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龍槍傳奇  >>  目錄 >> 第七節 黑玫瑰騎士

第七節 黑玫瑰騎士

作者:Tracy Hickman,Margret Weis  分類: 龍槍系列 | 歐美 | Tracy | Hickman | Margret | Weis | 龍槍傳奇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龍槍傳奇 第七節 黑玫瑰騎士

龍槍傳奇·第七節黑玫瑰騎士_/龍槍傳奇/TracyHickman,MargretWeis_爬爬書庫_

龍槍傳奇TracyHickman,MargretWeis

第三卷試煉之卷

第七節黑玫瑰騎士

爬爬書庫

索思爵士坐在孤寂的達加堡廢墟中那張斑駁,焦黑的王座上。

橘色的雙眼在無形的眼窩中熊熊的燃燒著,這是那飽經摧折的索蘭尼亞騎士盔甲中還隱藏著被詛咒的生命唯一的線索。

索思孤單的坐著。

死亡騎士趕走了所有的隨待,那些生前為他效忠,死后也跟著一起受到詛咒,必須永恒追隨他的騎士。他也趕走了那些怨靈,是那些精靈**導致了他的墮落,因此注定必須和他度過永劫的黑夜。數百年以來的夜晚,索思爵士都命令這些不幸的**和他一起熬過被詛咒的每一分、每一秒。每天晚上,當他坐在殘破的王座上時,他強迫她們永無休止的吟唱那首敘述了他和**間的悲劇的歌謠。

那首歌給索思帶來苦澀的折磨,但他欣然接受這痛苦。這比在其它時候必須忍受的絕對空無要好上不只十倍。但,今夜,他并沒有聆聽這首歌。相反的,他傾聽著自己的故事,傾聽著這如同夜風**過這座殘破廢墟所發出來的清柔悲嘆聲一樣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高階的索蘭尼亞騎上。那時我擁有一切,英俊、有魅力、娶了一個即使不算美麗卻家財萬貫的**。我的騎士們都對我忠心不貳。沒錯,人們羨慕我,羨慕達加堡的索思爵士。”

“在大災變降臨前的那個春天,我和隨從們離開了達加堡,前往帕蘭薩斯。騎士評議會正準備要展開,而這需要我的出席。我對于評議會一點都不感興趣,因為每次的評議會都在枝微末節的規章上永無止盡的爭吵。但是一群騎士聚集在一起一定會有美酒、聊天的好伙伴、有關冒險和戰爭的故事。那才是我去的原因。”

“我們不疾不徐的騎著,一點也沒有趕路的急迫,每天都是在吹噓和歌曲中度過。如果可能的話,晚上我們會住在旅館中,萬一不行,我們也毫無怨言的睡在滿天星斗之下。那時還是早春,天氣很好。陽光暖洋洋的照在我們身上,清和的微風降低太陽所帶來的熱度。那年春天,我三十二歲。生命中的一切都非常順利。那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

“然后,有天晚上,我詛咒那天晚上閃耀著的該死銀月!我們在野外扎營。一聲叫喊聲劃破黑暗,讓我們從沉睡中驚醒。那是名女子的叫聲,然后是許多女子的驚呼聲,混雜在食人巨魔粗魯的喊叫聲中。”

“我們抓起武器,不假思索的投入戰斗。那場勝利十分容易,因為他們只不過是群強盜而已。大多數的食人巨魔一看到我們就逃得無影無蹤,但是他們的首領不知道是太過勇敢還是喝醉了,拒絕放棄到口的豬物。我個人并不怪他,因為在他手上的是一名美麗的精靈女子。她的風采在月光下散發出光芒來,她的恐懼只更增加了她脆弱的美麗。我單槍匹馬的向他挑戰。經過一番搏斗之后,我獲勝了。我也獲得了獎品,啊,多么甜美苦澀的獎品啊。我抱著那名昏倒的精靈女子回到她同伴的身邊。”

“我現在依舊可以看見她柔細的金色長發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的模樣。當她醒過來的時候,我可以看見她的雙眼看著我。現在我還是可以看見那雙眼中滿溢著她對我的愛。她也從我的眼中看見了我所無法隱藏的仰慕之情。我的妻子、我的榮譽和我的城堡,這一切都在那一眼中四散飛舞。”

“她開口道謝;啊,那是多么嬌羞的神情哪!我將她送回那些精靈**身邊,她們是取道帕蘭薩斯前往伊斯塔朝圣的牧師。她只是個司祭。她在這次的朝圣之旅中將會晉升成為真正的神眷之女。

