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水晶也有一個夢想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水晶也有一個夢想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水晶也有一個夢想

“哈嗚”一個大大的哈欠,從剛剛推開房門走出來,顯得無精打采的圣月賢狼口中發出。kuaidu☆☆.會員☆☆

用幽怨的目光看著維拉絲等人,我幽幽道:“昨晚為什么不阻止西露絲艾柯露她們?”

“這個……該怎么說好呢?”維拉絲和莎拉她們發出微妙的苦笑。

“西露絲和艾柯露已經不小了,不是和爸爸一起睡的年紀了,你們也這么認為對吧。”我再次發出正義的喝斥,只是垂頭喪氣的樣子多少顯得有些氣勢不足。

“話是這么說,本來我們的確應該阻止才對,可是,既然是和圣月賢狼媽媽一起睡的話,不知為何完全沒有一點違和感,讓我們忽略了要去阻止,抱歉了,吳……大哥?”

不知為何,抖m天使公主在那一個勁的興奮激動拼命點頭,我點你妹啊!!

“琳婭你越來越調皮了!這種道歉方式更讓我痛心,還有末尾那可疑的上揚式疑問語調是怎么回事?已經忘記你家丈夫該怎么叫了嗎?”我怒掀一記心靈茶幾。

“不……不行,面對這樣的吳大哥,想要再將吳大哥叫出口,不得不承受一次心理上的拷問!”琳婭這小妮子,演技逼真,仿佛我這副模樣真的讓她很難辦似的,假裝傷心的淚奔而去,讓我半晌說不出話來。

一定是和她奶奶學壞了,這一定是和她奶奶學壞了,我氣急敗壞。決定今晚好好教訓一下這越發放肆的小妮子,一振夫綱。

“哥哥,別怪大家好嗎?”萊娜主動從輪椅上站起。走了過來,我連忙上前幾步將她半攙半抱著。

“別說西露絲和艾柯露,就連我現在也有點想和哥哥一起睡呢,一定會很舒服吧。”說完。萊娜將小腦袋鉆了過來,靠在圣月賢狼的胸前,發出舒服嘆息。

為什么連萊娜你也……還有那邊的抖m公主,你再拼命點頭的話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不是還有你的琳婭姐姐嗎?去找她去。”我沒辦法對萊娜發火,只好小小的翻個白眼,道。明明琳婭比圣月賢狼要大。為什么都拿圣月賢狼來調侃,圣月賢狼到底和你們有什么仇,就因為她的本體是男人嗎?

仔細一想,好像這的確是一個充分的調侃理由,絕望了,對這種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調侃度爆滿的世界絕望了!

我終于發現,變身圣月賢狼后家里的女孩們會變得有些奇怪,或者說自己根本處于極大的弱勢地位,你看連平時只能被我欺負的害羞暈倒的小狗狗維拉絲。都有調侃我的野心了。

白光一閃,我取消了圣月賢狼變身,變回了本體,那邊那位天使公主,就算我不回頭看也知道你現在一臉的失望表情,再這樣我真的要發飆了啊!

大手輕輕在依然依偎在懷里不肯離去的妹妹屁股上輕拍了一下,將她重新小心翼翼的送回到輪椅上,回過頭,恰好看見薩綺麗從房間里走出來:“我似乎錯過了一場好戲。”

“不,一點都沒錯過。什么也沒發生。”

我連忙搖頭,女孩們調侃我也就罷了,就算是最狡猾的琳婭,也只不過是蚊子輕叮的等級,但是眼前的營地魔女可就不同了,被她找到破綻我至少得羞恥一上午。

“說起來……”聲音依然在原地飄蕩過來,但是一瞬間,薩綺麗人卻已經近在眼前,半個身姿倚過來,細嫩的小手在我面龐上輕輕撫摸,不足半尺距離的櫻唇呼出幽香溫熱的氣息,顯得極為ai昧。

“綺麗阿姨你……你靠太近了!”我立刻身體僵直,喂喂,女孩們可是在一旁看著啊,不對,就算女孩們沒有在一旁也不能靠那么近!

