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首席御醫  >>  目錄 >> 第一八七章 黃神手

第一八七章 黃神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首席御醫 第一八七章 黃神手

首席御醫第一卷第一八七章黃神手

類別:

書名:

精彩開始

曾毅上前仔細看了看,又伸手在戴維的腿上按了按,看看對方的反應,最后站直身子,摘下手套,道:“活動不受影響吧?”

戴維點了點頭,“活動正常,也不疼不癢,就是這條腿的顏色太黑了…“”戴維著急把曾毅請來,就是為了這事。讀小說唯一地址

在美國,財閥才算是真正的社會上層,戴維是美國的名流公子,代表的是戴維家族的臉面,真要成了陰陽腿,豈不是咄咄怪事。平時西裝草履的還行,萬一搞個海灘派對、泳池派對什么的,他一黑一白兩條腿往那里一戳,還不得立刻讓全美國人笑掉大牙,他又不是搞笑諧星。

“沒事,恢復期的正常狀態!”曾毅走到一邊,坐在沙發上,捧起肖登沏好的熱茶喝了一口,道:“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來恢復。”

戴維就從床上坐起來,問道:“沒有迅速恢復的辦法嗎?”

曾毅搖了搖頭,道:“這是蛇毒入骨的后遺癥,沒有什么速效的辦法,只能慢慢恢復了。”

戴維就坐在沙發上,拿出抽了一半的雪茄又吸了幾口,朝肖登打了個眼色。

肖登立刻笑道:“曾先生,你是中國的神醫,這點問題應該難不住你,你給想想辦法吧。”肖登認為這是曾毅留的后手,不過這也不能怪人家,上次人家在鏡山好心救你的命,你不但不領情,反而是反咬一口,有這個教玉,誰不得提防著一點啊。

曾毅還是搖頭,“這個確實沒辦法。”

“曾先生太謙虛了,無論如何,都請你試上一試。”肖登笑著。

曾毅嘆道:“我可以讓這條腿很快恢復正常皮膚,但代價是另外一條腿變得漆黑如墨,這樣也要試嗎?”

戴維和肖登就都瞪大了眼睛”還有這么神奇的事情,是乾坤大挪移嗎?肖登倒是想見識見識,但戴維可不愿意嘗試,一條腿就已經讓自己夠煩心的了,萬一轉移失敗,兩條腿都被弄成黑的”那自己就不是陰陽腿,而是陰陽人了”上半身白人,下半身黑人。

“這個狀況真的不用擔心,有兩個月的時間,大概就能恢復正常膚色了!”曾毅寬慰了戴維一句。

戴維想了想”兩個月的時間,自己還是能夠忍受的”算了,就這樣吧,大不了躺在醫院躲兩個月好了,“謝謝曾先生。”

肖登此時道:“上次曾先生配制的黑色蛇藥膏,療效非常神奇,戴維先生很有興趣,不知曾先生有沒有將這個藥膏推廣的打算?”

這個戴維確實惦記上了,自己當時的腿都潰爛成那個樣子了,說是“深可見骨”,也一點都不夸張”可曾毅那個黑色藥膏只抹了一次,僅僅三天時間,不但止住潰爛,而且是大為好轉。單憑這份療效,就不是任何西藥能達到的”如果能拿來分析分析,說不定能研究出一種臨床上的特效藥”專治各種潰爛。

事后戴維曾讓人去找當時剩下的藥泥,卻怎么也找不到了,有人看見是被那個老專家臨走時給帶走了。戴維甚至讓人找到悠然居,但失望的是,悠然居并不是什么中醫堂號,而是賣茶葉的,估計曾毅是熬好了藥泥,隨后拿起茶葉罐裝了起來。

曾毅放下茶杯,道:“可能要讓戴維先生失望了,那個藥膏本身就很難量產,而且只能治療蛇毒引發的潰爛,還要配合內服的藥,市場很小。現在被蛇咬傷的人很少,如果及時救治,一般也不會嚴重到那榫程度。”

戴維微微領首,他不知道曾毅說的是真是假,“那真是太可惜了。”

