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步步生蓮  >>  目錄 >> 第135章 親征

第135章 親征

作者:月關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月關 | 步步生蓮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步步生蓮 第135章 親征

剛剛愛神登基的楊官家要繼趙官家之后,要御駕親征了。似乎中原天子一個個都熱衷于親自領兵,揮師北伐,東京汴梁又熱鬧起來,到處都是一副備戰的忙亂喧囂。

趙匡十年封樁,積蓄之厚實在是非同小可,前番趙光義北伐,用的是閃電戰術,推進的快,敗的也快,兵馬折損了近三分之一,糧秣甲帳的損失倒是不大,所以積蓄足可支撐再發動一次全國性的大戰,東京城內外,南來北往車馬成群,到處可見威武剽悍略軍隊來來去去,再不然就是趕著驢馬輸運糧秣輕重的大隊役夫。

與往昔不同的是,在大隊的步卒匆匆來去的時候,時常會有千百匹戰馬為一隊的騎兵隊伍鐵蹄踏踏,一陣風兒似的從他們身邊卷過,宋軍原本的配置中可沒有數量這么大的騎兵,這是楊浩的西夏兵,原本宋軍步兵天下無敵,遠攻至幽州城下,殺得遼國六路援軍丟盔卸甲,只是機動力不足,無法對敵方敗兵進行有效殺傷,擴大戰果;無法掌握戰局主動,攻敵必救,牽著敵人的鼻子走。

如今突然增加了這么多訓練有素的騎兵,我們的優勢敵人沒有,敵人的優勢我們也具備,再一次北伐結果如何,還真的令人期待,盡管剛剛經過一場大敗,至少士子文人們對這一仗是抱著相當樂觀的態度的,大街小巷,勾欄酒肆,常可以聽到他們評估官家御駕親征的勝算。

當然,如果這一仗還是敗了,恐怕對中原最沉重的打擊不是物質上的,而是心理上的,從此中原人將患上恐遼癥,相當長的時間里,怕是沒有膽量再對北朝用兵了。

汴河上,也是舴只往來晝夜不歇,汴河四幫在趙光義的嚴厲打擊下煙消云散,成立了隸屬于官方的諧運隊伍,而唐家不惜血本全力支持,更是投入了大量新建的戰艦和運輸船,足以保證南糧北運和軍隊各種輜重的運輸。

一葉小舟靜靜地泊在汴河上,千金一笑樓的燈火映得河面上流金碎銀,一片迷離。

千金一笑樓的后院角門兒開了,走出來幾個人,前邊兩個掌燈的仆人,中間三個看身段纖細苗條,應該是年韶的女子。天上飄起了零星的雪花,走在旁邊的一個女子及時撐起了油紙傘,舉在中間那個身段曼妙,肩系披風的妙齡女子頭頂。

幾個人登上了小船,竹篙兒一撐,尾櫓輕搖,嘩嘩地離開了岸邊,輕輕地向遠方蕩去。

那傘下的女子俏立在船頭,回頭眺望著燈火通明猶如人間仙境的千金一笑樓,癡癡凝望良久,又復轉頭,看向皇宮的方向。

又復凝望良久,船頭的玉人幽幽一嘆,黯然垂下頭去。

雪花零星飄苓,輕輕拂在臉上,便是一陣溫潤的涼意,地上卻是了無痕跡。

小船兒搖曳著,悄然向南駛去……

鐵騎滾滾,向北而去的軍隊絡繹不絕,不分晝夜,此刻又是一隊人馬過去,足足有五千多人,全是騎兵,一個個盔甲鮮明,刀槍閃亮,看裝備,較之普通的隊伍猶勝三分。

這支部隊數量雖然龐大,可是看情稚還只是先鋒部隊,因為他們過去不久,就是步騎混合的大隊人馬浩浩蕩蕩連綿不絕,此時已是深夜,軍隊始終在開拔,等到天明時分,老老實實在家蹲了一宿的平頭百姓打開門扉,壯著膽子向外望去,只看見自深夜便開始行軍的隊伍還沒有走完,探頭往前看,是一隊隊步卒,身不著甲,手中沒有兵器,看來實在奇怪,在他們后面,是一輛輛牛車,也不知載著些什么東西。

