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匯合!

第七百八十六章 匯合!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七百八十六章 匯合!

“對了,說起來,你們是怎么一起來魯高因的?”

我突然想起剛剛遇見這兩個隊伍時,就從心底里冒出來的疑問,不由問道。

按道理來說,自己走的這一個月左右時間里,安達利爾的**只能刷一次,當然也不是沒有其他途徑,就是去迷霧森林找貝利爾的麻煩。打敗貝利爾一樣可以獲得遠程傳送站使用準許。

問題是,上次我幕的時候。哈加絲也說過,對付貝利爾這種具備精神力攻擊的魔王,隊伍里至少必須有兩個或以上的法師才能行,漢巴格和肯德基隊伍里都只有一個法師。明顯不符要求。

似乎被我說到點上了,兩個小隊的隊長,都不約而同的雙手抱胸,做出一副得意的姿態。

“多哼,吳凡老弟二我就知道你會有此一問,想不通是吧。”

“好吧,以我凡人級的智慧,的確是無法想象,你們兩個就別在那賣關子了。”

“這個說來話長了。”

漢斯里肯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然后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原來,在我回去的半個多月以后,實達利爾的**刷新,兩個隊伍都不約而同的打上了她的主意,以漢巴格和肯德基兩個頂尖冒險者小隊的實力,想要打敗安達利爾自然是難度不大,問題是,偏偏兩個隊伍誰也不愿意讓誰。差點在墓四層。安達利爾的王殿大門前自個打了起來。

后來,還是腦子機靈的漢斯先想到辦法,安達利爾只有一個,但是迷霧森林那不是還有一個貝利爾嘛。聽說和安達利爾一樣,是這兩天才剛剛刷出的上一次是被我干掉了。

但是,討伐貝利爾需要兩個法師才行,這并不是聯盟在危言聳聽。以里肯漢斯他們的頂尖隊伍實力,也沒有把握在一個法師的情況下可以保證對付得了貝利爾,于是原本是敵對關系的兩家隊伍坐下來一合計。網剛好,肯德基小隊這邊的法師基拉。借給漢巴格小隊,而漢巴格小隊的圣騎士巴爾,則是借給肯德基小隊。

這樣一來剛剛好,漢斯那邊湊齊了兩個法師,可以去找貝利爾的麻煩,而肯德基小隊這邊,對付安達利爾,因為有兩個遠程的亞馬遜弓箭手,其中一個拿著暗金巨戰長弓。輸出力驚人,多一個圣騎士在前面頂著,讓亞馬遜發揮作用,自然是要比法師好一些,于是兩個隊伍一拍即合,狼狽為奸的做出這等**行為。

我在一邊聽的那叫一個汗呀,竟然這樣也行?!!

要知道,一個,冒險者小隊里面,成員的默契度是十分重要的,隨便讓其他冒險者加入,不單無法為隊伍增加實力,甚至連原有的實力都未必能發揮出來,只要知道這一點。就能了解這兩個小隊互相換人這種行為,是多么的胡鬧。

不過,如果了解兩個小隊的歷史的話,也能看出他們不是單純的在胡鬧,而是經過深思熟慮在里面,畢竟漢巴格和肯德基小隊,是從第一世界的**新人冒險小隊開始。就在不斷的敵對,有句話說的好,最了解自己的往往是敵人,所以他們才敢做出將死對頭隊伍的成員直接拉過來打。這種行為。

這時候,勾肩搭背的哈哈得意大笑起來的里肯和漢斯,仿佛不是多年死對頭,而是患難與共的兄弟一般,讓人無語。

“對了,你們干掉安達利爾和貝利爾,都爆了什么東西,快點拿出來開開眼。”

兩人人相視一眼,漢斯沮喪的拉聳下了腦袋,里肯則是繼續得意起來。兩個隊伍的爆率情況,被他們的表情透露的直白無比。

“我們是一頂輕便頭盔,金色的。屬性還可以。”

里肯將泛著金屬冷質的金色輕便頭盔取出,遛幾圈,道。

輕便頭盔,是骷髏帽的擴展級別。形狀如同一個對半切開的概圓,帶上去以后腦袋就像個圓溜溜的大鉆頭。“漢斯老哥,你們這邊呢?”