我將她交給那群女子,和我自己的手下回到營區。我試著要入睡,但是那苗條、年輕的身體仿佛仍舊躺在我的臂彎里。我從沒有像這樣被炙烈的熱情所折磨。“

“當我睡著的時候,我的夢是場甜美的試煉。當我醒來的時候,必須要和她分離的想法像是把刀子一樣刺穿了我的心。我拂曉就起床,回到了精靈的營地。我編造出一個路上有地精劫掠的謊言,輕易的說服了那些精靈**接受我們的護衛。我的手下當然更不會反對和這些可人的伴侶一同旅行,所以我們和她們一起出發了。但這并沒有減輕我的痛苦。相反的更加劇了我的思念。我日復一日的看著她,騎在我身邊,但還不夠靠近!夜復一夜的我孤枕難眠,思緒混亂不已。”

“我想要她,比任何人都想要她。但是,我是名騎士,我立下重誓要遵守騎士信條和規章,我更立下了神圣的誓言要忠于我的妻子,身為領袖,我更必須要帶領著屬下迎向榮耀。我天人交戰了許久,最后,我相信自己終于戰勝了邪念。明天,我就要離開,我對自己說;祥和平靜的感覺浸浴我全身。”

“我真的打算要離開,而且已經決定動身了。但是,該死的命運捉弄了我!我在距離營區很遠的森林中打獵,卻遇到了被派出來采集草藥的她。”

“她孤身一人,我也是一樣。我們的同伴都在很遠的地方。我在她眼中看到的愛火依舊燃燒著。她解開了發帶,如云的金發落在她的腳邊。我的榮譽、我的決心都在一瞬間被欲望的烈火燒得灰飛煙滅。她在我的**下很容易就落入了我的掌握中,可憐的小東西。一個炙熱的吻,然后另一個。我將她輕輕的放在翠綠的草地上,我的手**著她,我的唇封住了她軟弱的抗議……我徹底占據她的身心……吻去她的淚珠……”

“那一夜,她又再度來到了我的帳棚中。我迷失在幸福的海洋中。我當然對她立下了海誓山盟。不然我還能怎么辦?一開始,我不是真心的。我怎么能夠?我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一名富裕的妻子。我需要她的金錢資助。我的開銷很大。但是,有一夜,當我抱住那精靈女子的時候,我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放棄她。我做了適當的安排,讓我的妻子永遠的消失……”

“我們繼續旅程。但是此時,精靈女子們開始懷疑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我們白天很難隱藏我們之間秘密的微笑,更把握每個機會偷偷相聚。”

“到了帕蘭薩斯城之后,我們必須分開。精靈女子們在教皇本身親臨城中時所居住的華宅中住了下來。我的手下們在旅店中安身。因為我沒辦法前去找她,所以我很有信心她必定會找到和我相會的方法。第一個晚上過去了,我還不怎么擔心,第二個晚上,第三個晚上依舊音訊全無。”

“最后,我房間的門上傳來了敲門聲。但那并不是她。而是索蘭尼亞騎士的天位騎士,身邊跟著三種不同信仰的騎士領袖。當我一看到他們的時候,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她發現了真相,出賣了我。”

“最后我才知道,背叛我的并不是她,而是那些精靈**。我的愛人病倒了,當她們替她治療的時候,發現她懷了我的孩子。她沒有告訴任何人,甚至連我都不知道。她們告訴她我已經結婚了,更糟糕的是,有關我妻子神秘消失的消息正好在這個時候傳到了帕蘭薩斯城。”

“我遭到了逮捕。被押著在帕蘭薩斯城的大街上游街示眾。我成了那些賤民粗俗笑話和咒罵的箭靶。他們喜歡看見騎士被貶低到和他們相同的地位。我發誓,總有一天,我將會對他們和他們的美麗城市展開復仇。但當時一切看起來都已經絕望了。我的審判十分的快速。我被判死刑,因為我背叛了騎士精神。我被剝奪了領地和頭銜,將會被人以我家傳的寶劍割開喉管。我接受這樣的懲罰。由于我依然認為是她出賣了我,所以我甚至期待死亡的降臨。”

“但是,在我即將赴死之前,我忠實的伙伴們將我救了出來。

她和他們在一起。她把一切告訴了我,她也告訴我她腹中懷了我的小孩。“

“她說,那些精靈**原諒了她,雖然她再也不能夠成為神眷之女,但是她仍然可以和族人居住在一起,但她的不名譽將會跟著她一起進人墳墓中。可是她無法忍受不和我道別就離開。她愛我,再也沒有比這個更明顯的事情了。但是我可以看得出她所聽到的故事讓她感到很困擾。”