緊跟著過來的,是一隊隊騎兵,同樣是身不著甲,一身布袍「胯下馬都是高大壯實,遠比中原戰馬高出一頭不止的大食寶馬,慢悠悠走的好不悠閑,仿佛不是去打仗,而是去踏青賞春,在他們后面,同樣是一輛輛牛車,載得滿滿當當,上面又用粗葛布、草簾子蓋著,也不曉得是些什么東西。

這些百姓只覺有些奇怪,卻不知道這兩隊老爺兵正是楊浩名震西域的重甲鐵騎兵和陌刀隊,遼國的鐵林軍可是同歷史上的西夏鐵鷂子、金國鐵浮屠齊名的重騎兵,楊浩既決意北伐,怎么可能不帶上這件比他們更勝一籌的大殺器。

剛剛登基便御駕親征,而且是以禪讓方式登基,就敢把京城拋在后面,這一方面彰顯了楊浩對控制大宋帝國的自信,也讓天下臣民見識到了他的魄力。

留下主持宋國政務的是趙普、盧多遜、丁承宗,趙普和盧多遜本是宋國宰相,對帝國的這套統治機構、上下官僚再熟患不過,他們之中任何一人留下,都足以保證這個大帝國的正常運行,何況是兩個。也許以前他們之間也有勾心斗角,爭權奪利,但是至少現在,他們絕對會齊心協力,共同維持好這個帝國的良好運行。

帝國初禪,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一些空置的官位,兩位老宰相復位,受他們牽連而罷官免職的許多舊臣也會一一起復,這些人是在楊浩手中復起的,自然會奉楊浩為君,可是也不可避免的

,要對起復他們的恩相親近。

楊浩做了甩手大掌柜,把帝國交到他們舊宰相手中,予以予分信任,只此一舉,由上到下整個帝國的龐大官僚體系的心便安了下來,起復朝中中下階級官員和地方官員的權力下放給了他們,一方面可以最快的速度穩定、恢復宋國的粳序,另一方面,也讓這兩位宰相不可避免地重新建立了派系。

楊浩居上位久矣,已經開始不知不覺地動起帝王心術了。正所謂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妄想人人為公,全無私念,普天下臣僚不分官階高低都拋開上司直接效忠于皇帝,那種天真可笑的想法至少楊浩是不會有的。做了這么久的首腦,他已經漸漸品出了其中滋味,沒有派系,那是不可能的,有派系,那是短期利空,長期利好。如此運作下去很快,趙、盧這兩位同病相憐的宋國大佬,就會更加地依附于他。

而丁承宗留在汴梁,主要職責則是負責安撫巴蜀,招攬王小波義軍,此外的唯一作用就是讓趙普和盧多遜有所忌憚,勤勉辦公了。

李繼隆已經上表向楊浩效忠了,雖說他的奏表比許多望風而動的官員遲了一些。

朝中已經變了夭,前朝兩位宰相都歸順了楊浩,趙元佐又明詔天下

遜位禪讓,北朝之敵又陳兵于側,虎視耽耽,處在李繼隆的位置上

雖是手握重兵,卻也實在尷尬的很。

東京禪讓的消息傳來不久,他就接到了楊浩的圣旨,追敘宋軍自遼國撤退時他的殊異表現,予以褒獎,并提拔為太子少保,令其繼續鎖守邊關,等候朝廷大軍,一并發動反擊,

緊接著,曹彬、潘美以及軍中袍澤好友的私信也一一送到了他的案頭,然后就是李家的親信家人風塵仆仆地趕來,得知姐奴仍是太后身份,李家尊榮絲毫沒有削弱,就算是那個無能的外甥皇帝,遜位之后也封了個鎬王,一般來說,遜帝封個公爵之位也就夠了,封王實是殊恩了。

以上種種,李繼隆也是個骼明人,如何還不知道該怎么去做?