雖然看漢斯沮喪的樣子,就知道他們從貝利爾身上爆出來的東西,鐵定不是什么好貨色,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好奇心。

“唉,別說了,那只臭烏,也不知道之前被哪幫混蛋大爆過干掉以后只爆了幾件垃圾寶石。”

漢斯憤憤一跺腳,嘴里嘀咕著什么。聽起來像是在詛咒之前爆過貝利爾的那個。隊伍。

不好意思了,漢斯,你口中所說的那幫混蛋,其實就是我。

很快,在我們的催促下,漢斯扭扭捏捏的拿出了貝利爾爆落的東西。好歹也有件金色裝備嘛,我看看,是一把金色的羅佳伯斧,也就是大砍刀的擴展級別裝備,這武器比較冷門,再看看屬性,嘖嘖,難怪漢斯崔頭喪氣了,這把金色羅佳伯斧,拿出去換一件極品藍色裝備,也未必能順利換到。

“就沒件暗金裝備之類的嗎?”

我無聊的打了一個哈欠,有點失望道,本來想著若是他們爆出點好裝備,隊伍又用

“你以為魔王是你家養的狗呀,隨隨便便就出暗金裝備。”

漢斯和里肯不約而同的甩給自己一記鄙視目光。

“那到是,我想了想,就算是自己,也不是每一次干掉魔王魔神,都會爆落暗金裝備的說。

比如說第仁個干掉的魔王貝利爾。就是件低級綠裝,然后是督瑞爾。爆了兩件綠裝,接著是巴爾。恩吧爾給了兩件暗金裝備,是個挺不錯的小伙子,接著是第二世界的貝利爾**,也是給了兩件綠色裝備。不過是高級一點的,其中一件是!娜吉的古代遺跡套裝里的部件之一六娜聲的小環,純潔的人聽到這個名字,很自然會想到上面,和

這件綠色頭飾,現在還放在我身上,看能不能用來換點別的東西。

至于另外一件,則是狐兒的呼喚系列部件之一惠斯坦的武裝輕圓盾,這玩意我給了卡洛斯,他貌似很喜歡的樣子。

“吳凡老弟,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有想揍你一頓的沖動。”

回過神,漢斯和里肯兩個正通紅著眼睛,摩拳擦掌的逼近。

等等,我剛剛只是在心里回憶吧,并沒有說出來吧,你們兩個是怎么知道的?!!

過了大概中小時左右。阿拉丁那邊叮叮當當的聲音至于停下,拿著已經修的實戰鎧甲走了過來。

“好了,好久沒有修理過這么好的貨色了,痛快。”

大喝了一口從我這里弄到的上等朗拇酒,呼出一口酒氣,阿拉丁的樣子看起來真是痛快之極。

“該買的也買了。該修理的也修理了,我們先走了。”

我收起鎧甲,和漢斯他們一同站起來,往集鋪外面走去,突然,一股力道從披風處傳來。

回過頭,阿拉丁正扯著自己的斗篷。

喂喂,放手啦你這矮子,你以為你是阿琉斯嗎?賣萌之前麻煩先照照鏡子看一下自己的那張老臉。

“該買的買了。該修的修了,但是該付的卻還沒付呀。”

阿拉丁扯著斗篷,皮笑肉不笑的道。

“我終于百分之一百二十能確定,你的確是和穆拉丁大伯那家伙是朋友了。”

“別,你這話在這里說說也就罷了,要是傳到外面,讓別人誤以為我是那老貨的朋友。我這輩子都不敢外出了。”

我無奈的轉過身,切了一聲。這些矮子還真不好忽悠啊。

“修理費多少?”

