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目錄 >> 尾聲(1)

尾聲(1)

作者:更俗  分類: 都市 | 商戰風云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官路 | 商途 | 官商 | 張恪 | 更俗 | 重生之官路商途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官路商途 尾聲(1)

李在珠從李健熙在漢南洞的私宅退出來,金南勇一直在外面的車上等他,待他進車來,問道:“會長怎么說?”

“會長沒有多說什么”,李在洙這時候并不清楚他叔叔心里真實的想法,推測道“酒會上鬧出這樣的丑聞,又值連錦湖收購現代半導體的液晶業務。不管那個人真實的想法是什么,酒會丑聞都實際上轉移了國內媒體的視野,給錦湖收購案減弱了輿論壓力,你說會長會怎么想?”

金南勇點點頭,他與李在洙在中國多年,跟錦湖接觸也久,對張恪的行事風格多少有些了解,雖然酒會丑聞一事讓他們有許多不理解的地方,但是也覺得張恪沒有必要親自站出來炒作這個丑聞;李馨予住進青年公寓之后,事實上也沒有跟張恪特別的親密,這一點,他們或多或少是能看出來的。

一開始就選擇了閉嗩,金南勇跟李在洙也就只能一直都選擇閉嘴,總部這邊會做什么判斷,他們只有冷眼旁觀。

金南勇還記得在酒會給張恪當眾惡語訓斥的羞辱,李在洙也氣苦三星的手機業務在中國市場有再次給錦湖打壓的勢頭,不管張恪的真實意圖是什么,他們都不希望他會得逞,難道他們還要成全張恪跟馨予嗎?

李在洙剛要吩咐司機開車,手機響了起來,見是叔叔李健熙家的電話,心里奇怪,怎么刮出來就打電話給他,轉念想到應該是馨予打給他的電話,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電話,果然是馨予的聲音。

“能不能幫我聯系上張恪,我給爸爸媽媽看著脫不開身……你那里有沒有張恪在韓國的聯系方式,我房間里的電話受限制了,樸真兒也給警告不能幫我,我不能害她給訓斥,想到只有你能幫我了……”

“張恪不是一個人到漢城來的,我想他不是特意為你來的……”李在洙聲音低沉的說道。

金南勇聽著李在洙在那里推脫、說慌,面無表情,車子沒有發動,很安靜,他也能隱約聽到李馨予在電話里的聲音,只聽見李馨予在電話拿一種讓人聽了很心碎的聲音說話:“你心里清楚我跟張恪是什么關系……”接著就聽見李在洙面無表情的對著電話又說了一聲:“安心去日本吧,說不定我很快也會給調去日本……”從他的話里聽不出安慰的意思,就看著他掛了電話吩咐司機開車。

金南勇見李奮洙看向窗外,沒有要讜1話的意思,他便也沉就的坐在豐里。

車外有個穿著粉紅色裙子的小女孩舉著從寺廟或者旅游景點買來的彩紙扎的小風車,看著小女孩子天真無邪的笑容,金南勇心里觸動,曾幾何時,馨予留在他記憶深處也是這般印象,像是降臨人間的天使,無憂無慮。嗯到馨予長大之后卻極少有笑容,除了她令人驚艷容貌外,給人最多的還是溫順柔弱的感覺,之前就聽樸真兒說馨予前兩年在日本時心情一直很抑郁,對未來也沒有什么期待,一直都拿家族的責任說服自己咬咬牙堅持下去。

不去細究馨予與張恪之間的關系,馨予在建鄴的這兩年,精神明顯跟以前不同,仿佛就是脫籠的小鳥,她也許現在才知道她根本從這籠子里逃脫不出去。誰能逃脫出去呢?金南勇心里暗暗的想著,又貼著車窗抬頭看÷看天空。“對了,要走向媒體揭穿那個家伙的身份,只怕錦湖收購現代液晶業務的事情要黃吧?”李在洙突然問了一句。

金南勇沒有回答李在洙的這個問題,其實三星現在還沒有誰敢將李馨予當犧牲品,他不敢,李在洙也不敢,討論這樣的問題就沒有絲毫的意義。“不要這么一本正經的樣子”,李在洙笑了起來,似乎已經將剛剛在李健熙私宅里的郁悶驅險一空“好像在認真討論這件事似的。”