想反么?他能反到哪兒去,除非投奔北朝。何況,他雖不知曹彬潘美在送信給他勸他順服的同時,業已知會了心腹將校,一旦他李繼隆懷有異志,便行誅殺,卻知道自己剛剛成為一方統帥,在軍中尚無根基,他做這皇帝的臣子時,捧的是大宋的帥印,身后是皇權君上,將士自然從命,如果他真想反,有多少人愿意跟他走,也太成問題,于是這順未便也遞了上來。

此時李繼隆當面之敵就是耶律休哥的主力部隊,他承受的壓力著實不小。

楊潔御駕親征,很快就要到了,曹彬率羅克敵等一眾宋國大將,以及拓拔昊風、張崇巍、艾義海三位西夏將領趕赴雁門關去了,楊浩親征,帶的是楊繼業、童羽、李華庭等騎兵隊伍以及以潘美為帥的大隊宋國禁軍。

楊浩依稀記得,歷史上楊繼業就是在雁門關一戰主動出兵誘敵,結果吃了遼兵的埋伏送了性命,而身為主帥的潘美在約定時間沒有等到趕來匯合的楊繼業,于是下令退兵,結果因此背了黑鍋,被后人一本《楊家將演義》,便從開國第一名將,變成了一個靠裙帶關系上位,只知道陷害忠良的潘仁美潘太師。

楊浩可不希咎二人重蹈覆轍,論起用兵穩建的風格來,誰能及得上曹彬,所以他把曹彬派去了雁門關,而自己則親自帶著這兩位大將軍殺奔東城。

宋國這時的確有了些麻煩,前些日子傳言交趾國兵馬頻繁調動,現在已經證實了,更新!由于宋國政局動蕩,交趾竊以為天朝威風不再,于是怦然宣布獨立,不再承認是宋國藩屬。楊浩沒理會他們,區區交趾的些許騷動,在他看來只是癬疥之疾,北朝兵馬才是心腹大患,先把他們擱在一邊,解決了北邊,再收拾他們不遲。

遼國方面現在看來倒是一派蒸蒸日上的氣像,先是大獲全勝,殺得宋國三十萬大軍落花流水,就連御駕親征的宋國皇帝也死在了逃跑的路上,消息傳來,大遼舉國振奮,歡欣鼓舞。

幽云十六州的漢人,還創作了些詩詞歌賦、俚曲小調,嘲諷宋軍氣勢洶洶而來,抱頭鼠竄而去。

北朝漢地百姓在那里已經生活了很多年了,平民百姓,誰給他們安定的生活,讓他們太太平平地生活下去,他們就擁護誰,什么夷狄之辯、民族觀念,又不能當飯吃,更不能給他們帶來任何好處,他們才不在乎皇帝是趙還是姓耶律呢,或許有些讀書人還會在吟風弄月的時候說說什么故鄉月明的話出來,不過要他們拋頭顱灑熱血,同樣找不出幾個人來,現在北朝對他們可并不賴,政治開明,漢人的地位也在逐步提高,一樣的有科舉,一樣的入朝為官,律法上也嚴禁各種岐視漢人的陋習,他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

遼國大捷,蕭綽立即按功論賞,有過則罰,賞罰分明,手段凌厲,緊接著便趁勝追擊,親自攜幼帝坐饋南京幽州,督促錢糧,前敵交予大于越

耶律休哥,擺出了一副誓報宋人侵略之仇,甚至大舉南下的氣派,頗有點主賢臣忠,眾志成城的氣派。

至于上京那邊,經過幾年的治理和血腥清洗,又是在遼國大捷,皇宣威望陡然澆升的時候,她想不到還會出什么事。還會什么問題呢?這幾年殺的人還不夠多嗎誰還有那個膽拳,仍然鋌而走險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前面。

前面的耶律休哥也是振奮精神,全力以赴,大丈夫建功立業、彪炳青史,正在今日,如何不抓住這個機會?

耶律休哥調兵遣將,x》以蠶食之策步步推進,x》穩扎穩打,x》與此同時,s》從近衛軍、翰魯朵軍和鐵林軍中抽調精銳,w》組成了一支八萬人的野戰主力,.》做為摧毀宋軍戰力的最精銳部隊。n》李繼隆退守定州,e》分兵各處封鎖要塞,t》駐守定州本陣的只有十萬多人馬,其中大多是步卒,也有一支騎兵,兵甲配備比遼國的鐵林軍還勝一籌,但是宋國這邊馬匹實在是太少了一點,這支重點裝備,視之為主戰兵團的騎兵隊伍,滿打滿算也只有一千人。