“不多不多。大概回復活力藥劑的價格吧,你隨便給幾瓶就是了。”阿拉丁擺出一副極度無恥的嘴臉,胡子顫抖的伸出他那黑乎乎長滿老雖的粗手。

“我現在也終于百分之一百二十能確認,你的確是有著那老貨的血統了。”面對阿拉丁的無恥報價。我不甘示弱的回道。

用了三顆完整寶石,終掉漫天要價的阿拉丁之后,一行人走在大街上,看著因為怪物暴動而顯的異常蕭條的街道,都不由嘆了一口氣。“我們剛剛來到時,這里幾乎是人擠人的。”

巴爾指著自己站著的地方嘆道。

“嗯,這場戰斗不能拖太久。不然就算勝了,也是一場慘勝。”

我若有所思的看著家家戶戶緊閉的窗門,仿佛看到了里面一家人,正心情沉重的圍著一張點蠟燭的昏暗桌子。默默期待著怪物不要攻入來。作為平民,他們所能做到的。也僅只有這樣,彷徨無助的等待著命運的降臨。

作為珠寶王國,這樣的情形多持續一天。就不知道要損失多少財富。僵持太久的話,哪怕最后對戰怪物是一場大勝,但整個西部王國恐怕也會陷入癱瘓狀態。

“對了,吳凡老弟,你現找你的那些隊友嗎?”

正當我低頭思索的時候,漢斯突然開口問道。

“沒錯。”我點點頭。

“真想看看能夠和吳凡老弟同一個隊伍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人,該不會全都是怪物吧。”

里肯在一旁椰愉起來……

這個,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反駁才好。

“咦,難道真的是都是一些怪物?!!”

本來只是想開個玩笑的里肯。見我突然沉默,不由笑意一凝,僵硬起來。

“不,當然不是”

我連忙否認道,再讓這幾個人說下去的話,卡洛斯、西雅圖克和莎爾娜姐姐,恐怕就真的要變成哥斯拉了。

“究竟是什么樣的人呢?”

“恩,一個圣騎士,一個野蠻人。一個亞馬遜,我記得以前跟你說過吧。”

我無奈的苦笑一聲。

“就是你這樣說我們才更加好奇呀,大伙們加緊點腳步。看看吳凡老弟的隊伍。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里肯一聲高呼,其他人頓時響應。走的比我還快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幾個小時過后一

“我說吳凡老弟。我們似乎已經繞了這里好幾圈了吧。”

回到某個似曾相識的路口,眾人停下腳步,十二雙犀利的目光齊齊投射過日08姍旬書曬譏口齊余

“難道你們沒約好聚合的地點?””

在十二道目光的強勢圍觀下,我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在不斷縮

里肯他們相視一眼,突然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吳凡老弟,那我再問一個問題。你能確認你那些伙伴,是在西部王國,是在魯高因城這里嗎?”

“這個嘛…大概在吧。”

“大概?!”

十二雙變得更加火辣。

沒辦法,雖然阿卡利說已經通知三人在魯高因匯合,但誰又知道卡洛斯和西雅圖克什么時候能到來呢?莎爾娜姐姐我到是可以確認沒有來。至少不在魯高因,如果在的話,靈魂彼此連接著的我們,仔細去感應對方的話,應該能夠感應得到。

“難道說你們平時都不起的?”

無語遠目了片刻,漢斯幾近脫力的問道。

“恩,應該說大多時候都不在一起。而是單獨行動。”

“這叫毛隊伍呀!!”

如果前面有茶桌的話,肯定會給此囊怒吼出來的里肯一把掀飛。

“不要激動不要激動,以吳凡老弟他們的實力,不是討伐魔王魔神的話,的確是沒有在一起的必要。”

漢斯腦子到是轉得快些,立玄就幫著自己解釋起來,然后回過頭。

“不過,難道你們互相之間,一點聯系的辦法都沒有?”