金南勇看著李在洙嘴角掛著的輕笑,心里又想:他莫非真想將一些事情捅給媒體?畢竟有些事情,三星內部知道的人也不少,他要是咬住牙不承認消息是他捅給媒體的,會長也拿他沒有辦法。想起記憶中那個像天使一樣的小女孩子,金南勇只是心里輕輕嘆息著。黃昏時,下起雨來,落在芭蕉樹葉上,淅瀝瀝的響。窗前的幾株芭蕉,都是后來改造這園子時,父親特地吩咐人種上的,少女時期的李馨雨對此不解,芭蕉樹在漢城生長的并不好,從他開始學習中文,情不自禁的給芭蕉夜聽雨的詩意語境所達惑,心想父親也許是為此吧。

窗前光線暗了暗,李馨予看見父親從走廊那邊走過來,以為事情有了轉機,打開房門走了出去,不理會守在門口的保鏢,鼓足勇氣的說道:“爸爸,為什么不能讓我跟張恪君見一面?我跟他并沒有你們想象中那種的關系。”

“既然沒有關系,不見面也沒什么。”李健熙徼佝僂著身子,聲音干巴巴的說道。將李健熙丟到漢城的街頭,也許給當成給工作以及家里黃臉蕃壓榨得對生活不再抱任何幻想的普通中年男,是那個趁人不注意眼睛會瞟向地鐵或公交車廂里女學生短裙下的白嫩大腿的那種中年男。“爸爸教導我的待朋友之道,我還記得。”李馨予低語道,幾乎不求父親能聽見。

“朋友!”李健熙驀然挺直腰肢“你知道戰略策劃室花了多大氣力去阻止錦湖收購現代半導體液晶業務,前面這么辛苦的努力,都因為你這個韓國國民之花的中國情人分崩離析,你看看現在國內的媒體跟公眾都在討論什么……”

“他絕不是有意這樣。”李馨予說道。

戰略策劃室是三星財團的核心決策機構。

“現代常導體金昌吉跟樸副室長譏笑說我生了個好女兒!”李健熙厲色說道“身為家族的子女,隱情從來都不是借口,別人只會相信擺在眼前的事實。”“爸爸你,」二里也這么想?”李馨予苦澀問道。

“……”李健熙沉吟片刻,又斷然說道“有過放蕩的青春不是什么過錯,過錯是沉湎其中,不知返途。準備好你就去東京,有隱情,好好去跟與池佐家那位解釋去!我剛剛接到東京的電話,池佐的那位,剛剛從中國回東京去,希望你能去東京散心,你不要再做讓家族失望的事情了。”

望著父親消失在雨中的背景,李馨予只覺得心頭透涼,沒想到還是給冷冰冰砼當成棋子。

酒會丑聞事件客觀上降低了韓國媒體與公眾對錦湖收購現伐半導體液晶業務的關注,畢竟沒有哪家媒體知道酒會丑聞事件的男主角是錦湖的幕后掌門人,三星遮丑還來不及,自然不會自爆其丑。

不要說三星總部會有什么想法了,就是張亞平、肖晉成等人,知道張恪大鬧三星電子秋季新品發布酒會的事情,也誤以為他有轉移韓國公眾輿論的用意在內,而且效果又非常的顯著,幾乎能稱得上妙計了。

杜飛總不能站出來替張恪解釋:“這騷包寧可這筆生意談不成,也不可能有這種心思的……”他心里同時會想,讓別人這么想也好,不然唐婧她們知道會怎么想?

事實上,這時候要是有誰站出來向韓國媒體揭穿李馨予所謂的中國情人與錦湖的關系,韓國的媒體與公眾視野都將聚焦到收購事件上去,就算玖代半導體與錦潮達成收購協議,韓國政府部門也極可能迫于公眾壓力站出來在最終的審核中設置阻力。

這種擔憂并沒有發生,隨著媒體與公眾視野的轉移,現代半導體承擔的輿論壓力大減。在張恪與張亞平、肖晉成抵達韓國漢城進行最后談判的兩天時間里,最叫人擔心的工會工人集會示威也沒有發生,現代半導體總部只是收到零星的工人反對收購請愿書,這已經無法動搖高層的意志。

現代半導休的管理層以及幕后的實際控制者債權人們顧慮就少了許多,在張悖抵達漢城的第三日,就迅速簽署收購協議并發布公告。雖說如此大規模的高新技術產業收購協議最終還需要兩國政府審批通過才最終生效,事實上只要媒體與公眾沒有過激的反應,為迫免兩國間的貿易磨擦跟外交糾紛,韓國政府對正常的商業收購行為不會設置額外的阻力。

雖然錦潮在澳大利亞的礦產投資公開計劃規模就超過十億美元,但是收購澳洲澳克吉礦業公司的金額相當的有限,無論是國內還是錦湖,還是錦湖在澳大利亞礦業投資上的主要競爭對手,都不想大肆宣傳錦湖在澳大利亞的礦業投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官路商途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