李繼隆一直在尋找反擊的機會,在得知楊浩御駕親征的消息之后,在戰術上他放棄了進攻,進入全面防御,靜候楊浩親率的宋軍主力,但是在戰略上,放棄哪一塊陣地,牢守哪一塊陣地、必奪哪一塊陣地,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看起來像是沒有章法,其實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反攻做準備。

他的威望,不是建立在勝利之上,而是建立在敗退之時,一場大敗,宋軍徹底崩潰,全面敗逃,獨有他和羅克敵的兵馬保持不亂,而且還能利用地形搞搞伏擊,掩護著大隊人馬撤退,避免了更大傷亡,從而一戰成名。

但是緊接著劉廷讓中計被圍,他卻“見死不救”,反而果斷退兵,劉廷讓浴血廝殺,最后只率幾十騎逃脫生天,忿然之下立即上表彈劾,他雖上表辯解,不久有逃散士兵陸續返回,也印證了耶律休哥確是以劉廷讓為誘餌,意圖引之入觳,得到了劉老將軍的諒解,但是李繼隆心里還是很難受。

他希望能有機會打一場大勝仗,狠狠地擊敗耶律休哥,報此一箭之

自汴梁發兵,楊浩比趕赴雁門關的曹彬早到了一步,率大軍在安國縣扎下營來,隨即命駐扎定州的李繼隆參見,共議大事。李繼隆安排好定州防務,只率幾十親兵,快馬趕到安國縣臨時行在參見新皇。

到了駐地大營,只見旗幡招展,十里連營,大軍浩蕩,無邊無沿,李繼隆不由得精神大振,尤其是見那營中到處都是雄健的駿馬,“咴咴”的馬嘶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看得他更是眼熱不已。可憐他以國舅之尊,執掌的又是邊關精銳,手底下滿打滿算,騎兵也就只有一個千人團,而眼下營中萬馬嘶鳴,那是何等壯觀。得了河西隴右,朝廷無馬的窘境迎刃而解,再也不必在戰馬問題上受制于北朝了。

頭一回見楊浩,李繼隆心中不無忐忑,畢竟他沒有第一時間上表效忠,又有一個遜帝國舅的身份,也不知這位官家對他倒底是個什么態度,不過楊浩的態度,馬上打消了他的疑慮,楊浩雖未出迎,但是見了他態度和靄,一番話更是推心置腹,剛才見了楊浩大軍的威勢,又見潘美在場,李繼隆可不認為這是楊浩不想臨陣換將西施的緩兵之計。

他在定州,一共也不過區區萬余人,算是他心腹的更是寥寥無幾,楊浩這么龐大的一支軍隊,根本無須顧忌臨陣換將。

就算有此顧忌,也得看接的是誰,如果想收拾他,只消把潘美推上去,就憑潘美多年來在軍中的威信和權機,宇控邊關禁軍,絕對比他更得力,而不會令得三軍士氣低落。

眼見楊浩態度真誠,五代以來以前朝國戚身份而侍今朝的例子又比比皆是,李繼隆顧慮盡去,更新!便也從容起來,眾將濟濟一堂,御前議起軍事,李繼隆將前敵情形一一說出,如數家珍,甚至一道小嶺、一條小溪的地理情況,都能說的絲毫不差。

介紹完了前敵情形,李繼隆道:“官家,遼人一向倚仗他們騎兵彪怦,來去如飛,欺我漢人步甲遲緩,迫得我等只能以陣法御敵。今臣入營,見我軍戰馬無數,盡皆神駿,由此,攻守之勢易也。臣愿請為先鋒,以堂皇之師大敗北朝。”

楊浩聽他介紹了前敵情形之后,一直在蹙眉沉思,聽他請戰,微徽搖頭,困惑地道:“卿家,聽你方才所言敵軍動向,一直按部就班緩緩推進,就算是前幾天我朝行禪讓之舉前后,也沒有其它異動?”

說起禪讓,楊浩坦然,李繼隆反而有些不太自在,他微帶窘意地點點頭,道:“正是如此。”

楊浩臉上掠過一絲奇異的神色,喃喃地道:“難道……中原遽變,北朝尚不知情?”

此言一出,楊繼業和潘美齊齊動容,李繼隆微一錯愕之后,便也醒悟過來,雙眼不由迸出兩道神光:“機會,似乎來了!”(!)

[三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步步生蓮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439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