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冰風谷-劍之海  >>  目錄 >> 第二十六章 前進

第二十六章 前進

作者:R.A.薩爾瓦多  分類: 歐美 | R.A.薩爾瓦多 | 冰風谷-劍之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冰風谷-劍之海 第二十六章 前進

冰風谷劍之海·第二十六章前進_/冰風谷劍之海/R.A.薩爾瓦多_爬爬書庫_

冰風谷劍之海R.A.薩爾瓦多

第四篇追尋的意義

第二十六章前進

爬爬書庫

天空再次變得灰暗,預示著令一場寒冷風暴的威脅,但是這群朋友勇敢地從他們最后的休憩地出發了,充滿希望與熱情,準備跟任何可能遇到的阻礙戰斗。他們又在一起了,自從沃夫加意外地從無底深淵回來之后,這是他們第一次都感到安心自在。這看起來……很好。

當沃夫加首次回到他們中間時——在移冰之海上的一個冰窟里,他們正與惡魔厄圖激戰——當然,那時有興高采烈的氣氛,但在很多層面上,這是一件令人不安的事。要一下子重新調整以適應這新的現實,是一個震驚,也是一個考驗。沃夫加復活過來,四個朋友以為已經沉淀的悲傷突然全部涌現出來,而安定的情緒被拋在了一邊。

當朋友們試圖再次了解彼此時,興高采烈的氣氛發展成許多不安而非常必須的調整。這導致了悲劇,導致了沃夫加的郁郁寡歡,導致了沃夫加的暴怒,也導致了后來“廳堂戰友”的解散。然而現在,他們再次聚在了一起。

在堅定的步伐中,他們進入一種令人安心的節奏,布魯諾帶領著主隊,用他健壯的身體趟開一條路,瑞吉斯跟隨其后,注意觀察山峰,引導著矮人。然后是沃夫加,利用他的高度掃視前面的道路和兩側,沉重的長雉刀在他肩頭。

凱蒂布莉兒稍稍落在后面一段距離,處于四人的后方,手中擎著弓,保持警覺狀態,并注意著卓爾精靈的位置,卓爾精靈一直在他們兩側,一開始在一邊,隨即又到了另一邊。崔斯特沒有把關海法從星界位面招出來——事實上,他將控制黑豹的雕像交給了凱蒂布莉兒——因為他們能夠等待得越久,這只巨大的豹子就能得到更多休息。而且卓爾精靈有一種感覺,在這一切終結前,他會需要關海法。

午后不久,這一隊人取得了巨大進展,而雪仍然沒有下來,凱蒂布莉兒注意到崔斯特的一個手勢,他在前面左方。

“停一下,”她輕聲對沃夫加說,沃夫加將指令傳到前面。

布魯諾停下來,因跋涉而使勁喘著氣。他將斧子從背上提起,并把頂端杵到雪上,斜靠在豎直的手柄上。

“崔斯特過來了,”沃夫加說,他的視線能輕易地越過雪堤和前面路上的積雪。

“另一條路徑,”卓爾精靈出現在雪堤上方時解釋說。“跟這一條相交,通往西面。”

“我們應該由此直往南去,”瑞吉斯提醒道。

崔斯特搖搖頭。“不是一條天然的路徑,”他解釋說。

“足跡?”布魯諾問,似乎相當渴望。“更多食人魔?”

“不一樣,”崔斯特說,他打手勢示意他們都跟著他。

他們來到了第二條路徑前,就在前方僅僅一百碼處。這是一片雪被壓下去的區域,穿過他們當前的道路,沿著傾斜的地面伸向東方。在那里,繼續穿過一片飽受風蝕的深深積雪,朋友們看到一塊較低的地域,充滿淤泥,還有一點點蒸汽仍然在冒上來。

“到底是什么見鬼的東西干的?”布魯諾問。

“極地蠕蟲,”崔斯特解釋說。

布魯諾啐了一口,瑞吉斯戰栗了一下,凱蒂布莉兒挺得更直了一點,一下子提高了警惕。他們都有一些跟這種巨大的極地蠕蟲打交道的經驗,它是一種可怕的冰蠕蟲。的確,他們有足夠的經驗,多到可以確定每個人都沒有跟這么一只蠕蟲戰斗的愿望。

“我不想在背后留有敵人,”卓爾精靈解釋道。

“那么你認為我們應該去打那該死的東西?”布魯諾懷疑地問。

崔斯特搖搖頭。“我們至少應該找出它在哪兒。我們是否該殺死這只生物取決于許多事情。”

