,有得道仙人駕鶴而西去,有朵朵蓮花自天池霧里綻放……

這個味道……這個味道……竟然是!!

“激蛋里面竟然沒有蛋黃呀混蛋!!!!!!!!!!!!”

一腳將腦海之中的天宮圖踹飛,我拍案而起,發出世界末日的宣言吶喊。

沒有蛋黃的激蛋,就像沒有放蔥的納豆!是偽劣……不,已經根本不能稱之為食物了,是靈魂的毒藥!魔鬼的惡作劇!!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將另外一個激蛋**,果然,里面也是空的。

“正常。”

三無公主的亮黃眼眸一閃,推了推鼻梁,露出“又到了老師帶大家認識新世界的時候了”的眼神。

并伸出**,將粘在嘴角邊的一抹蛋黃吧嗒吧嗒添掉。

“小茉莉老師,我剛才似乎看到犯人的蹤跡了。”我舉手。

“華生,別被表象所迷惑,這個世界遠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那些能夠用肉眼察覺到的犯罪痕跡,都是莫里亞蒂故意留下來誤導我們的偽證。”

小茉莉擦擦嘴角,確認沒有留下什么痕跡以后,立刻露出無比冷靜的目光。

“我的老伙計,那犯人究竟是誰呢?”

我頓時淚流滿面,自己沒事干嘛要給這三無侍女說什么偵探小說,明知道當她故意擺出一副寂寞的樣子的時候,十有就是為了引誰上鉤。

“聽好了,這個世界上,最簡單有效的騙術,你說是什么?”

“還請小茉莉老師指點。”我虛心的低下頭。

“那就是,將本來很簡單的事情,稍動手腳,將追尋線索的人的思維,引向復雜,甚至是死循環的境地。”

“有道理。”

我琢磨著這句話,突然覺得小茉莉說到心坎上了,自己不就是很多次被這樣忽悠的嗎?

“那犯人究竟是誰?”

一瞬間,我的神色凝重起來,或許,可能,大概,剛才小茉莉添掉嘴唇邊上的蛋黃的動作,真的是犯人留下來誤導自己的痕跡也說不定。

“你認為激蛋里沒有蛋黃,最簡單的問題是什么?”小茉莉開始循循善yòu。

“被人取出來吃掉了。”

我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著,手指也順勢指向了對方。

“說了那么多,你還是沒有找到問題的本質。”

小茉莉漠漠的啜一口茶,望向窗外,一副高手寂寞的樣子。

“那你說本質究竟是什么?”

“一定……”

從小茉莉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嚴肅的氣息。

“一定?”我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就仿佛面對著一場驚世陰謀的最終答案揭曉。

“一定是激媽媽生激蛋的時候,忘記生蛋黃了。”飛快的說完,對方不慌不忙的給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

“你生孩子的時候,會把腦子忘記一起生出來嗎混蛋!!”

口吐烈焰,我咆哮著一腳重重將帝國大廈連根踹斷。

“和笨蛋主人的孩子,腦子什么的,已經不抱有希望了。”

咝咝咝,三無公主的喝茶聲響起。

“別說那么殘酷的話……至少給我們的孩子一絲信心,這樣不好嗎?”我淚流滿面。

“我是對笨蛋主人不抱一絲希望。”

“不!!!”一聲仰天的咆哮,難道說咱的智商真那么低?低的連和高智商兒童三無公主的孩子,都被拉低了平均水平?!

“安心吧。”三無公主拍著肩膀安慰我。

“有我在,再怎么說,孩子也會比沒有用的爸爸聰明一點,一定能好好生活下去的。”

“哦哦哦,原來是這樣,有道理。”

欣慰的同時,我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悲哀,究竟是為什么呢?

總感覺好像忘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將兩個只剩下蛋白的激蛋吃下去,大腦得到了充分的蛋白質補充以后,我再次拍案而起。

我記起來了!!

被遺忘的事情——為什么激蛋里面沒有蛋黃!