“我撒了一些有關我妻子的謊,她也天真的相信了。如果我告訴她白天就是黑夜,她也會相信的。當她放下了心頭的重擔之后,她同意和我私奔。我知道這是她來找我真正的原因。我的手下跟隨著我們,我們逃回了達加堡。”

“那是段非常艱險的旅程,一路不斷的被其他的騎士追擊。但是我們最后還是抵達了目的地,并且死守在城堡中。那是個易守難攻的地方,因為它位在險峭的懸崖上。我們擁有大量的存糧,可以讓我們很輕易的度過即將到來的冬天。”

“我應該已經**于我的新生活和新的新娘,那場婚禮真是諷刺啊!但是我那時心中充滿了罪惡感,更糟糕的是,我在懷念我失去的榮譽。我意識到自己雖然逃出了囚籠,卻只是被困人另外一個因牢中,而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逃出了死神的魔掌,卻面臨了黑暗、痛苦的生活。我變得明郁、悶悶不樂。我一向容易被激怒、容易動手,現在變得更糟糕了。在我毆打了幾名仆人之后,他們全都逃光了。我的手下開始躲我。然后,某天晚上,我竟然打了她——我深愛的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給我安慰和同情的她!”

“看著她眼眶中的淚水,我看見了自己所變成的怪物。我將她摟入懷中,懇求她的諒解。她如云的秀發包圍著我,我可以感覺到小生命在她的腹中踢動著。我和她兩人一起跪在地上懇求帕拉丁。

我告訴神,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價來換回我失去的榮譽。我只要求我的兒子和女兒不需要負擔我的恥辱。“

“帕拉丁回應了。他告訴我有關教皇的事,告訴我教皇準備對諸神所提出的無理要求。他告訴我,除非有人愿意像修瑪一樣為了無辜者而犧牲自己,否則整個世界都將感受到諸神的怒氣。”

“帕拉丁的圣光籠罩著我。我飽經折磨的靈魂被祥和之氣所包圍。如果能夠拯救世界,并且讓我的子女在榮耀中成長,我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我騎往伊斯塔,全心全意的想要阻止教皇,滿心歡喜的知道帕拉丁與我同在。”

“但是,另外一位神,黑暗之后,在那次的旅程中也和我同行。

她喜愛看著那些受折磨的靈魂痛苦掙扎。她用什么來擊敗我?就是那些精靈**,那些和我一樣服侍著相同神只的牧師。“

“這些**早已忘卻帕拉丁的圣名。她們和教皇一樣,被自以為是的善良所遮蔽,什么都看不見。我卻也毫無戒心的讓她們知道了我的任務。她們感到無比的恐懼。她們不相信諸神會懲罰這個無知的世界。她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有一天能讓克萊恩上只有善良(也就是精靈們)能夠生存。”

“她們必須要阻止我。她們也成功了。”

“黑暗之后十分的狡詐。她知道男人內心深處的黑暗。即使我面前有千軍萬馬,我也會義無反顧的殺上去。但是精靈**的溫言軟語像是劇毒一樣的滲透進入了我的血液之中。她們說,我的精靈妻子實在太聰明了,可以這樣輕易的擺脫我。現在她有了我的城堡、我的財富,一切都只屬于她一個人,不需要再受到人類丈夫的拖累。我真的確定那肚中的嬰兒是我的嗎?她和我許多的手下都曾經一同出現過。當那天晚上她離開我的帳棚之后,誰知道她又去了哪里?”

“她們并沒有說謊。她們從來沒有直接說她的壞話。但是她們的話語呼咬著的我的靈魂,折磨著我。我還記得她們所說的話、那些可能性、臉上的表情。我很確定我已經被出賣了。我可以捉奸在床!我一定會殺了她!我要把那個**折磨到死!”

“我轉身離開了伊斯塔。”

“我一回到家,立刻踢倒了城堡的大門。我的妻子警覺到狀況的不尋常,立刻站起來迎接我,手中還抱著她的嬰兒。她的臉上有著絕望的神情,而我卻將它當作罪惡感的顯露。我詛咒她,更詛咒那個小孩。就在那一瞬間,著火的大山擊中了安塞隆大陸。”

“星辰從空中墜落。地面開始搖晃,爆裂開來。一盞裝有數百支臘燭的吊燈落了下來。一瞬間我的妻子就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

她知道自己無法逃過一死,但是她拼著最后一口氣將孩子遞給我,希望能夠讓他進過這悲慘的命運。但當時我的心中充滿了妒火,我遲疑了,最后甚至轉過身去。“*”在她死前,她將諸神的怒火投射在我的身上。‘今夜你必將死在烈火中,’她尖聲嘶吼道,‘你的兒子和我將會落得一樣的下場。