“比如我們究竟有多蠢,”瑞吉斯低聲咕噥說。只有站在他邊上的凱蒂布莉兒聽見。她微笑著看看他,眨眨眼,半身人只是聳了聳肩。

崔斯特根本沒有等待確認,就沖上前占據有利位置。他已在前方遠處,沿著怪異而強大的極地蠕蟲拖出來的路徑謹慎前行,這是一只能夠將脊梁加熱至發燙的怪獸,能把雪給蒸發,也能把血肉蒸發,卓爾精靈提醒自己。他們在僅僅幾百碼遠的大路上找到了巨大的怪獸,它在一個淺谷里,正吞吃著一只山羊最后殘余的部分,那是它在深深的積雪中捕到的。強力怪獸的背部因殺戮和美餐帶來的興奮而閃閃發光。

“那怪獸不會來惹我們,”沃夫加指出。“它們很少進食,一旦吃飽了,就不再尋找獵物。”

“相當正確,”崔斯特同意,他將他們帶回大路。

此時,一些細小的雪花在空中飄蕩,但瑞吉斯讓他們別擔心,因為他注意到遠處一座獨特的山峰,標志著圣堂谷的北端。

當五人到達山峰側面的小徑時,雪仍然不大,只不過是一陣小雪,圣堂谷在他們面前蜿蜒伸向南方。瑞吉斯按照指示,解釋了蜿蜒的山谷的大致布局,指出左右兩側預計的崗哨位置,并將他們的視線引向遙遠的南方,在那兒,一座較大的小山剛好能被看見,頂端為白色所覆蓋。半身人又仔細地為其他人畫出那個地方的示意圖,解釋了遠處這座小山外圍那條上升的路徑經過面向大海的表面,環繞至東側。他解釋說,那條路至少通向嵌入小山側面的一扇門。

瑞吉斯望向崔斯特,點點頭,然后說,“內部還有另一條更加隱秘的路。”

“你認為我們最好分開?”布魯諾懷疑地問半身人。他也轉過頭將問題指向崔斯特,因為很明顯,瑞吉斯的暗示使得卓爾精靈陷入了沉思。

崔斯特猶豫不決。通常,廳堂戰友都在一起并肩戰斗,往往有著壓倒性的效果。但對他們來說這次不是普通的攻擊。這一次,他們要對抗一座穩固的要塞,一個無疑是牢靠而防護嚴密的地方。如果他可以利用內部通道,到達后方的有利地點,也許能夠有相當大的幫助。

“讓我們逐步地來擬出策略,”卓爾精靈最后說道。“首先我們必須對付崗哨,如果有的話。”

“當我和羅比拉德一起飛過的時候,那兒有若干個,”瑞吉斯說。“在山谷兩側至少有一對。他們看上去并不著急離開。”

“那我們必須從別的路走,避開他們,”沃夫加插話說。“因為如果我們攻擊一側的隊伍,對面的一隊肯定會警告整個地區,在我們來得及靠近他們之前。”

“除非凱蒂布莉兒能用她的弓……”瑞吉斯剛開始說,那個女子就搖著頭,懷疑地看著高聳的谷壁之間寬闊的距離。

“我們不能將這些潛在的敵人留在身后,”卓爾精靈決斷說。“我要去右面,你們其余人去左面。”

“呸,笨蛋的想法,”布魯諾哼著氣說。“你們也許能殺死一雙半食人魔,精靈甚至能干掉一對純種食人魔,但你們無法及時阻止他們呼叫他們的朋友。”

“那我們必須將我們的攻擊偽裝起來,不讓對面知道真相,”凱蒂布莉兒說。

當其他人轉向她時,他們發現她帶著極其堅決的表情。她回望向北面和西面。

“蠕蟲不餓,”她解釋說。“但那并不意味著我們不能讓這該詛咒的東西生氣。”

“雙頭巨人?”山谷東緣的一個半食人魔衛兵問道。

這個半食人魔撓了撓滿是虱子的腦袋,吃驚地瞪視著那七呎高的生物走過來。它長了兩顆腦袋,因此似乎是屬于雙頭巨人家族,但其中一個頭長著金發,看上去更象是人類的,另一個有著粗獷而多皺褶的面容,以及濃密的、屬于矮人的紅色頭發和胡子。