“沒…呃,也不能說沒有吧。”

我歪頭一想,還真想出了那么個土辦法,不過這辦法和我低調做人的性格不符,所以從來沒想到過要用。

“那還不快點聯絡!!”

十一人異口同聲道,阿琉斯因為四字真言的屬性而保持沉默**還在隱隱發疼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真是的,你們著急個什么勁。”

這樣盲目的找下去的確不是個辦法。我連聲應著,順便暗地里翻了一個白眼你們激動個什么勁呀。就那么急著讓我把卡洛斯和西雅圖克叫過來,體驗一把震撼感嗎?

雖然是第一次用這種辦法,不過理論上來說,應該能行得通吧,深呼吸一口氣,我緩緩合上眼睛。在保持不變身的狀況下,將埋藏的靈魂深處的血熊那股氣息,逐漸引發出來。

“咦?!!!”

下一剎那,漢巴格隊伍和里肯隊伍,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驚呼。

街道,還是那條空無一人,沙塵彌漫的街道。

但是在他們的精神層次中,卻看到了這樣一幅景象。

前面那個原本平淡無奇,看上去和普通人一般無二的德魯伊,身上毫無預兆的爆發出了強大的風暴。頓時沙塵四起,狂風呼嘯,原本寂靜的街道突然籠罩在了無邊無際的沙塵暴之中,腳下的地面在顫抖,頭頂的光線被沙塵所遮,狂風如劍,沙塵似刀。

在黑暗之中,一股讓人發自靈魂顫抖恐怖氣息蔓延開來,仿佛有一股尖銳的聲音,讓他們的耳朵嗡鳴作響。頭疼欲裂,腦海里逐漸浮現出一片咆哮著血紅色火焰的地獄景象。

猛地,十二人眼睛怒睜,強大的精神力爆發出來,眼中狂風沙暴,耳邊的嗡鳴作響,一切都如同潮水般退去,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還是那條寂靜的街道。

但是,那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卻依然壓在他們心頭,讓他們不得不聚集起全身力量與之對抗者,才能讓自己不再陷入那種環境之中。

此時此刻,十二人已經是臉色蒼白。汗如雨下,腳步不由自主的退后幾步,就連阿琉斯,也驚恐的放開了原本緊抓著的斗篷,退后幾步,目光愣愣的看著前面。

站在他們前面的那道身影,似乎和剛才沒什么兩樣,臉上依然帶著那總是能讓人感到他仿佛無時無刻不在吶喊著快點搞定回家睡覺,的懶洋洋無奈表情,微微仰著頭。瞇著的眼睛落在遠處天空。

但是在這十二人眼中,對方卻變的陌生起來,那股恐怖之極的氣息。就是從他的身上發出,他們仿佛看到了眼前那副人畜無害的面孔,突然被一層墨黑所籠罩,然后從這黑色之中裂開一道猙獰大嘴,身形也越發龐大,逐漸變成一個讓他們不的不仰視的巨大惡魔。就在他們驚駭欲絕的時候,更加震驚的事情發生,在不遠處的另外幾個點,突然同樣兩道龐大的氣息沖天而起,遙遙呼應,就宛如天空出現千軍萬馬,在不斷對碰著一般。

三股力量激烈碰撞,頓時將恐怖的氣息散播在魯高因城每一個角落。片刻之間,城里的上萬戰士都不約而同的呆滯起來,抬頭驚駭的看向天空,就仿佛上面有什么恐怖的惡魔降臨一般。

反倒是那些平民,一臉不解的看著旁邊突然抬頭驚愕的看著天空做呆滯狀的士兵和冒險者,他們只覺得周圍的空氣似乎冷了一點,天空似乎暗了一點。

說時遲那時快,實際上,三股氣息只是碰撞了不到兩秒,就各自收了回去。

然后,兩道肉眼難辨的身影從天空急速俯沖下來,熟悉的聲音也隨之響來

“哈哈哈,吳師弟,你這次可是遲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