肖登沒想到曾毅直接就拒絕了,戴維先生之所以提這件事,一是對那藥泥有興趣,二是借著合作的機會,給曾毅一筆費用,也算是治腿的酬勞。

“還有一件事,我想向戴維先生核實一下。南江省衛生廳已經基本確定,戴維先生捐建的醫學院,將由我來負責籌建的部分工作,不知道戴維先生這邊由誰來負責?我希望能派一名熟悉中國事務的代表,這樣有利于雙方溝通。”曾毅說到。

戴維想了想,道:“因為腿傷的事,我要在南江待一段時間,這件事我會親自負責。”

“這最好不過了!”曾毅笑了笑,“希望咱們合作愉快。”

“一定,一定!”戴維客氣笑著,“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我相信我們的合作一定會很愉快。”

曾毅又跟戴維聊了兩句閑話,就起身告辭,說是等籌建工作展開的時候,再來看戴維。

肖登一直把曾毅送到電梯口,等回到病房,戴維就問道:“你覺得這位曾先生的話是真是假?”

“我已經做過調查了,曾先生在治病的事情,似乎從來不說假!”肖登說到,他確實調查了,在省人民醫院問了好多人,但有一個人他肯定是沒有調查到,那就是袁文杰。

戴維聽了,只好嘆氣一聲,看來只能忍受兩個月了,他越看自己的那條腿越不喜歡,根本不像是自己的腿,完全就像是外接了一條黑人的腿。

邵海波忙完回到辦公室,就看到正坐在那里看醫學雜志的曾毅,道:“這下好了,以后咱們師兄弟兩個又能常見面了。”

“廳里打算讓我負責南云醫學院的籌建,估計要在榮城待上一段時間了!”曾毅說到。

邵海波坐在沙發上,想了想,道:“硬件好解決,無非就是蓋樓買設備,軟件不好解決啊,得找幾個壓得住場面的學科帶頭人才行。”

“我正要跟師哥你講這事呢。”曾毅笑著,“你對國內醫學界的情況比較熟悉,你有什么合適的人選,就向我推薦推薦。”

“人選倒是有很多,就怕人家不肯來啊!”邵海波不無擔憂地說到,南江省醫學水平在全國位于落后位置,稍微有點名氣的,都不愿意來南江。

“事在人為,師哥你只管推薦就走了,請人來南江的事,我會想辦法的。”曾毅就說到。

邵海波想了想,道:“你別說,眼下我還真有一個合適的人選呢。”

“你”曾毅問到。

“這個人叫做黃天野,是我讀研究生時的同學,畢業后去了日本”現在已經是全球知名的腦外專家了,他還取了今日本名字”叫做直木天野。”邵海波說到。

曾毅點了點頭,“你說直木天野的話,我倒是聽說過,確實是很有名”世界級的腦外專家,外號,神手,。”

“這個你也知道?”邵海波倒是有點,意外了,曾毅搞中醫的,怎么會對西醫人物如此熟悉呢。

“我也研究過西醫。”曾毅呵呵笑了兩聲,“我可是中西醫雙學位的!”

邵海波這才想了起來,曾毅上大學的時候,確實還拿了一個西醫診斷學的學位,這小子真是怪胎,自己當年是生活所迫,才棄中醫學西醫,這小子中醫水平已然可以追上師傅他老人家了,不知道學西醫干什么。

“雖然我混得不如黃天野,但這些年一直都還有聯系”他最近要回國一趟,如果能把他請來的話,在腦外這一塊,我們絕對可以在國內排上號了。”邵海波說到。

曾毅就拿出一張便箋”道“你有他的聯系方式嗎?還有,他回國會到哪里?”

“有!”邵海波把黃天野的聯系方式講了一下”道:“他是東江人,這次回來,是帶女友去見父母的,他的女朋友,你肯定也知道,叫做安白!”

曾毅一臉茫然,“也是醫生嗎?”

邵海波就尷尬笑了兩聲,曾毅對西醫人物如此熟悉,卻不知道安白是誰,他就道:“不是,安白不是醫生,是港臺很有名的女歌手。”

曾毅笑了笑,“哦,有點印象。他大概什么時候回國?”