“說起來,我也有些懷念和小弟你一起睡覺的那一夜呢。”

“不不不,沒這回事,就算是圣月賢狼也絕對沒發生過這種回事!”我連連搖頭,薩綺麗靠近的一剎那,我就知道她要使壞了,早有準備,不慌不忙,底氣十足的否認道。

“是嗎?該不會是小弟你記錯了吧,小弟你的記憶力不好,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薩綺麗頭一歪,輕眨美目。

“不,我相信我沒記錯,我更相信綺麗阿姨你。”

“相信我什么?”見我一本正經嚴肅的樣子,薩綺麗好奇問道。

“綺麗阿姨的純潔少女心啊,和你熟悉的人都知道,你雖然看起來很大膽,其實十分保守,就算是我變身圣月賢狼,也不會無緣無故,心安理得的和我睡覺。”

“小弟你真是的……為什么總是能若無其事的說出打擊人的話呢?等等,你該不會是在戲弄我吧?!”

這會兒輪到薩綺麗難為情了,臉上還真升起了一坨紅暈,絕對百分百原汁原味的純情少女一枚,但是頓了頓,純潔少女心這個字眼似乎刺激到了她,營地魔女閣下立刻豎起柳眉,對我發動了擰耳攻擊。

只準你戲弄我,不準我戲弄你嗎?果真是個霸道的魔女。

打打鬧鬧一番,雙子公主也揉著眼睛走出來了,見著我,兩位公主殿下眼前一亮,立刻如同往常那般一左一右抱上來,一臉幸福滿足。

“多虧了爸爸陪伴,西露絲(艾柯露)昨晚睡的很舒服哦。”

我:“……”

我仿佛聽到門外傳來了警笛的聲音。

唉,真拿這兩個小公主沒辦法,還好圣月賢狼還有一招入睡,名曰夢之境界,正好可以進去揮霍多余的精力,否則面對無論身心都已經變成妙齡少女的公主殿下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渡過漫漫長夜好。

吃過早餐后,阿卡拉出乎意料的傳來了口訊,讓我過去一趟。

到底有什么事呢?該不會是閑我回來的太久了,想把我趕回地獄世界去吧。不對呀,雖說最近過的挺充實,感覺發生了不少好事。但離我和拉斐爾她們一起回來也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教廷山那邊暫無大事,魔王軍還在逐步適應地獄世界的戰斗難度,而教廷山的改造也才剛剛開了個頭。起碼還要三個月后才能完成,現在我回去能做的東西也不多,阿卡拉應該很清楚這一點才對。

帶著這個疑惑,我和順路的琳婭萊娜幾個一起離家出發,片刻后來到了阿卡拉的小黑店。

水晶這家伙,早餐的時候明明還見著她。沒想到轉眼間。竟然神出鬼沒的先我幾步又出現在了這里,是打算一輩子在阿卡拉這蹭吃蹭喝嗎?告訴你以后可沒這種好事了,這次回教廷山我就要把你給帶上。

我張牙舞爪的瞪向水晶,卻不料這蠢萌的龍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目露渴求和……嫌棄。

為什么一道眼神里能夠表達出兩種截然相反的意思?因為是巨龍所以什么都能辦到嗎?

阿卡拉還在里屋忙著什么,我有充分的時間采訪探索一下這頭蠢萌水晶龍的復雜內心,于是走了上去,捏了捏水晶的柔軟臉蛋。

“怎么了水晶。為什么要用這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

“不,沒什么,水晶才不羨慕,一點都不羨慕的說,飼主走開。”水晶呼嚕嚕的搖著頭,退后幾步,說出了更加奇怪的話,口是心非的傲嬌嘴硬萌了我一臉。

羨慕什么你到是說呀?

在我的不斷的威脅利誘下,這小屁孩果然還是斗不過身為大人的我,終于吞吞吐吐的開了口。

“飼主。水晶也有一個愿望。”

“什么愿望?”

“飼主變成那個樣子……抱著水晶睡,想要……”說著,水晶低下了頭,修長睫毛一眨一眨,上面沾滿了濕潤淚光。

什么呀,露出一副好像受到了父母冷遇的寂寞表情,是想讓我產生內疚感嗎?不可能,我可是有著鐵石心腸號稱的男人啊。

大手下意識的放到水晶頭上,輕輕撫摸,見她低頭不語的寂寞表情,我漸漸有些明白了。

或許,得從父母這兩個字著手。

水晶的父母是誰?一般而言,水晶龍是大自然醞釀的奇跡產物,并沒有父母,非要說到底是誰的話,那應該就是大自然,以及將她孕育出來的死去巨龍魂魄。

身為水晶龍,應該對父母這種東西意識很淡薄吧,水晶也不止一次的說過,父母什么的,對偉大的水晶龍而言是不必要的,不需要討論的東西。

但是,千萬別忘記了,她只是一個剛剛從冰雪世界中醒過來的小孩子,心理年齡說不定比卡潔兒還要小,就算一開始對父母的存在意識淡薄,但是見多了雙子公主對我撒嬌,見多了我寵溺女兒們的舉動,大概也會生出一些心思吧。

