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純文字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斗破蒼穹  >>  目錄 >> 第九百八十五章 血潭潛修!

第九百八十五章 血潭潛修!

作者:天蠶土豆  分類: 異界大陸 | 玄幻 | 天蠶土豆 | 斗破蒼穹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斗破蒼穹 第九百八十五章 血潭潛修!

沖進血潭之內,蕭炎的第一感覺,便是那濃郁得令人難以置信的精純能量,碧綠色的斗氣繚繞在其周身,將周圍的血紅色液體盡數隔絕而開,他并未吸收這里的能量,而是在略作停頓之后,直接對著血潭之底游蕩而去。

血潭之中的血紅色液體,頗為粘稠,就如同鮮血一般,視線在這里也是變得極短了起來,甚至連游動時,都是感覺到一股不小的阻力,而且最令得蕭炎感到驚愕的,是靈魂力量居然也是難以穿透這些血紅色液體,那般感覺,就猶如在森林中所遇見的那些詭異迷霧一般。

不過雖說靈魂力量難以穿透血紅色液體,但蕭炎依舊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在他周圍不遠處,有著什么東西在瘋狂的吸收著血潭中的能量,顯然應該便是鳳清兒等人。

蕭炎身體略微停留了一下,略一遲疑,母光望向血潭之底,由于視線阻礙的緣故,所能望見的,便只是那種幽幽的暗紅之色,看上去,倒是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手掌一晃,那塊暗金色的頭骨出現在其手中,蕭炎手掌微微緊握,旋即一咬牙,身形一動,直接是破開紅色液體,迅速的對著血潭之底游去。

隨著離血潭之上越來越遠,那紅色液體之中所蘊含的能量也是越來越濃郁與精純,但蕭炎卻是清楚,這個距離的紅色能量之中,已經被摻雜了上了極為濃郁的火毒,這種火毒并非是能量天生所攜帶,而是這座火山彌漫而出,這天山血潭應該便是這火山的中心點,也是火毒最為狂暴的地點。

火毒這東西,蕭炎當年在內院的天焚煉氣塔中也見過,但這。兩者明顯不是一個層次的,這天目山的火山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那媳雀積的火毒,自然是極為恐怖,不然的話,不可能會將金石弄成這般模樣,斗宗強者,可并不脆弱。

碧綠火焰繚繞在蕭炎周身,恐怖的溫度將附近的血紅色能量盡數蒸發,而那些紅色能量之中所蘊含的火毒,也是被火焰給強行排開,根本就接觸不了蕭炎的身體。

這般不斷的下潛持續了約莫將近十分鐘的時間,蕭炎手中的暗金色頭骨方才逐漸的變得熾熱起來,許些光芒從中彌漫而出。

見到頭骨的反映,蕭炎',℃頭也是微微一喜,游蕩的速度逐漸變緩,片刻后,身體逐漸停止,目光火熱的望著下方,那里的空間,隱隱間有著許些扭曲的感覺,而那眾多紅色液體,也是猶如遇見了無形的屏障般,被分離而開。

“這里便是那空間結鏡么。“”望著那有些扭曲的空間,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他能夠隱隱間感受到這東西的強悍程度,若是依靠他的能力,想要進入其中,那困難度,怕是不會低到哪里去。

手中暗金色頭骨抬起,然后輕輕的按在那無形的空間屏障之下,頓時頭骨爆發出一陣璀璨強芒,而那空間結鏡也是泛起了一囡囡漣漪,旋即一道可容一人通過的通道,出現在了蕭炎面前。

見到運通道,蕭炎臉龐上的凝重更深,將頭骨收入納戒,深吸一口氣,琉璃遂心火暴涌而出,然后將身體里里外外盡數包裹,做完這些防御,他這才稍稍放心,身形一動,謹慎的順著通道游蕩而進。

身體剛剛通過通道,蕭炎便是猛的感覺到周圍一股強悍的壓力陡然襲來,而其身體,也是瞬間下沉了十幾米方才穩住。

穩住身形,蕭炎這才舉目四望,這片被空間結鏡封鎖的區域并不大,不會超過十丈范圍,這里的血紅色能量的粘稠程度,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甚至是手臂揮動間,都是將會感到一股比上面強大了十倍不止的阻力。