不,等等,應該是——為什么我會一大早眼睛就掛著兩個黑眼圈才對!!!

說起來,還不是因為昨天晚上,這色情公主跟我說了那一句話,結果又不負責任熄火,一溜煙跑掉的緣故!!

結果,惹火上身的自己,只能在維拉絲,莎拉,琳婭的房間里轉了一圈,直到天剛蒙蒙亮才睡去,黑眼圈就是這么來的。

幸虧德魯伊的體力好,說到那方面的話,要**家里的女孩們,可是綽綽有余,嗯哼。

“死亡無公主放下茶杯,直指著我。

“別隨便偷窺別人的心思。”

確認沒有說漏嘴以后,我在她額頭落下了一記手刀。

“要得意也就乘著現在了,根據我的占卜,不出一個月笨蛋主人就要被**榨干。”

抱著通紅額頭,這小公主人偶一樣的漂亮眼睛,閃爍著,直瞪著我。

“而且還偷窺的那么具體!!”

又是一記手刀,落到她那毫無防備的包子帽上,雖然軟軟的帽子吸收了不少力量但是我也適當加重了力道,總歸還是讓這色情小公主抱頭疼上一會兒。

哼,真是三流的占卜,就算是最索求無度的莎爾娜姐姐,也休想將我榨干,1vs1的話,我已經是天下無敵了。

得意的將下巴一仰,在三無公主不懷好意的詛咒目光中,鉆入廚房,翻找起來。

兩個沒有蛋黃的激蛋,根本**不了我的胃口。

不一會兒,嘴里叼著一片醬肉,手上抱著一大碗肉醬面條,帶著滿滿的戰利品,我高興的重新坐在剛才的位置上。

“說起來,你和潔露卡現在怎么樣了?”一邊呼嚕呼嚕的吸著面條,我含糊不清的問道。

“勝負未分。”

提起自己的新對手,小茉莉的眼睛,微微一沉。

“請問一口氣新增了兩名敵人的小茉莉殿下,對未來有什么展望?”

還真是豪爽呀,昨天一口氣就結下了阿琉斯和潔露卡這兩個可能要貫徹一生的天敵。

就算是自虐小說里天天被追殺的主角,也發不出這樣的嘲諷。

“沒什么。”

將頭一撇,小茉莉喝著茶,一副游刃有余的樣子。

“你就不怕她們兩個聯手起來對付你?”我饒有興趣,目光帶著揶揄之色。

“的確,如果聯手的話會很棘手,但是不會這么做。”她回答的非常肯定。

“為什么?”

“少女的自尊心不允許。”

“我個人認為,在討論少女的自尊心之前,你們三個應該先顧及一下少女的羞恥心比較好。”

我發誓,這是自己一輩子最誠懇的建議。

“那種東西,無所謂。”

我:“……”

“好吧,換個問題。”因為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吐槽,我只能轉移話題。

“你覺得阿琉斯和潔露卡,哪個威脅比較大一點。”

我知道,我現在的表情,一定非常像八卦報刊里的無節操記者。

“潔露卡。”

毫不猶豫的,三無公主給出了我答案。

“哦哦哦,為什么呢?”聽到猛料,我頓時來了興致。

“拋棄了**的羞恥心的家伙,很可怕。”

“你也很可怕呀!!!”

就算大腦的記憶體只有一頭豬那種程度,我也不會忘記,就在前幾秒鐘,說少女的羞恥心那種東西有沒有都無所謂的家伙究竟是誰。

不過,能在昨晚短短的一面之間,就認識到了潔露卡的無節操本質,這小不點公主的觀察力的確是非同凡響。

“為什么你會覺得阿琉斯更容易對付呢?”眼睛骨碌一轉,我又問道。

“哈”

咽下一口熱茶的三無公主,嘆聲吐氣,似乎覺得我問了一個非常無聊的問題。

“我得承認,那家伙從某種程度而言,的確是個對手,至少敢寫出那種東西,那份勇氣和決心,就已經足以成為強敵了。”