但你將會永遠活在黑暗中。你今晚的愚行每害死一個人,你都必須替他們再活一次!‘她在慘叫聲中死去。“

“火勢擴散開來。我的城堡很快就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我們用盡辦法都無法撲滅這奇異的烈火。它甚至連巖石都燒融了。我的手下試著逃跑。但是,就在我的眼前,他們一個個的爆成火球。在城堡中,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一個活口。我孤單的站在雄偉的廳堂中,四周都被熊熊的烈火所包圍。我眼睜睜的看著火焰越逼越近……越逼越近……”

“我在難以用筆墨形容的痛苦中死去。當死神終于降臨的時候,我卻依舊無法解脫。因為,我閉上眼,卻被迫再度睜開,接受永無止休的折磨。在無盡的歲月里,夜復一夜,我坐在王座上,聽著那些精靈**唱著我的故事。”

“但是,奇蒂拉,這一切在你的出現之后就結束了……”

“當黑暗之后召喚我來為她在戰場上效力,我告訴她我愿意為第一個有膽在達加堡中過夜的龍騎將效命。只有一個膽大包天的家伙敢這樣做,那就是你,我的美人。你,奇蒂拉。我因為這件事而欣賞你。我欣賞你的勇氣、你的劍術以及你從不動搖的決心。我在你的一舉一動之中看到了我自己。我看到了我本來可能成為的英雄。”

“當我們在黑暗之后垮臺的混亂中逃出奈拉卡之后,我協助你殺死了其它的龍騎將。我幫助你抵達了圣克仙,我讓你在那邊再度建立起你的大軍。當你的弟弟雷斯林試圖挑戰黑暗之后時,我協助你試圖破壞他的計劃。的確,我對于你反而被他利用并不感到驚訝。在我遇過的所有生靈中,他是我唯一恐懼的對手。”

“我甚至對于你的風流韻事感到十分的有趣,我的奇蒂拉。我們死靈是沒有辦法感覺到欲望的。那是血液中流動的熱情,而我們冰冷的肢體中已經沒有了這些維持生命的液體。我看著你**那個弱小的半精靈坦尼斯,把他整得七葷八素,我和你一樣**這整個**。”

“但是奇蒂拉,看看你現在變成了什么樣子?主人變成了奴隸。

為了什么?只是一名精靈!喔,當你提到他的名字時,我可以看見你眼中的烈火。當你拿著他的信時,我可以看見你手微微的顫抖。

當你應該花時間規劃作戰的時候,你竟然分心思念著他。甚至你的將軍們都再也無法吸引你的注意力。“

“沒錯,我們這些死靈沒有辦法感覺到欲望,但是我們可以恨,我們可以嫉妒,我們可以著迷。”

“我可以輕易的殺死達拉馬,這個學徒相當不錯,但卻不是我的敵手。他的主人?雷斯林?啊,那就沒有這么簡單了。”

“在無底深淵中的吾主啊,小心雷斯林!他將是你所面臨的最大挑戰,而且,最后,你必須要單獨面對他。在你的空間中沒有我置喙的余地,黑暗陛下。但是,也許我在這里可以幫得上忙。”

“沒錯,達拉馬,我可以殺了你。但是我知道死是什么感覺,那只不過是種短暫的折磨。他的確會帶來痛苦,但很快就結束了。

有什么能比茍延殘喘在這個活人的世界上,聞著他們的血肉、聽著他們的笑語,知道這些永道永遠都不會是你的來得更痛苦?但是,黯精靈,很快的你就會知道了:“

“至于你,奇蒂拉,記得這件事。我寧愿忍受這種痛苦,我寧愿再被折磨一百年,我也不愿意見到你再度躺在活人的臂彎中!”

死亡騎士沉思著,他的心思如同包圍著城堡的多刺黑玫瑰一樣的繁復糾纏。骷髏戰士們在廢墟中來回巡邏著,每個人都固守在生前的崗位上。精靈**們揮舞著干枯、毫無血肉的手,哀泣著她們不幸的命運。

索思什么都聽不見,什么都感覺不到。他坐在焦黑的王座上,目不轉睛的瞪著地板上一塊漆黑的痕跡。在這么多年來,他用盡自己的所有法力都無法消除的痕跡……一個**的陰影……

最后,隱形的嘴唇露出了微笑,橘色的火眼在永夜中突然暴射出光芒。

“你,奇蒂拉,將會永遠成為我的人……”

(方向鍵)[](方向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龍槍傳奇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