這里的粘稠血色液體之內,摻雜著一種頗為濃郁的暗灰色光點「這些光點之中隱隱散發著一種腥臭的燥熱之味,每當這些灰色光點落在蕭炎身體周圍的碧綠火焰上時,便是會立刻爆裂而開,與此同時那火焰也是會劇烈的顫抖起來。

“這便是那所謂的天山火毒么?腐蝕力居然如此恐怖,難怪連金石那等實力的強者,也是不敢在這里過多停留。”蕭炎面色凝重的望著那些密密麻麻的灰色光點,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在蕭炎的下方,是一片布滿著坑坑洼洼的的凹槽之地,這些大大小小的坑洞內,不斷的冒出許些灰色煙霧,而那煙霧之內則是被灰色的火毒所彌漫,顯然在這血潭之底,應該便是一座沸騰的活火山。

目光帶著許些驚嘆掃遍這片被空間結鏡封鎖的區域,蕭炎游動著身體,然后在血紅色液體之中盤腿坐下,體內的琉璃蓮心火源源不斷的涌出,隔絕著火毒的侵蝕。

“若非是有異火,即便明知道這里是處寶地,怕也是不敢下來。”有些慶幸的輕嘆了一口氣,蕭炎手中迅速結出修煉印記,而其雙眸,也是逐漸閉上。

僅僅幾分鐘時間,蕭炎便是順利的進入到了修煉狀態,旋即,一股兇猛的吸力,也是徐徐的自其體內暴涌而出。

隨著吸力的涌盛,這片安靜的血紅色液體區域頓時變得騷動了起來,雄渾得令人震驚的粘稠血色能量,猶如一道道匹練一般,源源不斷的對著蕭炎體內鉆去。

在這些血紅色液體接觸到蕭炎體表的碧綠火焰時,頓時便是爆發出一陣嗤嗤的聲響,液體能量之內所蘊含的灰色光點,立刻蹦散而開,在琉璃遂心火之下,這些火毒根本就難以進入到蕭炎的身體。

失去了火毒的血紅色液體,方才是最為大補之物,但猶如歲月的累積,這兩物幾乎是徹底的粘合在了一起,若非是蕭炎擁有著琉璃遂心火,怕也是絕對不可能如此輕易的便是將之分離而開。

而當第一股磅礴的血紅色液體鉆進蕭炎體內時,其整個身體都是在此刻猛的顫抖了一下,如此強大的能量,若是放在平日,足足可抵擋三五日之功,但現在,卻是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冉廡成,難怪會令得噬金鼠族費這么大的心血將之掩藏。,如果能夠將這里的火毒盡數排除的話,噬金鼠族的實力,必然將會因此而大漲。

心神操控著這些灌注入體的磅礴能量沿著焚決的功法路線急速運轉,而在那般運轉間,蕭炎能夠隱隱的察覺到,體內的經脈,骨骼,肌肉,甚至細胞等等,都是在瘋狂的吞噬著侵入體內的大量能量,而在這般吞噬間,它們,也是正在飛速的強化。''那血色粘稠能量,似乎有著一種極為特殊的神效,可供吸收的程度極強,而且或許是猶如經年累積的緣故,其中有著一種淡淡的生機之感,吸收之時,總是能夠感覺到身體處在一個生機勃勃的狀態,極為的玄奇。

此刻若是有人在此的話,則是能夠發現,此刻的蕭炎,幾乎全身上下都是變成了那種血紅之色,那些磅礴的粘稠血色能量,已經占據了他身體的每一寸,甚至是連皮膚,都是在血色能量的侵泡之下,變得越加的具備柔韌性質。

對于血色粘稠能量的這般神效,蕭炎心頭也是一片狂喜,若說先前他還會此處能夠助他突破斗皇層次有些懷疑的話,那么現在便是絕對的毋庸置疑,按照這種速度,即便突破斗皇所需要的能量是一個無底洞,那他也是有著信心,在這里,將那所謂的無底洞給填滿!

