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噩盡島二  兵之槍 雜魚  副本異界 風馭 末日蟑螂  
黃金屋中文 >> 九鼎記  >>  目錄 >> 第十二篇 第二十三章 把酒夜談(大結局上)

第十二篇 第二十三章 把酒夜談(大結局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九鼎記 第十二篇 第二十三章 把酒夜談(大結局上)

九鼎記·第十二篇(最終篇)九鼎輪回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

“爹!”

當裴三正激動開心的爽快大笑時,裴雪蓮這時候笑盈盈得躍上了樓閣,走了過來,“什么事情讓爹你這么高興啊,說與女兒聽聽。”

旁邊的獸王“烏侯,笑道:”師妹。在揚州楚郡境內野狼山上有一個神秘人,身體周圍環繞著霧氣,被當地人傳為“神靈,。因為這人坐在一棵柱襯下,而這棵柱樹不斷的長出枝葉乃至柱花。而后呢,這棵桂襯又迅速的枯萎下去。”

這聽的裴雪蓮大吃一驚。

烏侯接著笑道:“觀在形意門的人己經將那封鎖,按照我們猜測,那神秘人就是滕青山。”

“對,肯定是滕青山。”旁邊的裴三哈哈笑道,“在這世上,能夠達到”生死轉換于彈指間,的,也只有我和滕青山!真沒想到,在臘月十八到來之前,這滕青山竟然真的能突破。沒讓我失望,沒讓我失望啊!“說是”彈指間,實際上只是夸張之辭罷了。

“恭喜爹。”旁邊裴雪蓮連笑道。

裴三微微一笑。

“對了,爹,這個滕青山。和之前的泰十七比,誰更厲害?”裴雪蓮連問道。

“當然是滕青山。”

裴三淡笑道,“那秦十七,是在生死之戰當中得以突破,可是秦十七的陰陽之力融合程度并不算高,且當時生死之戰,他也沒更多時間去參悟鞏固。而滕青山不同他是在苦修當中參悟悟到而且觀在還在繼續參悟,繼續提高融合程度,且會完全熟悉這種世界之力,滕青山的生死之道融合程度將會超過秦十七!這才是我真正的對手!”

裴雪蓮大吃一驚:“爹,滕青山這么厲害,爹你有把握嗎?”

上次一戰,秦十七都己經重傷裴三,令裴三最終修養數個月。可就是那樣,裴三其實都是有把握的。

可是滕青山比秦十七還厲害“那裴三還有把握嗎?”沒有把握,或許觀在我還比他強些,可是等到臘月十八,還有三個月,這三個月,足以令他達到和我一樣的。“…無限接近至強者境界!。”

裴三搖搖頭“走到樓閣欄桿前,看著無邊的天地,雙眸中有著一道奪目亮光,”對手!這才是真正的對手!沒有把握才好,沒有一點把握,生死未知。只有如此,才能進入真正的極限,精神提升到極限,才可能踏入至強者!“看著扶著欄桿,遙看天地的高大背影。

裴雪蓮不由咬著嘴唇。

在她心中‘'

從記事開始,她爹裴三就好像一座雄偉的高山,能夠阻攔一切危險。沒有任何事情她爹做不到的。而在心中,她也一直極度崇拜著她爹。就算她爹要滅天下第一宗派’摩尼寺,她也同樣對她爹信心十足。果然一一摩尼寺”果然被她爹給滅了。

她爹提出要約戰天下間三大強者,在裴雪蓮看來,那所謂的三大強者,肯定是要被她爹擊敗的。而且她爹‘裴三,一直都是信心十足的確“黃天勤、秦十七都先后隕落。而她爹成為最后勝利者。

可如…可是……她爹觀在竟然說”沒有把握,。總是信心十足,面對一切危險都談笑風生,成竹在胸的父親’裴三,此刻竟然說和滕青山一戰沒有把握!

裴雪蓮腦海中不由浮觀了滕青山的模樣,對于這個從她身邊奪走她愛徒,充滿傳奇性的男子。裴雪蓮雖然不喜歡,可是必須得承認,那個傳奇性的男子“滕青山,的確是九州歷史上都屈指可數的風華絕代的人物。

然而!!!

她爹,卻是九州最強的!”爹不會有事的,一定會贏“一定會!”裴雪蓮心中不斷說道。“爹!”裴雪蓮忽然喊道。

扶著欄桿的裴三,轉頭笑看向女兒。

裴雪蓮卻是深吸一口氣,盯著她爹,鄭重道:“爹,臘月十八一戰,你一定要贏,一定一定要贏!!!”