“具體時間不知道,但他女朋友在東江有個演唱會,你回頭在就知道了!”邵海波道。

曾毅把這件事記在了便箋上,然后放進自己的藥箱,道:“好,那我就去一趟東江,會一會你這位老同學。”

“我醫院的事情最近很忙,怕是去不了,你幫我帶個好!”邵海波說到,他有點不愿意見黃天野,同樣是同學,人家現在依然是世界級的超級醫生了,自己還是憑曾毅的關系,才混了個副院長,在消化病領域,自己的名氣出了南江,就無人知曉了。

邵海波收拾了一下東西,就準備下班了,他要帶曾毅回家接風。

下樓的時候,邵海波又問,“那個戴維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會是你留了后手吧?”

曾毅笑了笑,“一半一半,醫學院的還有一些捐建的細節,沒有敲定呢!”

邵海波就無奈搖了搖頭,這倒霉的戴維,碰上曾毅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那陰陽腿去演科幻片,都不用化妝和特效。

晚上曾毅在邵海波家里喝多了,直接就睡下了,他現在是四海為家,走到哪睡到哪。第二天起來,他就到衛生廳去報到了。

敲開馮玉琴辦公室的門,馮玉琴笑道:“長寧山的客人都走了?”

“走了!”曾毅笑了笑,看著一旁的椅子。

“坐吧,你還學會客氣了!”馮玉琴指了指沙發,看曾毅坐下,道:“廳領導已經研究過了,醫學院的籌建工作,由陳廳長牽頭,我做副手,具體的工作由鵬輝同志負責,你給鵬輝同志做副手。”

曾毅心道這還不錯,在郭鵬輝手底下做事,自己至少能自由一些,碰到那些自以為只有自己才是英明的領導,你就頭痛去吧,“我一定協助郭局長,做好新醫院的籌建工作。”

馮玉琴點了點頭,道:“項目的手續還沒走完,你可以休息幾天再來上班。”

“我想盡快投入工作!”曾毅笑著,“有一個情況,我正要向您匯報呢。”

馮玉琴就道:“看來基層沒有白鍛煉嘛,知道三天打漁兩天曬網,是干不好草命工作的。”記得以前剛入體制內,曾毅是能推就推,對體制內的任何事情都沒有興趣,就想著自己的那間小診所,現在倒是轉了性。馮玉琴道:“你說吧!”

“邵院長昨天向我提起一個很重要的消息,有一個在國際上很知名的腦外專家,最近要回國,我準備跟他接觸接觸,把他請到咱們的新醫院當學科帶頭人。”曾毅說到。

“這個專家是什么來歷?”馮玉琴就問到。

曾毅便把黃天野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

馮玉琴聽完,微微領首,道:“日本的腦外手術技術,在國際上都是最領先的”這個黃天野既然能在日本被稱為“神手”看來是相當有水平的,我看可以爭取一下。”

“那我就去一趟東江,先跟他接觸一下,談一下這件事?”

馮玉琴點頭,“這件事你向鵬輝同志匯報一下”爭取把資料收集得全一些,要盡最大努力和誠意。”

“好!”曾毅就站了起來,“那我就去找郭局長談一下。”

馮玉琴擺了擺手,隨后又道:“晚上到家里吃飯!”

郭鵬輝看到曾毅非常高興,這次的醫學院籌建工作由他具體負責,他也算是多年媳婦熬成了婆,因為廳里提高了標準,醫學院的硬件總投資,初步預算不會低于舊個億,今后這些錢”都要從郭鵬輝的手里花出去。大權在握”無非就是指人事權和財權,郭鵬輝現在就有一種大權在握的感覺。

“廳里的同事,早就盼著你回來報到了!”郭鵬輝笑著讓曾毅坐下,“怎么樣”晚上給你安排個接風儀式?”

“儀式就算了,我是被人踢回來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還是低調點好!”曾毅擺了擺手,“剛才馮廳長已經給我講了新的人事安排,我還在郭局長苒手下效力。”

“我是求之不得!”郭鵬輝一臉笑容,“當初你申請下基層的時候,我就舍不得放你走!”