在這血潭之底,給予了蕭炎脫胎換骨的充裕能量!在這里,他能夠肆無忌憚的吸收,而不用絲毫擔心會出現能量枯竭的問題。

而∽那最令得人忌憚的天山火毒,對于蕭炎來說,,卻是沒有半點的威脅。“因此,這里的寶地,說起來幾乎倒是像為蕭炎量身打造一般完美一一一吸收的速度雖然頗為恐怖,但蕭炎也知道,即便如此,想要突破斗皇層次,也尚還需要不短的時間,突破斗皇巔峰所需要的能量,實在是太過龐大。

身體如尸體般的盤坐于血潭之底,周身碧綠火焰猶如永不熄滅般,將蕭炎緊緊的護在其內,在火焰周圍,一股股極為粗壯的血紅色粘稠能量,也是在源源不斷的穿過火焰,最后盡數灌注進入其會體之內。

安靜的血潭之底,沒有時間的概念,但那如老僧般的蕭炎,從其體內彌漫而出的氣息,卻是在以一個緩慢的速度逐漸的攀升,這般速度雖然看似緩慢,但卻是在對著那個橫跨在斗皇與斗宗之間的那道天壑,悄然爬去,按照這種速度,抵達甚至突破,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當達到那般時間之霎,也便將會是蕭炎成功突破斗皇,達到斗宗之刻!

(最近似乎起點搞了個盟主活動,在活動期間沖盟的話,能夠得到一個徽章,斗破現在的盟主數量排名第七,璐位盟主,有沒哪位好漢來

沖進血潭之內,蕭炎的第一感覺,便是那濃郁得令人難以置信的精純能量,碧綠色的斗氣繚繞在其周身,將周圍的血紅色液體盡數隔絕而開,他并未吸收這里的能量,而是在略作停頓之后,直接對著血潭之底游蕩而去。

血潭之中的血紅色液體,頗為粘稠,就如同鮮血一般,視線在這里也是變得極短了起來,甚至連游動時,都是感覺到一股不小的阻力,而且最令得蕭炎感到驚愕的,是靈魂力量居然也是難以穿透這些血紅色液體,那般感覺,就猶如在森林中所遇見的那些詭異迷霧一般。

不過雖說靈魂力量難以穿透血紅色液體,但蕭炎依舊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在他周圍不遠處,有著什么東西在瘋狂的吸收著血潭中的能量,顯然應該便是鳳清兒等人。

蕭炎身體略微停留了一下,略一遲疑,母光望向血潭之底,由于視線阻礙的緣故,所能望見的,便只是那種幽幽的暗紅之色,看上去,倒是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手掌一晃,那塊暗金色的頭骨出現在其手中,蕭炎手掌微微緊握,旋即一咬牙,身形一動,直接是破開紅色液體,迅速的對著血潭之底游去。

隨著離血潭之上越來越遠,那紅色液體之中所蘊含的能量也是越來越濃郁與精純,但蕭炎卻是清楚,這個距離的紅色能量之中,已經被摻雜了上了極為濃郁的火毒,這種火毒并非是能量天生所攜帶,而是這座火山彌漫而出,這天山血潭應該便是這火山的中心點,也是火毒最為狂暴的地點。

火毒這東西,蕭炎當年在內院的天焚煉氣塔中也見過,但這。兩者明顯不是一個層次的,這天目山的火山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那媳雀積的火毒,自然是極為恐怖,不然的話,不可能會將金石弄成這般模樣,斗宗強者,可并不脆弱。

碧綠火焰繚繞在蕭炎周身,恐怖的溫度將附近的血紅色能量盡數蒸發,而那些紅色能量之中所蘊含的火毒,也是被火焰給強行排開,根本就接觸不了蕭炎的身體。

這般不斷的下潛持續了約莫將近十分鐘的時間,蕭炎手中的暗金色頭骨方才逐漸的變得熾熱起來,許些光芒從中彌漫而出。

見到頭骨的反映,蕭炎',℃頭也是微微一喜,游蕩的速度逐漸變緩,片刻后,身體逐漸停止,目光火熱的望著下方,那里的空間,隱隱間有著許些扭曲的感覺,而那眾多紅色液體,也是猶如遇見了無形的屏障般,被分離而開。