“呃?”第二個哨兵一邊問,一邊走到它的同伴那兒。

“附近不會有雙頭巨人,”第三個在火堆旁溫暖的區域嚷道。

“真的有一個正在過來,”第一個爭辯說。

事實上,那個雙頭的怪物正在迅速接近,盡管它看上去沒有帶武器,也沒有以任何威脅性的姿態前進。不管如何,食人魔們還是舉起各自的武器,并要求那個奇怪的生物停下。

它按照命令停下來,就在幾步之遙,帶著極其得意洋洋的微笑瞪視著哨兵們。

“你要干嗎?”一個半食人魔問。

“要過去!”紅發的腦袋大聲說。

不一會兒,高大的人類——因為那真的是一個人類——將毯子扔到一邊,而紅發的矮人從他肩頭挑下來,轉到左側,那些半食人魔們張大了嘴巴。那個人類也行動起來,急速奔向右側。在急速奔跑的兩人身后,一列蒸汽翻滾著過來,撲向他們原來的位置,也同樣撲向驚呆了的半食人魔。

那些粗野的家伙們尖叫起來。極地蠕蟲突破冰雪的覆蓋,直立起來,高高站立在他們頭頂上方。

“那不是雙頭巨人,你這個笨蛋!”火堆邊的半食人魔尖聲說。在它混亂天性所導致的典型忠誠度的影響下,它跳起來逃向南方,沿著峽谷邊緣,向著山洞群。

或者說它試圖這么做,因為逃了三步,一枝拖著藍光的箭就如同一道閃電般擊中了它的臀部,使它搖晃了一下。這個速度減慢的野獸跛著腿前行,尖叫著,甚至沒有看見第二波攻擊。紅發矮人沖了上來,用身體猛撞它,然后用他可怕的、有著許多缺口的斧子劈砍。除此之外,矮人轉個圈,將他的盾牌狠狠地砸到那個正在倒下的粗野家伙臉上,在半食人魔臉頰上留下了一個冒泡啤酒杯的印痕。

對面,瑞吉斯沿著山谷的側面攀爬,抓牢緊靠山緣下方可以搭手的地方,在這一側衛兵們的視線之外。瑞吉斯聽到身后的騷動,由此感到很寬心。他和崔斯特離開另外三人,擇路到達西側的谷壁。然后瑞吉斯和卓爾精靈分開了,卓爾精靈由一條內側的路徑繞到哨位的后面。瑞吉斯沿著谷壁爬,腦中有一個計劃。

半身人從崔斯特在他們分開時給他的假笑中清楚地意識到,崔斯特不指望他在戰斗中有什么太大作用,卓爾精靈相信他只是找個地方躲起來。但瑞吉斯腦中有一個非常明確的計劃,而他差不多到達了執行它的地方:一大塊懸垂的冰雪。

他前進到它的下方,保持緊貼著石壁,并開始用他的小釘頭錘敲裂那塊懸冰。

他撇了一眼山谷對面,看到極地蠕蟲又直立起來,一個半食人魔在它嘴邊扭動著。極地蠕蟲將頭往后翻轉,放開半食人魔,翻過它長角的頭部,落到那巨大的怪物閃爍灼熱的脊背上,瑞吉斯退縮了一下,對那個粗野的家伙感到同情。那個半食人魔多么痛苦地在扭動啊!

更遠處,瑞吉斯看到了布魯諾,沃夫加和凱蒂布莉兒疾奔向南,盡可能遠離極地蠕蟲和三個受傷的——而且很快就會死去的——半食人魔。

聽到上方的騷動,半身人停了一下。他這一邊的警衛們察覺了對面的災難。

“救命!”瑞吉斯稍后呼叫起來,然后他的上方完全安靜下來。

“救命!”他再次喊道。

他聽到走動的聲音,聽到冰塊碎裂了一點點,知道那個愚蠢的野獸正走出來踏上懸冰。

“嘿,你這個小耗子!”片刻之后傳來了吼聲,半食人魔的腦袋向下探出來。這個怪物顯然平躺在懸冰上,懷疑地瞪著瑞吉斯,向他伸出手。

“裂開……裂開,”瑞吉斯一邊祈求,一邊將他的釘頭錘向上砸那冰塊,使盡了他能聚集的所有力量。那個粗野的家伙手抓向他,差點逮到他,他不得不停下敲擊躲到一邊。

那個半食人魔又向下爬了一點。冰塊吱嘎作響,呻吟著以示抗議。

“逮到你了!”

冰塊碎裂下來,將半食人魔一起帶下峽谷的邊緣,那個粗野家伙的聲明變成了驚異恐懼的哀號

“現在呢?”瑞吉斯問那個快速遠去的野獸。

“是的,”上方傳來意料之外的回答,瑞吉斯緩緩地抬起頭,看見第二個哨兵正向下凝視他,手里拿著矛,而瑞吉斯完全在刺得到的距離以內。然后半身人想著放開手,想著冒險一路翻滾下峽谷的側面,但那個半食人魔突然僵直身子,向前一跳,然后試圖轉身,臉上卻被橫劃了一刀。它掉了出來,垂直落下,越過半身人,而崔斯特取代了它,平躺著將手往下伸向瑞吉斯。

半身人抓住伸出的手,崔斯特將他拉上來。

“干掉了五個,”瑞吉斯說,他高漲的興奮來自他報告的信息中明顯包含的勝利果實。“看到了吧?我數得沒錯。四個,也許五個——就在我告訴過你他們應該在的地方!”