裴三看著女兒眼眸中閃爍的淚光,心中不由的一顫。

“雪蓮,過來。”裴三聲音柔和起來。

裴雪蓮走了過去。

裴三卻是伸手輕輕將自己女兒擁在懷里,裴雪蓮抱著父親,頭埋在父親胸膛里,眼淚有些忍不住。裴三抱著女兒,輕聲的說道:“雪蓮,爹答應你,臘月十八一戰,爹一定會贏的!”

“嗯。”裴雪蓮輕輕點頭,只是緊緊抱著她爹。

父女二人,就仿佛雕塑一般,在一起許久,許知…揚州永安郡,歸元宗內諸葛元洪仰頭看天“天空中飄蕩著絲絹般的云朵。”坐于桂樹下,一枯一榮于彈指間青山是突破了。“諸葛元洪自言自語道,”看來青山,對于臘月十八一戰。也是不想放棄“既然他突破了。那么到時候恐怕真的要和裴三一戰了!和裴三一戰,生死未知啊。”

因為歸元宗滅射日神山,諸葛元洪在沒證據情況下,利用了滕青止1一把。

雖然說…諸葛元洪是為了歸元宗。可是在心中,諸葛元洪依舊感到對滕青山有著一絲歉意。畢竟他是看著滕青山成長起來,特別是當初滕青山在歸元宗的時候,諸葛元洪更是有心,將滕青山培養成歸元宗宗主,甚至于要將女兒“諸葛青,嫁給滕青山。

女婿等于半個兒子。

諸葛元洪何嘗沒有將滕青山當成兒子的心思?可是世事弄人。”生死未知啊。“諸葛元洪心中有著濃濃的擔憂。

在九州上一直以絕對強橫,同時神秘不可測的”裴三,諸葛元洪心中有著深深的忌憚。黃天勤、秦十七的先后戰死,更是讓諸葛元洪震驚于裴三的強大。觀在“滕青山,也要和裴三進行決戰了。”等青山,在桂樹下參悟結束回大延山后,我去看看他吧。“諸葛元洪心中默默說道。

揚州楚郡境內,野狼山。

一名名精壯的形意門的弟子,仿佛雕塑一般有序的排列開,只是一雙眸子時而掃過前方那些好奇的從各地趕來的人們。那些因為聽說”神靈,的故事,更是知道形意門的‘不死鳳凰,也到來而吸引趕來的各地人們,正一個個彼此交談,卻不敢沖撞形意門的人馬。

在由大量形意門弟子環繞封鎖形成的區域中央濃濃的桂花香彌漫著,不死鳳凰、李珺以及洪霖、洪武夫妻二人等不少人,包括滕青山的父母滕永凡、衰蘭都在一旁守候著。

“爹,爺爺什么時候醒來啊?”稚嫩的聲音從洪武旁邊,穿著紅色小棉襖的小女童口中傳來。

“秀秀,要不,爹送你回去?”洪武笑著道。

“不。”那小丫頭連連搖頭。

此時周圍山地上滿是積雪,李珺他們來到這己經等了一個月,可是滕青山還是處于參悟當中,因此李珺他們只能默默等待著。旁邊的柱花樹一次次得生長,一次次的枯萎。每一次生長,都發散出濃郁的柱花香。

觀如今,連方圓一兩里內都能嗅到柱花香,在這寒冬中,能聞到桂花香的確是一件奇事。

“生……”

“死”。“”

那灰蒙蒙的世界之力中,蘊含著少量的黑白之色,然而這“霧氣,此刻開始迅速得朝滕青山收攏過去,僅僅一瞬間”這些霧氣變完全涌進了滕青山的體內。而滕青山身后的那棵桂襯也停止在剛剛發芽的階段。

“青山!”

“爹!”

“師傅!”

李珺他們一群人都忽的連站了起來,在著等待了超過一個月時間,他們總算親眼清晰看到了滕青山。此時滕青山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且臟的很。而且臉上也是一把胡子。乍一看就仿佛流浪的乞弓。

唯一的特殊之處,是滕青山的皮膚,就仿佛晶瑩剔透的珠玉。

“生死相輔相成。”

“沒有生,怎么會有死?”

“沒有死,怎么會有生?”