“這里便是那空間結鏡么。“”望著那有些扭曲的空間,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他能夠隱隱間感受到這東西的強悍程度,若是依靠他的能力,想要進入其中,那困難度,怕是不會低到哪里去。

手中暗金色頭骨抬起,然后輕輕的按在那無形的空間屏障之下,頓時頭骨爆發出一陣璀璨強芒,而那空間結鏡也是泛起了一囡囡漣漪,旋即一道可容一人通過的通道,出現在了蕭炎面前。

見到運通道,蕭炎臉龐上的凝重更深,將頭骨收入納戒,深吸一口氣,琉璃遂心火暴涌而出,然后將身體里里外外盡數包裹,做完這些防御,他這才稍稍放心,身形一動,謹慎的順著通道游蕩而進。

身體剛剛通過通道,蕭炎便是猛的感覺到周圍一股強悍的壓力陡然襲來,而其身體,也是瞬間下沉了十幾米方才穩住。

穩住身形,蕭炎這才舉目四望,這片被空間結鏡封鎖的區域并不大,不會超過十丈范圍,這里的血紅色能量的粘稠程度,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甚至是手臂揮動間,都是將會感到一股比上面強大了十倍不止的阻力。

這里的粘稠血色液體之內,摻雜著一種頗為濃郁的暗灰色光點「這些光點之中隱隱散發著一種腥臭的燥熱之味,每當這些灰色光點落在蕭炎身體周圍的碧綠火焰上時,便是會立刻爆裂而開,與此同時那火焰也是會劇烈的顫抖起來。

“這便是那所謂的天山火毒么?腐蝕力居然如此恐怖,難怪連金石那等實力的強者,也是不敢在這里過多停留。”蕭炎面色凝重的望著那些密密麻麻的灰色光點,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在蕭炎的下方,是一片布滿著坑坑洼洼的的凹槽之地,這些大大小小的坑洞內,不斷的冒出許些灰色煙霧,而那煙霧之內則是被灰色的火毒所彌漫,顯然在這血潭之底,應該便是一座沸騰的活火山。

目光帶著許些驚嘆掃遍這片被空間結鏡封鎖的區域,蕭炎游動著身體,然后在血紅色液體之中盤腿坐下,體內的琉璃蓮心火源源不斷的涌出,隔絕著火毒的侵蝕。

“若非是有異火,即便明知道這里是處寶地,怕也是不敢下來。”有些慶幸的輕嘆了一口氣,蕭炎手中迅速結出修煉印記,而其雙眸,也是逐漸閉上。

僅僅幾分鐘時間,蕭炎便是順利的進入到了修煉狀態,旋即,一股兇猛的吸力,也是徐徐的自其體內暴涌而出。

隨著吸力的涌盛,這片安靜的血紅色液體區域頓時變得騷動了起來,雄渾得令人震驚的粘稠血色能量,猶如一道道匹練一般,源源不斷的對著蕭炎體內鉆去。

在這些血紅色液體接觸到蕭炎體表的碧綠火焰時,頓時便是爆發出一陣嗤嗤的聲響,液體能量之內所蘊含的灰色光點,立刻蹦散而開,在琉璃遂心火之下,這些火毒根本就難以進入到蕭炎的身體。

失去了火毒的血紅色液體,方才是最為大補之物,但猶如歲月的累積,這兩物幾乎是徹底的粘合在了一起,若非是蕭炎擁有著琉璃遂心火,怕也是絕對不可能如此輕易的便是將之分離而開。

而當第一股磅礴的血紅色液體鉆進蕭炎體內時,其整個身體都是在此刻猛的顫抖了一下,如此強大的能量,若是放在平日,足足可抵擋三五日之功,但現在,卻是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冉廡成,難怪會令得噬金鼠族費這么大的心血將之掩藏。,如果能夠將這里的火毒盡數排除的話,噬金鼠族的實力,必然將會因此而大漲。