曾毅跟郭鵬輝是老熟人,也沒有那么多客套話,他就把黃天野的事情講了一下,道:“我準備近期去一趟東江。”

郭鵬輝想了想,道:“如果能把他爭取過來,就能極大提高咱們醫學院的知名度,這對咱們還沒有成立的醫學院來說,是件大好事。我這邊絕對是大力支持,有什么需要廳里協助的,你盡管提出來。”

“這件事只能是盡力爭取,成與不成,還很難說!”曾毅說到。

“事在人為嘛!”郭鵬輝講了一下曾毅的口頭禪,“只要盡力就行,先不管結果如何。你打算什么時候出發?”

曾毅想了想,道:“后天吧!”

郭鵬輝知道曾毅的慣例,回來必定要到馮玉琴家里去,所以就道:“榮城的老朋友,可都盼著你回來呢,這樣吧,明天晚上我召集大家聚一聚。”

曾毅這次回榮城,跟趕場子似的,拜訪了幾位比較熟的領導,又跟幾位老朋友匆匆一聚,然后就飛往東江。

東江是沿海經濟發達省份,省會設在云海市,光看云海市機場的規模,就比榮城大了不少,隨時抬頭,都能看到航班在起飛降落。

到了出站口,就看到顧迪戴了副蛤蟆鏡,正一臉瀟灑地站在那里。他老子顧明夫在年初的人大上,正式轉正,成為了東江省的省長,這小子成了真的大衙內,反而低調了,沒有把車直接開到停機坪上去。

“老曾!”顧迪扯下蛤蟆鏡,大叫了一聲。

曾毅無奈搖著頭,這才半年不見,我就升格為老曾了,下次再見的時候,不知道能不能升為“曾老”,他道:“顧少,好久不見,風采更勝過往昔啊!”

顧迪很夸張,過來給了曾毅一個熊抱,道:“老曾,你可是想死我了!”

曾毅推開顧迪,“行了行了,大庭廣眾的,也不怕讓人以為你顧少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顧迪一揮手,立刻有人接過曾毅的行李,在前面帶路,這小子又插上蛤蟆鏡,瀟灑道:“走吧,我全都安排好了,包你滿意!”

走出航站大樓,就看眼前停了一輛嶄新的賓利,負責搬行李的人,此時已經把行李放進后備箱,拉開了車后座的門。

上車之后”顧迪發著牢騷,道:“你可是好難請啊!我請了你好幾次,你也舍不得來東江,這次怎么突然主動要來東江了?”

“公干!”單毅笑著,“廳里的公務!”

“是這樣啊~”顧迪拉長了聲調,“聽說你被人趕回衛生廳了,看來傳言不假啊!”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曾毅看著顧迪”“別哪壺不開提哪壺!”

顧迪笑著,好事他倒是也聽說了,只是此時不方便求證罷了,他聽說曾毅把翟家唯一的別公子給治好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話,這小子就太能耐了,是搭上了通天的橋啊。

車子很快駛入市區,顧迪給安排了云海市最有名的福華大飯店,超五星級的套房。

曾毅開玩笑道:“我就是一正科級干部,級別不夠,住這里廳里可不給報銷啊。”

顧迪哈哈笑著,他知道曾毅是開玩笑,便道:“行了,別跟我哭窮了!知道你要來東江,好多人搶著要給你報銷呢!”

進了房間”安頓好之后,顧迪才問了翟浩輝的事是不是真的。

曾毅倒也沒有隱瞞,簡單說了一下事情的過程。

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顧迪還是從他老子那里聽說的,當然,他也知道他老子說這件事的用意,是要讓自己找曾毅求證一下”然后看能不能跟翟浩輝這樣頂級家族的公子搭上關系。

兩人聊了聊榮城老朋友的近況,時候就不早了,顧迪看了看時間,道:“走,給你接風去!東江這邊的菜品口味較淡,怕你不習慣,晚上我安排了海鮮火鍋。”

曾毅笑道:“正好,我也很久沒吃火鍋子!”