“六個,”崔斯特糾正道,同時將半身人的視線引向后方,另一個粗野的家伙倒在一灘正在擴大的鮮血中,已經死了。“你漏了一個。”

瑞吉斯凝視了它一會兒,嘴巴一開一合的。他僅僅聳了聳肩。

觀察了一下四周狀況,兩人很快認定這兩組敵人都不會再給他們帶來任何麻煩。對面,那三個死了,白色的蠕蟲正在撕扯它們的尸體,而那兩個墜下邊緣的,彈跳翻滾著下落了很長很長一段距離。它們中的一個一動不動地躺在山谷底部。另外一個,勿庸置疑就在它摔得散架的伙伴旁邊,埋在一堆深深的冰雪下面。

“我們的朋友們跑下了峽谷的邊緣,”瑞吉斯解釋說,“但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

“他們必須離開那峽谷,”崔斯特推斷,看上去一點也不擔心。他們在把白色蠕蟲從進食的地方領開之前就討論過這一可能性。卓爾精靈向下指著峽谷,那兒有數量相當多的巨大食人魔和半食人魔正在山谷中往上奔。伙伴們希望處理掉這些崗哨而不驚動主基地,但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情況可能會變成這樣——這就是為什么他們利用那條白色蠕蟲。

“過來,”崔斯特吩咐半身人。“我們要及時趕上朋友們,或者他們及時趕上我們。”他出發向南去,在安全允許的情況下,盡可能保持在靠近山峽邊緣的地方。

稍后,他們聽見下面食人魔隊伍經過,崔斯特轉回山緣,然后再往下走一點,越過邊緣,在不太陡峭的部分擇路而下。

瑞吉斯喘息連連,艱難地前進,但還是設法能夠跟上。很快,半身人和卓爾精靈站在了峽谷的地面上,那支隊伍遠遠的在北面,主洞穴群所在的那座小山就在南邊,山洞入口相當明顯。

“你準備好了嗎?”崔斯特問瑞吉斯。

半身人使勁咽了口口水,單獨跟危險的崔斯特一起出發并沒讓他太興奮。他遠遠更喜歡讓布魯諾和沃夫加穩健地站在他前面,讓凱蒂布莉兒用她致命的弓在他后面掩護,但很明顯,崔斯特不打算讓這個直接進入敵人巢穴的機會錯過。

“繼續前進,”瑞吉斯聽見他自己說,盡管這些話從他嘴里出來時他幾乎不能相信。

聽見從下面和山丘洞穴群外面傳來的喊叫,希拉·克里團伙的四個頭領都一起從他們的屋子里出來。

“卓古魯加派遣了一支隊伍去調查,”貝蘭尼告訴其他人。女巫的房間面向北方,即騷動所在的方向,還擁有一扇門通向外面的平臺。

“你去做同樣的事,”希拉告訴她說。“準備好你的占卜用具,看看是什么朝我們而來。”

“我聽到叫喊,關于一條白色蠕蟲,”女巫回答。

希拉搖搖頭,火焰般的紅發狂亂地飛舞。“太容易了,”她奔出屋子時咕噥道,她沿著彎曲傾斜的通道奔走,這條通道通向卓古魯加和布魯格的房間,茱爾·派帕緊跟其后。

然而勒羅里內沒有動,只是站在走廊里,會意地點點頭。

“是那個卓爾精靈嗎?”貝蘭尼問。

精靈笑了笑退回自己的房間里,關上門。

貝蘭尼獨自站在公共區域,她只是搖搖頭,深吸了一口氣,考慮現在正向他們而來的究竟是不是崔斯特·杜堊登和廳堂戰友。女巫希望真的是白色蠕蟲導致了騷亂,不管將那怪物驅走要花費多少代價。

她走回自己房間里,開始施展一些占卜法術,想要看看外面,看看北面有麻煩的地區,并順便看看莫里克,僅僅核實一下他的忠誠究竟向著哪里。

稍后不久,勒羅里內又溜出來,沿著希拉與茱爾走過的方向走去。

卓古魯加的房間完全處在混亂之中,女食人魔兩個高大的隨從來回奔走,綁上護具,提起沉重的武器。卓古魯加平靜地站在房間一側一個打開的櫥柜前,它的擱板上放滿了藥劑瓶。卓古魯加一個個地將它們抹下來,放了一些在口袋里,其余的分成兩堆。