心神操控著這些灌注入體的磅礴能量沿著焚決的功法路線急速運轉,而在那般運轉間,蕭炎能夠隱隱的察覺到,體內的經脈,骨骼,肌肉,甚至細胞等等,都是在瘋狂的吞噬著侵入體內的大量能量,而在這般吞噬間,它們,也是正在飛速的強化。''那血色粘稠能量,似乎有著一種極為特殊的神效,可供吸收的程度極強,而且或許是猶如經年累積的緣故,其中有著一種淡淡的生機之感,吸收之時,總是能夠感覺到身體處在一個生機勃勃的狀態,極為的玄奇。

此刻若是有人在此的話,則是能夠發現,此刻的蕭炎,幾乎全身上下都是變成了那種血紅之色,那些磅礴的粘稠血色能量,已經占據了他身體的每一寸,甚至是連皮膚,都是在血色能量的侵泡之下,變得越加的具備柔韌性質。

對于血色粘稠能量的這般神效,蕭炎心頭也是一片狂喜,若說先前他還會此處能夠助他突破斗皇層次有些懷疑的話,那么現在便是絕對的毋庸置疑,按照這種速度,即便突破斗皇所需要的能量是一個無底洞,那他也是有著信心,在這里,將那所謂的無底洞給填滿!

在這血潭之底,給予了蕭炎脫胎換骨的充裕能量!在這里,他能夠肆無忌憚的吸收,而不用絲毫擔心會出現能量枯竭的問題。

而∽那最令得人忌憚的天山火毒,對于蕭炎來說,,卻是沒有半點的威脅。“因此,這里的寶地,說起來幾乎倒是像為蕭炎量身打造一般完美一一一吸收的速度雖然頗為恐怖,但蕭炎也知道,即便如此,想要突破斗皇層次,也尚還需要不短的時間,突破斗皇巔峰所需要的能量,實在是太過龐大。

身體如尸體般的盤坐于血潭之底,周身碧綠火焰猶如永不熄滅般,將蕭炎緊緊的護在其內,在火焰周圍,一股股極為粗壯的血紅色粘稠能量,也是在源源不斷的穿過火焰,最后盡數灌注進入其會體之內。

安靜的血潭之底,沒有時間的概念,但那如老僧般的蕭炎,從其體內彌漫而出的氣息,卻是在以一個緩慢的速度逐漸的攀升,這般速度雖然看似緩慢,但卻是在對著那個橫跨在斗皇與斗宗之間的那道天壑,悄然爬去,按照這種速度,抵達甚至突破,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當達到那般時間之霎,也便將會是蕭炎成功突破斗皇,達到斗宗之刻!

(最近似乎起點搞了個盟主活動,在活動期間沖盟的話,能夠得到一個徽章,斗破現在的盟主數量排名第七,璐位盟主,有

沖進血潭之內,蕭炎的第一感覺,便是那濃郁得令人難以置信的精純能量,碧綠色的斗氣繚繞在其周身,將周圍的血紅色液體盡數隔絕而開,他并未吸收這里的能量,而是在略作停頓之后,直接對著血潭之底游蕩而去。

血潭之中的血紅色液體,頗為粘稠,就如同鮮血一般,視線在這里也是變得極短了起來,甚至連游動時,都是感覺到一股不小的阻力,而且最令得蕭炎感到驚愕的,是靈魂力量居然也是難以穿透這些血紅色液體,那般感覺,就猶如在森林中所遇見的那些詭異迷霧一般。

不過雖說靈魂力量難以穿透血紅色液體,但蕭炎依舊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在他周圍不遠處,有著什么東西在瘋狂的吸收著血潭中的能量,顯然應該便是鳳清兒等人。

蕭炎身體略微停留了一下,略一遲疑,母光望向血潭之底,由于視線阻礙的緣故,所能望見的,便只是那種幽幽的暗紅之色,看上去,倒是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手掌一晃,那塊暗金色的頭骨出現在其手中,蕭炎手掌微微緊握,旋即一咬牙,身形一動,直接是破開紅色液體,迅速的對著血潭之底游去。