到底水晶龍該向誰撒嬌好呢?大自然?巨龍魂魄?如果它們能凝聚成實體出現在水晶面前,到也不是不可以,問題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水晶就算再怎么蠢萌也知道這一點。

所以說,雖然有點無辜,但這個鍋必須唯一只能由圣月賢狼背。誰讓圣月賢狼變成了水晶的蛻變選擇呢,水晶龍一開始沒有性別,直到蛻變以后才會根據蛻變選擇產生性別,因此可以說蛻變是水晶龍的一次新生,圣月賢狼讓水晶獲得了新生,某種意義上來說,那就是她的父母了。

所以說,這口重重壓在背上的大鍋,不僅砸不爛摔不壞,甩了還要遭受萬人全責,我看我可以改名叫哈凡或者吳克了,職業背鍋俠,妥妥的。

我到是知道水晶有這么點朦朧的,把我當成父母一樣依賴的本能,只是下意識的認為水晶龍這種存在,對父母的觀念極為薄弱,所以應該可以忽略不計,卻沒料到會變得那么強烈。

到底是一開始就這樣,只是我神經大條沒感覺出來,還是說受到了雙子公主和小黑炭的刺激才會變成這樣,現在討論這個已經不重要了。

面對水晶可憐兮兮的樣子,我有點心軟了,想了想,西露絲艾柯露已經長大,我必須有所顧忌,這頭水晶龍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熊孩子,不需要有任何的壓力,答應也沒什么吧,于是點了點頭。

“真的可以嗎?”水晶大喜過望的抬起頭。

“嗯,不過不許太過分,偶爾,就偶爾。”我有些頭疼了,答應的太爽快會不會讓這頭笨龍囂張起來?

“真好,飼主萬歲。”水晶歡呼三聲,忽然動作停頓下來,又變得無精打采。

“又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一看到飼主現在的模樣,又高興不起來了,有些嫌棄罷了,飼主就不能一直保持媽媽的模樣嗎?和現在相比,簡直就是黃金巨龍和爛泥怪的區別,水晶嚴重懷疑飼主的審美觀有問題,不,這已經不是審美觀了,這是病,得治。”

“……”哦哦哦,我明白了,一開始對我露出的,既渴望又嫌棄的表情,原來就是這個,我懂了,我現在非常明白了。

明白的,不知為何,巴掌就這么高高舉了起來,受死把你這頭蠢水晶龍,吼吼!!

就在這時,阿卡拉終于從里屋出來,逃脫一劫的水晶連忙躲到她身后,氣的我直瞪眼。

“你們兩個啊,一直一直都是這般,就沒有不打鬧的時候嗎?”阿卡拉又氣又好笑的頓了頓拐杖,溫柔摸著水晶的頭。

得,有阿卡拉罩著,你暫時安全了,別回家,我對水晶露出一個獰笑,之后忽然一本正經的面向阿卡拉。

“阿卡拉奶奶,把我叫過來有什么事,不會是想趕我去教廷山吧。”

“不是,不是。”阿卡拉連搖兩次頭,笑道:“這個不急,只是我聽說昨天發生了一件事,和你有關,對吧?”

“和我有關的事?”我想了想,變得吞吞吐吐,不好意思起來:“該不會是……我把羅格酒吧拆了這事吧,但是這次我也沒拆光,只是開了五個洞而已。”

水晶適時給我一個鬼臉,仿佛在說飼主真是活該,飼主不愧是飼主,比惡龍還要殘暴,讓我氣的直咬牙,忍你!

“的確是和這有關,不過是另外一件。”

“西露絲和艾柯露被攻擊這件事?放心放心,當時有我在場,她們不可能有事。”我恍然大悟道。

“你啊,為什么就知道為別人著想,不想想你自己呢?”阿卡拉無奈,似對我的智商又有了全新的認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