房間的后方,布魯格留在吊床里,這個食人魔的兩條腿懸在外面,一邊一條。如果騷亂讓布魯格感到一點點焦慮,這個懶洋洋的怪獸也沒有顯示出來。

勒羅里內走向他。“他會找到你的,”精靈警告說。“卓爾精靈為戰錘而來,這已經被預見到了。”

“卓爾精靈?”大個子食人魔問。“沒有該死的卓爾精靈。是白色蠕蟲。”

“也許吧,”勒羅里內聳聳肩答道,他的樣子清楚地告訴布魯格,精靈根本不信所有的騷動是那樣一個生物引起的。

“卓爾精靈?”食人魔問道,布魯格似乎突然不那么堅信了。

“他會找到你。”

“布魯格會砸扁他!”食人魔一邊嚷一邊站起來,或者至少試圖站起來,盡管這一動作差點讓他跌出搖搖晃晃的吊床。“不準拿走布魯格的新錘子!砸扁他!”

“砸扁誰?”卓古魯加在房間另一頭喊道,看到勒羅里內在布魯格旁邊,女食人魔皺起眉頭。

“不那么容易,強壯的布魯格,”精靈解釋說,故意不去注意丑陋的卓古魯加。“來吧,我的朋友。我會展示給你看,如何最有效地擊敗黑暗精靈。”

布魯格看看勒羅里內,又看看皺著眉頭的伴侶,然后視線又回到精巧的精靈。巨大的食人魔讓自己從吊床里出來,把艾吉斯之牙扛在肩頭,臉上的表情告訴勒羅里內,他有興趣學習關于卓爾精靈的知識,同樣有興趣激怒卓古魯加。怪物巨大的身體與肌肉使得那柄強大的武器相形見拙,看上去更象一把木匠的錘子。

勒羅里內最后瞥了一眼卓古魯加,確認暴躁的女食人魔沒有準備沖過來,他領著布魯格走出房間,向上走回斜坡,走向上一層的北端,并重重地敲打貝蘭尼的門。

“他在這上面干嗎?”片刻之后,女巫來應門時問到。“希拉不會贊成的。”

“你了解到些什么了?”勒羅里內問。

一陣陰云掠過貝蘭尼的臉。“不止一條白色蠕蟲,”她確認說。“我看到一個矮人和一個高大的人類正在接近我們的位置,跑得很疾。”

“很可能是布魯諾·戰錘和沃夫加,”勒羅里內回答。“卓爾精靈怎么樣?”

貝蘭尼聳了聳肩,搖搖頭。

“如果他們來了,那崔斯特·杜堊登也來了,”勒羅里內堅持說。“外面的戰斗很可能是聲東擊西。看看更近的地方!”

貝蘭尼對精靈皺起眉頭,但勒羅里內沒有收回他的話。

“崔斯特·杜堊登也許已經在山洞群里了,”精靈補充說。

這讓貝蘭尼臉上的怒氣消失了,她走回自己的房間,關上門。片刻之后,勒羅里內聽見她在施法,他帶著微笑看著貝蘭尼門上的木頭似乎膨脹了一點,使得門緊緊地接合在門框上。

勒羅里示意布魯格跟上,并走向另一扇門,他極力控制住不笑出聲,也從來也沒有這么緊張過。

瑞吉斯將他天真的臉貼在石頭上,氣也不敢喘。他聽見另兩個粗野的家伙的吵嚷聲,伴隨著一個更象人類的吼叫聲,他們走過他和崔斯特的位置,向著山谷走去,去察看他們的同伴們。

崔斯特正躲在他身邊,這讓半身人相當放心——直到他得以將臉轉向那邊,發現卓爾精靈不見了。

恐懼在瑞吉斯心中升起。他可以聽見那三個正在詛咒著的敵人就在他身后。

“該死的,太冷了,要去追蹤影子!”那個人類吼道。

“大蟲子,”一個食人魔說。

“那會好一點嗎?”人類嘲諷地問。“別管那個難看的東西,它會爬走的!”