隨著離血潭之上越來越遠,那紅色液體之中所蘊含的能量也是越來越濃郁與精純,但蕭炎卻是清楚,這個距離的紅色能量之中,已經被摻雜了上了極為濃郁的火毒,這種火毒并非是能量天生所攜帶,而是這座火山彌漫而出,這天山血潭應該便是這火山的中心點,也是火毒最為狂暴的地點。

火毒這東西,蕭炎當年在內院的天焚煉氣塔中也見過,但這。兩者明顯不是一個層次的,這天目山的火山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那媳雀積的火毒,自然是極為恐怖,不然的話,不可能會將金石弄成這般模樣,斗宗強者,可并不脆弱。

碧綠火焰繚繞在蕭炎周身,恐怖的溫度將附近的血紅色能量盡數蒸發,而那些紅色能量之中所蘊含的火毒,也是被火焰給強行排開,根本就接觸不了蕭炎的身體。

這般不斷的下潛持續了約莫將近十分鐘的時間,蕭炎手中的暗金色頭骨方才逐漸的變得熾熱起來,許些光芒從中彌漫而出。

見到頭骨的反映,蕭炎\,℃頭也是微微一喜,游蕩的速度逐漸變緩,片刻后,身體逐漸停止,目光火熱的望著下方,那里的空間,隱隱間有著許些扭曲的感覺,而那眾多紅色液體,也是猶如遇見了無形的屏障般,被分離而開。

“這里便是那空間結鏡么。“”望著那有些扭曲的空間,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他能夠隱隱間感受到這東西的強悍程度,若是依靠他的能力,想要進入其中,那困難度,怕是不會低到哪里去。

手中暗金色頭骨抬起,然后輕輕的按在那無形的空間屏障之下,頓時頭骨爆發出一陣璀璨強芒,而那空間結鏡也是泛起了一囡囡漣漪,旋即一道可容一人通過的通道,出現在了蕭炎面前。

見到運通道,蕭炎臉龐上的凝重更深,將頭骨收入納戒,深吸一口氣,琉璃遂心火暴涌而出,然后將身體里里外外盡數包裹,做完這些防御,他這才稍稍放心,身形一動,謹慎的順著通道游蕩而進。

身體剛剛通過通道,蕭炎便是猛的感覺到周圍一股強悍的壓力陡然襲來,而其身體,也是瞬間下沉了十幾米方才穩住。

穩住身形,蕭炎這才舉目四望,這片被空間結鏡封鎖的區域并不大,不會超過十丈范圍,這里的血紅色能量的粘稠程度,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甚至是手臂揮動間,都是將會感到一股比上面強大了十倍不止的阻力。

這里的粘稠血色液體之內,摻雜著一種頗為濃郁的暗灰色光點「這些光點之中隱隱散發著一種腥臭的燥熱之味,每當這些灰色光點落在蕭炎身體周圍的碧綠火焰上時,便是會立刻爆裂而開,與此同時那火焰也是會劇烈的顫抖起來。

“這便是那所謂的天山火毒么?腐蝕力居然如此恐怖,難怪連金石那等實力的強者,也是不敢在這里過多停留。”蕭炎面色凝重的望著那些密密麻麻的灰色光點,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在蕭炎的下方,是一片布滿著坑坑洼洼的的凹槽之地,這些大大小小的坑洞內,不斷的冒出許些灰色煙霧,而那煙霧之內則是被灰色的火毒所彌漫,顯然在這血潭之底,應該便是一座沸騰的活火山。