滕青山緩緩睜開雙眸,雙眸當中隱隱有著奇異光芒流轉,蘊含著特殊的魔力吸引著人。原本都激動看向滕青山的李珺、洪武等一群人,都不由自主受滕青山的雙眸影響,有些神智不清醒了。滕青山這才驚醒,雙眸恢復正常。

“小珺。”滕青山站了起來。

“青山。”李珺一臉激動。連跑過來就一把擁抱住滕青山,在擁抱的時候“滕青山己經迅速得將身上臟分分的衣服灰塵盡皆震散,且將所有灰塵裹成一團,化為一個泥球跌入地面當中。”爺爺。“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滕青山轉頭看去,一名穿著紅色小棉襖的女童正瞪大著烏溜溜的大眼晴,看著滕青山,”你的眼晴,好,好漂亮!“滕青山一怔。

旁邊的徒弟滕獸等人,一個個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眼晴漂亮?“滕青山第一次遇到有人這樣評價自己。”是秀秀吧,兩年沒見,這么大了。“滕青山笑著走過去,一把就抱起了這個小丫頭,這秀秀在滕青止1懷里,還捏了捏滕青山的胡子,很驚喜道:”爺爺的胡子真長,爹爹他就沒這么長的胡子。“周圍一群人啞然失笑。”爹,娘。“滕青山看向一旁的父母,”今天什么日子?“”今天都十月十六了。離臘月十八,只剩下兩個月。“滕永凡說道。”兩個月……“自己還有兩個月,就要和那天神宮裴三一戰了!

不過此次的參悟,令滕青山對那裴三沒有一點懼怕念頭。

滕青山點點頭,看看周圍,笑道,”走吧,我們回家!“滕青山離開”形意門原本封鎖那塊區域的人馬自然也開始離開,這令那些好奇的人們連沖到那棵桂樹旁,可是他們一個個都失望的發觀…當初那位“神靈,己經消失不見。那棵柱襯也不再迅速得生長、枯萎了。

滕青山一群人浩浩蕩蕩,回到了大延山形意門內。

東華苑中,夜晚時分。

滕青山、李珺二人一道靜靜的在東華苑內散步。”青山,臘月十八,你和裴三一戰,要真的一戰?“李珺忍不住問道。”就“滕青山點點頭。”有多少把握?“李珺連道。

滕青山輕輕握住妻子的手,一笑道:”放心吧,小珺。觀在除了至強者,否則“沒人能殺死我!”當初在桂樹下剛開始參悟時,滕青山境界就和當初那突破的秦十七相當。而經過一個多月的參悟鞏固,滕青山觀在己經無限接近于至強者!

“我甚至于”都能感覺到,什么叫至強者“”強大,自由、掙脫天地的狂桔。“滕青山眼眸中閃爍著一絲希望。

李珺聽的也是懵懵懂懂。”不過。“滕青山搖頭,”看得到,卻摸不著。我觀在就是這樣,己經能感覺到至強者,可是卻就是無法自己達到。著是最后一道關卡!我想,那裴三也是面臨這最后一道關卡。歷史上的東北王洪天,等歷代一些厲害的洞虛境界強者,怕都有不少,困在這一關。“李珺連道:”青山,觀在離大戰之日,還有兩個月。這兩個月,你能突破嗎?“”哈哈……,“這最后一關、別說兩個月。想不通的話,就是兩百年,怕都無法突破。只能靠機遇。”滕青山一笑道。“我準備從明天開始,將我感悟的”道,都轉為一套套拳法。這一套套拳法,對我形意門也是大有益處!“形意拳的本源,便是這三體式。

滕青山也是直至達到如今的境界,無限趨近于至強者,生和死那種相輔相成,互相促進互相克制的意境完全領悟后。才將”三體式,完全琢磨透了!三體式一成,形意拳在滕青山眼中再也沒有了秘密。

創造拳法、便輕松的很。

時間流逝,滕青山每天吃飯的時候和妻兒們談笑聊天,陪陪父母。而其他時間“則是在書房當中,時而演練演練拳法,時而就將一套套拳法完全記載下來。所謂溫故而知新,滕青山將所悟的道,給轉為拳法的過程,就是一種重新’提煉,的過程。