“大蟲子殺了邦寇!”另一個食人魔憤怒地說。

那個人類想要回應——很可能是要否決一個死食人魔的重要性,瑞吉斯意識到,但顯然他想到了最好該怎么辦,只是低聲詛咒著。

他們徑直走過半身人的位置,如果他們再靠近一點,一定會正好擦到瑞吉斯的臀部。

直到他們的聲音減小得相當多,半身人的呼吸才輕松了點,但他仍然站在陰影里,緊靠著墻壁。

“瑞吉斯,”傳來一聲低語,他抬頭看見崔斯特在他上方的壁架上。“快點跟上。進入山洞沒有障礙。”

半身人聚集起他所有的勇氣爬了上去,抓住卓爾精靈伸出的手。兩人沿著狹窄的脊梁掠去,在大山洞一角一堵由大塊石頭堆成的墻后面。

崔斯特向四周窺探,然后溜了進去,拖著瑞吉斯在他身后。

不久之后,山洞變窄,成了一條坑道,水平前進,分叉通往兩三個地方。空氣中有煙熏的味道,火炬不等距地排列在墻上,它們舞動的火焰照亮著這個地方,伴隨著狂亂伸展與收縮的影子。

“這邊,”瑞吉斯說著在一個岔路口溜過卓爾精靈身邊,沿著左側走去。他試著回憶起羅比拉德告訴他關于這個地方的一切,因為法師曾經對這一地區做了一次徹底的細察,甚至找到向上的路,稍稍進入山洞群中。

有些地方地面向下傾斜,另一些地方則向上,盡管兩人大體上是在下降。他們穿過一些沒有火炬光芒的黑暗房間,另外一些房間里布滿了阻斷道路的石筍,鐘乳石帶著威脅從上方惡意地瞟著他們。墻上排列著許多巖石平臺,起伏地伸向奇跡般的巖層,或者伸向一片片被水刷平的巖石,它們看上去就象在流動一樣。許多較小的坑道以每一個想象得到的角度延伸開去。

很快,瑞吉斯減慢了速度,在他們前方,開始聽得到刺耳的嗓音。半身人轉向崔斯特,臉上帶著驚恐的表情。他用力指了指前方,走廊在那兒繞向左邊,然后轉回到右邊,逐漸上升。

崔斯特看到了信號,示意瑞吉斯等待一會兒,然后溜向前方,進入陰影,他如此優雅、迅速和安靜地移動,以至于瑞吉斯眨了許多次眼睛,懷疑他的朋友是否就這樣消失了。然而他的驚愕一消散,半身人就記起了他在哪里,注意到他現在單獨一人這個事實。他迅速溜進了邊上的陰影。

一小會兒之后,卓爾精靈回來了,令瑞吉斯大大地松了口氣,他的臉上帶著微笑,顯示他已經找到了要找的區域。崔斯特領著他轉過一個彎,走上一小段斜坡,然后走上幾級半天然半雕琢的臺階,進入一個向左擴展的洞室,沿著一個破碎的巖石高臺,大約到卓爾精靈的胸口那么高。

嗓音現在更加近了,就在前方下一個轉角處。崔斯特向左跳上去,然后回過來伸出手,把瑞吉斯拉上來到他身邊。

“許多松散的石頭,”卓爾精靈輕聲地解釋。“得非常小心。”

他們緩緩移動,穿越較寬的區域,盡可能地靠近墻壁,直到他們來到一片沒有碎石的地區。崔斯特靠著那兒的墻壁彎下身,把手伸進一個小凹洞,抽回來,手指聚在一起搓了搓。

瑞吉斯會意地點點頭。灰燼。這是一個天然的煙囪,羅比拉德在飛回朋友們那兒時向他描述過的那個,他后來對崔斯特描述過的那個。

卓爾精靈首先進去,熟練地彎曲身體,在狹窄的洞中向上滑行。就在瑞吉斯可以考慮他面前的道路之前,就在他可以停下來聚集勇氣之前,他聽到了許多嗓音正沿著他背后的走道移動。

他走了進去,進入了絕對黑暗,他移動雙手,尋找搭手的地方,在卓爾精靈后面摸索著讓自己向上方推進。

對于崔斯特來說,仿佛突然回到了幽暗地域,回到了獵人的領域,在那兒,如果他要有任何的生存機會,他的感官必須非常完美。隨后,他聽到了如許多的聲音:遠處滴落的水;石頭相互摩擦的聲音;下方遠處傳來的喊叫從巖石的罅隙中漏出來。他持續攀爬時能夠用敏銳的指尖感覺到那些噪聲,他減慢速度僅僅因為知道瑞吉斯可能無法跟上。崔斯特是幽暗地域的生物,在那兒,天然的管道很普遍,在那兒,即使是半身人優良的夜視能力也完全沒用,他可以爬上這條狹窄的管道,跟瑞吉斯跑過一片星光照耀的草地一樣迅速。