目光帶著許些驚嘆掃遍這片被空間結鏡封鎖的區域,蕭炎游動著身體,然后在血紅色液體之中盤腿坐下,體內的琉璃蓮心火源源不斷的涌出,隔絕著火毒的侵蝕。

“若非是有異火,即便明知道這里是處寶地,怕也是不敢下來。”有些慶幸的輕嘆了一口氣,蕭炎手中迅速結出修煉印記,而其雙眸,也是逐漸閉上。

僅僅幾分鐘時間,蕭炎便是順利的進入到了修煉狀態,旋即,一股兇猛的吸力,也是徐徐的自其體內暴涌而出。

隨著吸力的涌盛,這片安靜的血紅色液體區域頓時變得騷動了起來,雄渾得令人震驚的粘稠血色能量,猶如一道道匹練一般,源源不斷的對著蕭炎體內鉆去。

在這些血紅色液體接觸到蕭炎體表的碧綠火焰時,頓時便是爆發出一陣嗤嗤的聲響,液體能量之內所蘊含的灰色光點,立刻蹦散而開,在琉璃遂心火之下,這些火毒根本就難以進入到蕭炎的身體。

失去了火毒的血紅色液體,方才是最為大補之物,但猶如歲月的累積,這兩物幾乎是徹底的粘合在了一起,若非是蕭炎擁有著琉璃遂心火,怕也是絕對不可能如此輕易的便是將之分離而開。

而當第一股磅礴的血紅色液體鉆進蕭炎體內時,其整個身體都是在此刻猛的顫抖了一下,如此強大的能量,若是放在平日,足足可抵擋三五日之功,但現在,卻是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冉廡成,難怪會令得噬金鼠族費這么大的心血將之掩藏。,如果能夠將這里的火毒盡數排除的話,噬金鼠族的實力,必然將會因此而大漲。

心神操控著這些灌注入體的磅礴能量沿著焚決的功法路線急速運轉,而在那般運轉間,蕭炎能夠隱隱的察覺到,體內的經脈,骨骼,肌肉,甚至細胞等等,都是在瘋狂的吞噬著侵入體內的大量能量,而在這般吞噬間,它們,也是正在飛速的強化。\\那血色粘稠能量,似乎有著一種極為特殊的神效,可供吸收的程度極強,而且或許是猶如經年累積的緣故,其中有著一種淡淡的生機之感,吸收之時,總是能夠感覺到身體處在一個生機勃勃的狀態,極為的玄奇。

此刻若是有人在此的話,則是能夠發現,此刻的蕭炎,幾乎全身上下都是變成了那種血紅之色,那些磅礴的粘稠血色能量,已經占據了他身體的每一寸,甚至是連皮膚,都是在血色能量的侵泡之下,變得越加的具備柔韌性質。

對于血色粘稠能量的這般神效,蕭炎心頭也是一片狂喜,若說先前他還會此處能夠助他突破斗皇層次有些懷疑的話,那么現在便是絕對的毋庸置疑,按照這種速度,即便突破斗皇所需要的能量是一個無底洞,那他也是有著信心,在這里,將那所謂的無底洞給填滿!

在這血潭之底,給予了蕭炎脫胎換骨的充裕能量!在這里,他能夠肆無忌憚的吸收,而不用絲毫擔心會出現能量枯竭的問題。

而∽那最令得人忌憚的天山火毒,對于蕭炎來說,,卻是沒有半點的威脅。“因此,這里的寶地,說起來幾乎倒是像為蕭炎量身打造一般完美一一一吸收的速度雖然頗為恐怖,但蕭炎也知道,即便如此,想要突破斗皇層次,也尚還需要不短的時間,突破斗皇巔峰所需要的能量,實在是太過龐大。

身體如尸體般的盤坐于血潭之底,周身碧綠火焰猶如永不熄滅般,將蕭炎緊緊的護在其內,在火焰周圍,一股股極為粗壯的血紅色粘稠能量,也是在源源不斷的穿過火焰,最后盡數灌注進入其會體之內。

安靜的血潭之底,沒有時間的概念,但那如老僧般的蕭炎,從其體內彌漫而出的氣息,卻是在以一個緩慢的速度逐漸的攀升,這般速度雖然看似緩慢,但卻是在對著那個橫跨在斗皇與斗宗之間的那道天壑,悄然爬去,按照這種速度,抵達甚至突破,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當達到那般時間之霎,也便將會是蕭炎成功突破斗皇,達到斗宗之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斗破蒼穹目錄  |  下一章
瀏覽記錄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