十一月初一。

東華苑書房內。

滕青山正在紙張上畫下拳法圖,并且在一旁留下一些注釋,忽然滕青山抬頭,雙眸中有著一絲驚喜:”師傅來了?“和師傅諸葛元洪,己經許久沒見過了。

滕青山連放下紙筆,出了書房。而此時諸葛元洪帶著兒子諸葛云和青雨,剛剛進入東華苑。”哥!“青雨老遠看到滕青山,連跑過來”小雨。,滕青山笑看著妹妹,觀如今妹妹也變得雍容成熟的多,畢竟青雨的兒子,都己經成親了。“哥,你這兩年一直不在大延山,我回來看爹娘的時候,找你好幾次了。都沒看到你……”青雨牽著滕青山的手“聲音忽然壓低下去,”哥,臘月十八,你真的要和那裴三一戰嗎?,青雨看向她哥的目光當中,有著一絲擔憂。

“小丫頭……,滕青山笑著摸了摸妹妹的腦袋,”放心,要相信你哥我……,“恩……,青雨點點頭。”小珺,你帶青雨他們先去坐坐。,見李珺過來,滕青山連招呼一聲,當即李珺帶著諸葛云、青雨先進入堂屋去了,而滕青山則是和師傅諸葛元洪走在一起。

這一對師徒,關系頗為奇妙。

說是師徒,其實諸葛元洪并沒傳滕青山什么技藝,觀在更是沒有名義上的師徒之名。可是滕青山、諸葛元洪這種人,都是貴在交心。諸葛元洪早就將滕青山當成徒弟,甚至于當成女婿般看待。

滕青山自然也很敬重諸葛元洪。

“有把握嗎?,諸葛元洪突兀的開口。”還行。和裴三一戰,沒人敢說有把握。滕青山淡然一笑。

諸葛元洪轉頭看著滕青山,出一絲微笑:“1青山,祝你功成。,”嗯,師傅你到時候看著就是。,滕青山也是一笑。

簡簡單單幾句話。

他們之間不需要說太多,諸葛元洪看著眼前這談笑間有著讓人信服的莫名魅力的滕青山。觀如今,滕青山是整個九州大地上,都是最巔峰的存在1充滿奇跡的存在。只有另外一個神秘的魔頭般存在裴三,能和他一比。

諸葛元洪腦海中卻是回憶起過去和滕青山的一幕幕……他第一次看到滕青山時,那時候滕青山是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以十六歲之齡,笑傲黑甲軍的擂臺,無人可敵。當時他諸葛元洪便說出這么一句話:“1此子前途無量。,而后更是親自將其收為弟子。

那時候的滕青山初出茅廬,鋒芒畢。更是能名列《地榜》。

然觀如今。更是整個九州大地的巔峰強者!”青青,你地下若有靈,若看到青山能有今日,也該滿足了吧。

,諸葛元洪心中默默道。

“師傅。,旁邊滕青山忽然開口。”嗯?,諸葛元洪看過來。

“出戰之前,我準備去拜祭一下青青。,滕青山忽然說道。

諸葛元洪一怔,而后點點頭。

滕青山雙眼迷蒙,對于那個單純的不似人間的滴仙般少女,滕青山在內心最深處是一直有著無盡的內疚的。就算過了三十年,滕青山依舊沒法忘記。那個在自己懷中微笑著死去的少女。

時間一天天逼近,隨著愈加接近臘月十八,整個九州大地上幾乎處處都在談論著三次巔峰之戰的最后一戰一一也是最具有傳奇色彩的滕青山,和最可怕最神秘的裴三,這二人到底誰能夠贏,又是誰在最后一戰隕落!

而東華苑內”滕青山也感覺到,接近臘月十八,家人們也有些擔‘。

臘月十六這一天。

夜晚時分。

滕青山還在書房當中,書寫著拳法秘籍“這種創造拳法的過程,滕青山也感到自己對內家拳的把握更深一籌。”沙沙,書房中除了蠟燭偶爾的僻啪聲,便只剩下滕青山毛筆書寫的聲音。

“滕青山,可否出來共飲一番?,一道聲音在滕青山耳中響起。”裴三?。,滕青山有些驚訝,這么晚了,裴三還來干什么。

不過隨即一笑,放下毛筆,便推開書房房門走了出去。只見不遠處的裴三,一身淡黃色長袍,正悠閑自在的仿佛在自家一般。坐在滕青山家的院落亭子下飲酒,笑看向走來的滕青山。

“坐。,裴三將一壺酒推到滕青山這一邊。

滕青山端著酒壺,為自己倒下一杯酒。”裴三,后日我們就一戰了。不知道你今天過來是?,滕青山笑著問道。

裴三端著酒杯,仰頭就喝盡,長長得舒出一口氣,看向滕青山,沉吟了許久,才緩緩道:“滕青山,我邀戰三人。這三人當豐,那黃天勤,我只是借用來震懾你和秦十七的。我真正抱有希望的,就是你和秦十七。”和泰十七一戰,可惜,他沒爆發出讓我真正驚喜的實力。雖然能威脅我,可還是差一些。,“不過你不同。,。”你的崛起速度,是我所看到人當中最快最驚人的一個……,裴三感嘆一笑道,“和黃天勤,和秦十七一戰。我都很自信,根本不相信自己可能會死!不逛…后天要和你一戰,我卻感覺到這一戰很艱險。