“我還安排了美女作陪!”顧迪呵呵笑著,“見了你肯定認識!”

“誰?”曾毅問了一句,他在東江這邊可不認識什么女性朋友啊。

“見了你就知道了,走吧!”顧迪起身推了兩把,催促曾毅快走兩把。

東江人很少有吃火鍋的習慣,不過魏公記的海鮮火鍋,卻是云海的一大特色,深得云海人喜歡。

顧迪早就讓人訂了最好的包間,到的時候,魏公記的老板就等在門口,看到顧迪的賓利車駛來,那老板立刻一溜小冒煙地跑過來,笑微微地拉開了車門,彎著身子道:“顧少大駕光臨,我們魏公記今天可是蓬蓽生輝啊。”

顧迪此時才擺出一副公子樣,道:“今天我請的可是貴客,一定要把你們最好的水平拿出來!”

“顧少放心,早就安排妥當了,一會我親自監廚!”魏公記的老板是個光頭胖子,說話的時候,臉上肥肉一顫一顫。

顧迪這才“唔”了一聲,等曾毅下車,就一起邁步朝里面走去。這里是魏公記的總店,裝修得富麗堂皇,很上檔次,雖然不是談商務的最佳場所,但絕對是云海市數一數一吃飯的好地方,很適合請朋友吃飯。

老板領著顧迪直接上了頂樓的包間,沏上茶,就道:“顧少,是不是先上流菜?”

顧迪道:“直接燒鍋吧!一會還有幾個朋友要來,你吩咐一下門口的人,來了直接帶到這里。”

“都安排好了,都安排好了!”老板看顧迪沒有給自己介紹曾毅的意思,就很識趣地告退,去安排上菜上鍋子了。

“上,老曾,今天你是客,上座!”顧迪要讓曾毅做上首。

“行了,又不是外人,整那些有的沒的干什么!”曾毅過去隨便坐了個位子,道:“今天我就坐這里了!”

“隨你,今天你最大!”顧迪就挨著曾毅坐下,“咱們兩個好久沒一起喝酒了,先來兩輪!”

“這不好吧!”曾毅就道,“還是人來齊了再開動吧!”

“今天是給你接風,不管他們,他們到了再添筷子就走了!”顧迪哈哈笑著,就順手拿起桌上的酒瓶。

正在此時,包間的門被推開了,傳來銀鈴般的聲音,“顧少,你這么說,我可是真的傷心了!”

顧迪只好放下酒杯,笑呵呵看著門口進來的人。

進來了四個人,三女一男,為首一個女的,曾毅還真的覺得眼熟,只是一時想不起是誰。

“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顧迪先指了一下曾毅,道:“這位是曾少,是今天的主角,這頓飯就是給曾少接風的。曾毅,這位美女你肯定認識,大明星水慕煙!”

曾毅就露出了笑容,心道難怪這么眼熟,原來是鼎鼎大名的天后級歌手水慕煙啊,他道:“久聞水小姐的大名,如雷貫耳!”

水慕煙咯咯笑了兩聲,道:“今天能夠認識曾少,是慕煙的榮幸,以后還請曾少多多關照。”說完,她介紹著身后的人,道:“這位是我的經紀人,姓劉;這位是安白,是我的姐妹淘:這位是她的男友,直木天野。”

曾毅很意外,他本來是準備明天就試著去聯系一下黃天野,沒想到竟然在這里碰上了,就笑著伸出手,道:“黃醫生!久仰大名!”!!更多精彩請關注,讀小說du小shuo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首席御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頁面執行時間: 0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本站Android(安卓)客戶端《黃金書屋》下載: http://www.hjwzw.com/hjread.apk
完全免費,可離線下載,書架,上次閱讀,點擊屏幕翻頁等功能均具有,更新更快,節省大量手機數據流量。
第一次打開比較慢,因為要緩存圖片,js等資源,第二次打開就快了。測試期間,部分功能可能不穩定。
外出前,離線下載一本小說,旅途中慢慢看,喜歡就下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