卓爾精靈慨嘆于石頭的紋理,感受著這座小山的生命,它曾經充滿了奔流的水。光滑的邊緣使得攀升時比較舒服,墻壁也足夠凹凸不平,因而光滑并沒有給攀登帶來太多不利的影響。

“崔斯特”他聽見下面的低語,知道瑞吉斯陷入了困境。

卓爾精靈回下去,最后把腳伸下去,讓瑞吉斯能夠抓住。

“我該跟其他人留在一塊兒的,”當半身人終于越過困難的地段時,他低語道。

“胡說,”卓爾精靈回答。“感受你周圍山的生命。我們會在這里找到對朋友們有用的方法,也許是關鍵的。”

“我們還不知道戰斗會不會進行到這里。”

“即使它沒有進行到這里,敵人不會預期我們在這兒,他們的后方。跟上。”

他們就這樣前進著,在山的內部越升越高。不久,他們聽見一些大型類人生物低沉的嗓音,隨著他們的上升變得越來越響。

一條稍稍向下的短坑道從這根管道分出去,一些熱氣從中升上來,低沉的嗓音從那兒傳過來,響亮而清晰。

崔斯特在這塊比較開闊的地方等待瑞吉斯爬上來,到達跟他相同的高度,然后他沿著側道移動,來到了一個出口,在寬大壁爐中一堆即將熄滅的炭火上方,炭火黯淡地燃燒著。

壁爐的出口比傾斜的坑道底部稍稍高一點,因此崔斯特可以觀察到外面的大屋子,那兒有三個食人魔,其中一個是有著奇異紫色皮膚的女性,它們正四處忙亂,系著皮帶,檢查著武器。

崔斯特清楚地注意到,在屋子一側有另外一條磨損很厲害的通道,向上傾斜。卓爾精靈回到瑞吉斯等著的地方。

“上去,”他低聲說。

他停了一下,拉出他的水袋,把襯衣上部蘸濕,并拉起來蓋住臉的下半部,以遮擋煙塵。崔斯特幫助瑞吉斯同樣做,然后他出發了。

僅僅三十呎高處,兩人來到一個類似管道集中點的地方。主管道繼續向上,但五條支路以不同高度和角度分岔出去,熱氣和一些煙塵涌向兩人。而且這些分支的坑道顯然是手工刻鑿的,其風格有別于食人魔的手所為,是較小的手所為。

崔斯特打手勢示意瑞吉斯慢慢地跟上,然后沿著他認為最直接通往北方的坑道爬行。

這個壁爐中的火燃燒得比較亮,而幸運的是,木材不是很濕,沒有很多煙升上來。同時,通向這個壁爐的煙囪角度比較陡,因此崔斯特無法觀察到外面的屋子。

卓爾精靈花了點時間將他的長發束到后面,并將其蘸濕,然后他跪下來,深吸一口氣,腦袋在先,象蜘蛛一樣沿管道側邊爬下去,直到他能把臉伸出壁爐上沿之下,火焰在他下方不遠處燃燒,火星升上來刺痛著他。

這個屋子顯得跟下面食人魔的房間很不同。布滿了精良的家具與地毯,還有一張豪華的床。對面有一扇虛掩的門,通向另一間屋子。崔斯特在那兒無法辨別出很多東西,但他確實看清了幾張桌子,鋪蓋著一些也許在煉金術工房里才能看見的設備。并且,穿過第二間屋子,隱約可見另一扇門,顯得更厚重一點,日光從它周圍滲進來。

現在他的興趣被提起來了,但這很不合時宜,因為他不得不從強烈的熱氣中退回來。

他回到瑞吉斯所在的管道集中點,形容了一下他所看見的。

“我們該出去,試著找到其他人,”半身人建議,崔斯特點點頭表示同意,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一個響亮的聲音沿著另外一條支道回響。

“布魯格砸扁他!不準拿布魯格的新錘子!”

卓爾精靈出發了,瑞吉斯緊跟在后。他們來到另外一條陡峭的管道,在另一個壁爐邊,這一個幾乎沒有在燃燒。崔斯特倒轉身,向下探出頭。

那兒站著一個食人魔,一個巨大,丑陋,憤怒的怪獸,它在一條手臂末端輕松地揮舞著艾吉斯之牙。在它后面,站著一個纖瘦的精靈劍士,正以安撫的語氣跟食人魔說話。

卓爾精靈等也沒等瑞吉斯,一個筋斗翻下火爐,在余燼上站了一會兒,然后大膽地走出去,進入房間。

三個朋友沿著山脊全速奔跑,當聽見食人魔增援部隊從下面小山里出來的喧鬧聲,他們偏離開山緣。第二隊怪獸從山脊上方的小山中出來,在雪中沖過來,他們不得不偏離直線路徑更遠一些。