一個不妙,我裴三就可能殞命。,滕青山驚奇看著裴與裴三繼續說道:”你的境界,我也猜得到。能夠達到生死轉換于彈指間,你在“道,的感悟上,己經和我差不多。都是接近于至強者之境!不過,你和我不同,你走的是內家拳一路。將道完全化為拳法。

這令你對”道,有著持殊的理解。,“而我,也有我的一些特殊。,”可是滕青山你的進步速度太驚人,說不定,生死一戰當中你就能突破,達到至鞍者境界。裴三笑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一笑:“裴三,你謬贊了。不知你今天來,是?。,”我今天來,是想拜托你幾件事……,裴三說道。

“拜托我?,滕青山有些驚訝。”對。,裴三點點頭,“此戰,生死未知。若是我裴三死。我希望滕青山你能夠保住我天神宮一脈不斷絕,就算所占區域領土變小都沒關系。但是……我不想我所創的幾脈,消失在這九州大地上。

滕青山點頭。

若是自己,自然也不希望內家拳一脈斷絕。”裴三,若是我死,也希望你幫我保住內家拳一脈。,滕青山說道。

其實二人都清楚,都滅自己一脈的,只有對方!

觀如今整個九州大地,他們二人就是最強者!

“一定。”1裴三笑著點頭。“來,喝一杯。,。滕青山笑著舉杯,二人一飲而盡。”還有,我的女兒。,“裴三忽然說道,”我若死,以雪蓮的性格。或許會恨你入骨。做出些不理智的事。希望你別和她計較。“滕青山一笑:”她是小珺的師傅,單單這個,我便不會害她。“”嗯。“裴三點點頭。

談完這事情后,觀如今九州大地上最炭峰的兩個人,便在一起隨意的喝酒閑聊。就仿佛知交好友一般。而李珺、洪武等人、也發觀了自家的亭子當中,竟然來了一個陌生人裴三。而且這裴三還和滕青山開心的喝酒。

娘,怎么回事?”洪霜疑惑看著遠處亭子內。

李珺看了看:“走吧。我們回屋。”

沒人去打擾滕青山、裴三二人。

待到后半夜,滕青山隨意說了一句話:“裴三,其實我一直很奇怪,我看得出來。你是想傳你所創的幾脈,開創宗派這不奇怪。可是,你并不是要爭霸天下的人。你爭霸天下,應該是要滅摩尼寺,到底你和這摩尼寺有什么深仇大恨,讓你耗盡如此多心血為達到這個目的?”

“而且一裴三,你還在天神宮鹿下,弄出禪宗一脈。好讓摩尼寺佛宗功法傳承,這又是為何?”弄裴三微微一怔。

仰頭看著無盡夜空,沉默許久,中途更是喝了三杯酒,這才開口道:“滕青山,這件心事我憋在心里己途太久太久。”

“既然你想知道,我便告訴你吧。”

你裴三看向滕青山,微微一笑,“滕青山,你應該知道,這千年來,達到先天境界。你的速度排第二。”讓1對,第一是當年的妖僧項凡塵。“滕青山說道。

的裴三緩緩說道:”我就是項凡塵。“”什么!“滕青山整個人一個激靈,仿佛雷電在腦海中轟鳴一般,當年那具有傳奇色彩的妖僧項凡塵,竟然竟然是裴三?”你,項凡塵?“滕青山依舊感到無法相信。”很奇怪?“裴三看著西方,”佛宗修煉、重泥丸宮,修煉出舍利子。和道家一脈,和你的內家拳一脈都不同。因為重泥丸宮修煉,在摩尼寺當中,便有一種轉世之法!可以讓人轉世并且保留記憶。“滕青山一驚。

自己就是轉世,且保留記憶的。不過,自己是從地球來的。”成功的,便被稱之為轉世活佛!“裴三感嘆道,”這種轉世之法,非常危險。虛境的佛宗大師,進行轉世。恐怕十個當中才有一個成功!而洞虛境界的佛宗大師,進行轉世。倒是有一半的可能成功。“滕青山微微點頭,原來轉世并非百分百成功。