“嗯嗯。”

我不斷點頭,的確,阿琉斯的腐屬性,對于暗黑大陸來說,是一種強大沖擊。

“不過,作為拿來和我一爭高下的方面,身為作者的比較,她卻完全不行。”

“的確,差距明顯。”我不得不認同三無公主的話。

“只不過是想依靠數量戰勝質量,心想,啊,我寫了那么多,只要有一個人看,就比對方十個人還要強,我只要有一個能理解自己的讀者就好了,用這種想法自我安慰的家伙,只不過是可憐蟲而已。”

我:“……”

是錯覺嗎?這種強烈的,看到某人突然吐出一口血倒在鍵盤上的既視感……

“自我的思想主題固然很重要,但如果不會**讀者的口味,充其量也不過是一本自己寫給自己看的書罷了,不懂得做出顧客喜歡的口味,就別強求客人光臨,連在堅持自己的思想和**讀者的口味之間做到平衡,這種小事都做不到,只會一味寫自己才能看懂的生澀故事,然后強求別人理解,在吸引不了讀者的青睞之下,自暴自棄的開始在書里賣起了節操,這種人只不過是區區的三流作者而已。”

噢噢噢噢噢,別再說了,小茉莉,求求你別再說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感覺血已經染滿了顯示器,再說下去的話這個世界就要毀滅了!!

我連忙捂住三無公主的嘴巴,在關鍵時刻,終于阻止了世界毀滅于未然。

“一大早就在做什么傻事,你們兩個。”

客房的門在這個時候被推開,里面走出潔露卡,用可憐的目光注視著我們兩個。

“在憐憫別人之前,我覺得你應該好好審視一下自我。”我回瞪了一眼。

“對于一個比主人還要晚起床的貼身侍女,難道你就沒什么話好說嗎?”

“那是因為陪女王陛下一起奮斗了十天十夜。”潔露卡伸了一個懶腰。

“我到是一點兒看不出來。”

一個十天十夜沒有睡覺的侍女,還能賣節操賣的如此犀利,這個世上真的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止她賣節操了嗎?

“侍女的守則之一,絕對不能在主人面前露出疲倦的樣子。”

“你到是很好的在我面前**出來了呀混蛋!!”我將心靈的茶幾重重一翻。

“其實……你看,那個,真正的原因是一直在等親王殿下夜襲。”

“現在改口已經太遲了,而且已經是日上三竿了夜襲個毛呀!!”

“親王殿下,有句話……”

“你先等我說完。”

“但是……”

“這是主人的命令。”

“好吧。”潔露卡難得妥協了一次。

我又是狠狠說教了這黃段子侍女一通,意猶未盡的添添干燥嘴唇。

“你剛剛想說什么,說吧。”

“茉里莎小姐快要被親王殿下憋死了。”

潔露卡潤了潤喉嚨,裝腔作勢的,似乎在等待著什么一般,最后才拖拖拉拉的往我懷里一指。

下意識低頭一看,可不,自己還保持著捂住小茉莉的嘴巴的動作,因為這小不點公主太嬌小了,所以大掌連帶她的鼻子也捂了一半,這時候,已經憋的臉蛋通紅,眼睛轉起了圈圈。

“我去,你倒是快點說呀。”

“不是親王殿下你命令我不要說話嗎?”

“你……”

話還未說完,我就迎來了小茉莉的轉身閃光公主踢。

“等等,小茉莉,聽我解釋,這是有原因的噢噢噢噢噢噢————!!!!”

伴隨著一聲驚天慘叫響徹羅格草原的上空,鐵拐獨行俠德魯伊吳凡,正式誕生。

明天就要上班了,國慶七天假……嗚嗚好像還有很多游戲,很多小說,很多動畫沒有補完的樣子,最期待的曉之護衛fd,還躺在硬盤里沒有安裝……

國慶過去了,一群明天開始清理深海爛泥獸,這是最后的通知了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