“里面可能還要多很多,”凱蒂布莉兒指出。

“那就更有理由去那兒了!”布魯諾吼道。

“崔斯特和瑞吉斯很可能已經接近那個地方了,如果還沒有進去的話,”沃夫加補充說。

女子手中擎著弓,示意前進。

“你要招出那只豹子嗎?”布魯諾問。

凱蒂布莉兒瞥了一眼她的腰帶,她把關海法的雕像放在了那兒。“當我們接近時,”她回答。布魯諾只是點點頭,完全信任她,然后沖過去跟在沃夫加后面。

前方,沃夫加突然伏下身子,又一個食人魔跳離小山,越過一條小溝,到達山脊的斜坡上,這個粗野的家伙向他襲來,猛力揮舞著一根沉重的棍子。

沃夫加輕松地躲過去,然后一踢一劈,在那個粗野的家伙后肩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食人魔剛開始轉身,但隨后突然傾倒下去,因為布魯諾猛烈地沖了過來,將斧子劈入它的膝蓋骨。

它號叫著倒了下去。

“了結它,女兒!”布魯諾一邊命令,一邊跑過去,奔向小山。然而矮人滑動著停下來,被那條分開小山與斜坡的溝阻擋住了,這條溝對他來說太寬了,無法跳過去。

隨后,布魯諾不得不撲向一邊,因為一塊巖石從小山的側坡上,就在他上方某處向他飛來。

沃夫加過來了,高喊著“坦帕斯!”,躍過溝壑。野蠻人撞在一些巖石上,但他很快在一條沿著斜坡蜿蜒而上的狹窄小徑上穩住了自己。

“該把我先扔過去的,”布魯諾一邊抱怨,一邊再次向邊上一撲,另一塊巖石落在他身邊。

矮人確實找出了一條能將他帶到那條蜿蜒小徑上的道路,但他知道,到達那里時,自己將遠遠落在沃夫加后面。“女兒!我需要你!”他叫道。

他回過身看見那個倒下的食人魔又顫抖了一下,另一枝箭深深沒入它的頭顱。

凱蒂布莉兒沖上前,單膝跪下,向著那個隱藏著的投石手射出了一連串的箭。那個粗野的家伙再次冒出來,手中高舉著石頭,但當一枝箭嗖地飛過,它就縮了回去。

凱蒂布莉兒和布魯諾聽見戰斗的吼聲,沃夫加遇上了那個粗野的家伙。矮人跑開去,而凱蒂布莉兒把那個瑪瑙雕像扔到地上召喚豹子,然后又讓她的弓繼續開工。因為沃夫加所在位置的上方高處有一道脊梁,那上面來了一個新的威脅,一群弓箭手正放著箭,而不再是扔石塊。

“是他們嗎?”盜賊莫里克一邊問一邊推向貝蘭尼私人房間堅固的門。他抬頭看看膨脹的木頭,知道女巫用魔法封鎖了它。“貝蘭尼?”

作為回應,門仿佛排瀉出一股氣,縮回了正常大小,莫里克小心地走進去。

“貝蘭尼?”

“我相信你朋友和他的伙伴們已經來取回那戰錘了,”莫里克正前方傳來一個聲音。他幾乎從靴子里跳了出來,因為他看不到站在面前的女子。

“法師,”他嘀咕著鎮定下來。“希拉·克里在哪兒?”

沒有回答。

“你只是聳了聳肩?”盜賊猜測說。

貝蘭尼隨即發出的咯咯笑聲告訴他是的。

“那你怎么辦?”莫里克問。“你就躲在這里,還是參與沖突?”

“希拉命令我占卜騷動的來源,那我就這么做嘍,”隱身的女巫回答。

莫里克臉上綻開一個笑容。他非常明白貝蘭尼含糊的回答意味著什么。她要在決定自己的策略前等著看誰會勝出。這一刻,盜賊對女巫的敬意提升了不少。

“你能再施展一次這個法術嗎?”他問。“為我?”

他還沒問完這個問題,貝蘭尼就開始施法了。不一會兒,莫里克也從視界中消失了。

“只是一個小法術,”貝蘭尼解釋說。“它不會持續很久。”

“足夠長了,可以讓我找到一個黑窟窿躲進去,”莫里克回答,但他突然停下來,因為聽到了外面山下遠處的聲音。

“他們正沿著小路殺過來,”女巫解釋說。

片刻之后,貝蘭尼聽到另一間屋子里傳來吱吱嘎嘎的聲音,并看到光線增強了,因為莫里克走出了外面的門。女巫走到屋子的一側,然后聽到對面一聲驚呼——從勒羅里內的房間里傳來。

(方向鍵)[](方向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冰風谷-劍之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