也對,要是能輕易成功,摩尼寺就太可怕了。”而且不管是誰,最多轉世一次。第二次,必死無疑。“裴三嘆息一聲,”可能,這就是天地的限制吧。“”滕青山,你可知道。“當初我滅摩尼寺,那些虛境當中唯一活著的虛境,名叫凡空。”裴三看向滕青山,“他也是轉世活佛,當年我在摩尼寺的時候,凡空就是我的小師弟。和我關系很好。你觀在該知道…這凡空,當時為什么能不死了吧。”

滕青山恍然。

師弟?

凡空,凡塵?

原來如此。

“至于我殺死的,那名叫做’了原,的黃袍僧人,當年乃是我的師叔。”裴三緩緩道,“前世,我為項凡塵。你應該知道,我為什么被稱之為妖僧吧。”

滕青山點點頭。

這項凡塵,和一般難得沾血腥的僧人不同,反而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風,更是殺了不少摩尼寺的人。“我恨摩尼寺的人,我最恨那了原。”裴三雙眸中寒光閃爍,“壓制人的真性情,滅絕人性。如此佛宗,不要也罷。當年釋遨祖師創摩尼寺,許多戒條根本沒有,都是后來人,不斷添加上去。這樣的摩尼寺……就該滅絕!”

“可惜一一”

哦當年修煉的乃是《金身佛陀》。“裴三搖頭嘆息,”雖然這是神級秘典,可是,這是釋迦祖師成就至強者的道,我不是釋還祖師,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去強修《金身佛陀》,就算勉強突破達到洞虛境界,也無法再提高。“滕青山微微點頭,達到他如此境界,也就明白了。

一本書,你讀的再透徹,想超過寫這本書的人,都不可能。

所以,最好的辦法,是自己去寫一本書!走自己的路!”這也是,當年我為什么提醒你,千萬別學神級秘典,別走別人的老路。那是禍害自己。“裴三搖頭說道,”可惜,我修煉佛宗之法己深,根本無法轉修道家…“所以我想方設法,要走出自己的路。”

“于是……有了密宗。”

裴三淡笑道,“密宗,就是我根據佛宗之法,以自己的一些感悟,創造出來的。我將摩尼寺的修煉,稱之為禪宗。我的為密宗,兩者都是佛宗。”

滕青山暗自點頭。

“可惜,學了《金身佛陀》,就算我創出密宗之法,因為受佛宗之法影響太大,根本無法將自己的路,走到功成。”裴三搖頭嘆息道,“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是了原的對手。所以,我決定賭一把,轉世。”

滕青山微微點頭。

洞虛佛宗大師,轉世也只有一半可能成功。

“天不滅我,我轉世成功了,成為裴家的三兒子。”裴三淡笑道,“這時候的我,泥丸宮、丹田等等,都是普通嬰兒的。我完全可以選擇修煉佛宗,還是道家。”

“于是,我走了道家一脈。”

“我參考普通道家秘籍、先天的道家秘籍。至于虛境和洞虛,任何秘籍我都沒理會,走遍天南地北,觀察魚鳥花草,飛禽走獸,我全部按照我自己的領悟,去創,走我自己的道路。”裴三淡笑道,“雖然我創出數種道路,可是,這幾種都能統稱為一種一一萬獸之道!”

也是我殺死那“了原,滅掉摩尼寺的”道,。

“裴三雙眸灼灼放光。

先放八千字上來,今天番茄注定了要不斷得寫啊觸恩觸喊一聲一一大家,投月栗了!今天是《九鼎記》最后一天了!月栗,那是多多益善啊”。

本站Android(安卓)客戶端《黃金書屋》下載: 點擊下載
支持書架,支持下載后閱讀,手機閱讀更方便.
純綠色,無病毒,無廣告,無短信收發權限,無讀取通訊錄權限,永久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九鼎記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本站Android(安卓)客戶端《黃金書屋》下載: 點擊下載
完全免費,可離線下載,書架,上次閱讀,點擊屏幕翻頁等功能均具有,更新更快,節省大量手機數據流量。
第一次打開比較慢,因為要緩存圖片,js等資源,第二次打開就快了。測試期間,部分功能可能不穩定。
外出前,離線下載一本小說,旅途中慢慢看,喜歡就下載吧。